猎场 猎场 5.4分

转载澎湃新闻采访导演兼编剧姜伟老师的文章

or
2017-11-12 12:05:52

专访|导演姜伟:《猎场》传达了我的价值观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11-12 09:50 来源:澎湃新闻 人力资源在国内还不算大众职业,普通人对人力资源的了解程度,最多只到公司里负责招聘的人事部门,而专门从事人才挖掘、培养和安排的猎头公司,依然有种其神秘色彩。 近日,讲述有神秘色彩的猎头行业,由胡歌、万茜、陈龙主演,又集齐祖锋、孙红雷、张嘉译等一众戏骨保驾护航的《猎场》终于开播了。 本应在2016年播出,却由于各种因素延迟一年,姗姗来迟的《猎场》在宣传上显然已经没有优势,哪怕有胡歌作为大男主,还有不少好演员做衬,开播后的收视率依然称不上多么亮眼。尽管如此,不论是题材特殊性,还是作为拿过飞天奖最佳编剧姜伟暌违五年自编自导的新作,《猎场》还是激发了网友们的讨论热情。  胡歌、孙红雷 对姜伟来说,讲有关都市职场的《猎场》是非常不同的尝试,此前他的代表作《潜伏》《借枪》等多是年代戏,并且以刺激紧张的谍战情节为主。 不过相比口碑极高的前几部作品,《猎场》一开播就收集了不少质疑,豆瓣评分也一度跌至不到6分,不论是剧评还是观众评价,都有对《猎场》不同方面不同程度的吐槽,比如剧情过慢,职场戏又变成了言情剧等。

...
显示全文

专访|导演姜伟:《猎场》传达了我的价值观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11-12 09:50 来源:澎湃新闻 人力资源在国内还不算大众职业,普通人对人力资源的了解程度,最多只到公司里负责招聘的人事部门,而专门从事人才挖掘、培养和安排的猎头公司,依然有种其神秘色彩。 近日,讲述有神秘色彩的猎头行业,由胡歌、万茜、陈龙主演,又集齐祖锋、孙红雷、张嘉译等一众戏骨保驾护航的《猎场》终于开播了。 本应在2016年播出,却由于各种因素延迟一年,姗姗来迟的《猎场》在宣传上显然已经没有优势,哪怕有胡歌作为大男主,还有不少好演员做衬,开播后的收视率依然称不上多么亮眼。尽管如此,不论是题材特殊性,还是作为拿过飞天奖最佳编剧姜伟暌违五年自编自导的新作,《猎场》还是激发了网友们的讨论热情。  胡歌、孙红雷 对姜伟来说,讲有关都市职场的《猎场》是非常不同的尝试,此前他的代表作《潜伏》《借枪》等多是年代戏,并且以刺激紧张的谍战情节为主。 不过相比口碑极高的前几部作品,《猎场》一开播就收集了不少质疑,豆瓣评分也一度跌至不到6分,不论是剧评还是观众评价,都有对《猎场》不同方面不同程度的吐槽,比如剧情过慢,职场戏又变成了言情剧等。 姜伟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这种情况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我以前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我以前的戏从来没遇到过的”,他坦言播之前曾想到过会有批评的声音,但目前很多批评直指制作粗制滥造、剧作陈旧落后、演员演技有问题,对这样的评价,哪怕自己仍然很尊重喜欢豆瓣,也仍然想不通,“我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评价,他们完全是在挑剔”。 《猎场》之所以引起了一波吐槽和讨论高潮,自然和观众对主创阵容极高的期待有关,《琅琊榜》和《伪装者》之后,胡歌几乎成了偶像转型实力派的典型正面教材,这次在《猎场》中,他独挑大梁做大男主,其饰演的郑秋冬几乎就是全剧唯一主角。 对这两年被伪“职场剧”概念不断冲刷的国产剧观众来说,本身非常期待胡歌选择的《猎场》能打破“披着职场剧讲爱情”这个幌子,好好讲述猎头行业的内幕和真实状态,但从目前播出的前几集来看,不少人认为结果令人失望。  胡歌饰演郑秋冬 郑秋冬以落魄的职介所老板开场,不到一集就公司倒闭,又和前女友旧情复燃,第二集进了传销组织,第三集被抓入狱,第四集就出狱重获新生,拿着伪造身份证找到工作。还没撑过三集,假冒身份又被识破。 男主角的人生仿佛谍战剧的剧情节奏,观众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从高潮到低谷来了两遍。虽然打破了国产剧主角“完美形象出场”的烂俗设定,但尺度太大的人生也让部分观众无法理解。 相对应的,则是感情戏上的文艺和缓慢,《挪威的森林》成为定情信物被反复提及,《重庆森林》也被盖章成了文艺青年的标签。 这样的结构和情节,是不少抱着看“我们终于也有正经职场剧”心态的观众的主要不满来源。 对这些热议的问题,姜伟都在采访中谈了谈自己这样创作的原因,以及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他表示自己本身就没有想过要有“职场剧”这个分类,离开了职场,也一样能写行业,郑秋冬谈恋爱的部分,也是为了他的职场人设做铺垫,过早下论断没有必要。 随着《猎场》的播出,姜伟表示,接下来观众看到的郑秋冬,将是真正从污点青年到道德思想绝对完美的男主角,“要说完美,现在任何电视剧的任何角色都不会比最后的郑秋冬更完美。”  【对话】 猎头这个行业,是正面、积极、向上的 澎湃新闻:之前你的作品多是谍战戏,为什么会对猎头行业剧有兴趣? 姜伟:人力资源这个行当,工作方式有很多神秘色彩,里面有计谋、智慧,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手段,这是他的职业特点。这个特点决定了他可以用谍战方式去讲现代剧的可能,他们的工作有些环节就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先要和你秘密接触。所以它本身的秘密色彩让我选择了这个题材。在现代生活中,可能做安全部分,情报工作有这个色彩,别的我还想不出来。 澎湃新闻:这个行业确实不算主流,刚开始想到要创作的缘由是什么? 姜伟:是跟朋友聊天时候聊到,说是有个人跟他说,我接触你,需要约你在单位之外。偶尔听到这么个小事,对编故事来讲,可以无限放大,你可以想到巨大的猎头计划,猎一个大人物,更需要秘密进行了,需要计划、布局、计谋、智慧,这些部分。 其实包括猎头这个行业,我是想给它定一个调,它是正面、积极、向上的。 这个行业在很多年以前中国人是误解的,认为这是挖墙脚。它是个舶来品,这个行业本来就是我们现代人生活的最表面的体现。我们已经冲破了过去很多东西,走到了今天,穿名牌,开名车,那个叫时尚?时尚首先是现代化,这个职业本身就非常现代化。 澎湃新闻:在准备剧本的过程中,对猎头行业做了哪些功课? 姜伟:首先做些基本采访,去海德思哲,五大的第二名,去北京部采访,看一看他们的房间、布置、陈设,还有工作人员基本的结构,他们一色的小姑娘,他们叫researcher,助理,一般一个咨询师配两三个,但咨询师一般不在屋里,屋里都是小姑娘。接待我们的是一个朋友,也是一姑娘,挺熟的,给我们介绍办公室环境、日常工作,投影怎么样,会怎么开,他们每天忙什么,这些小姑娘每天忙什么,他们电脑查的是什么资料,他们每个都有英文名,他们讲话都是汉英夹杂。 后来我也把我的剧本交给一个搞人力资源的老大去看。前期的工作,就是买书,网络,搜资料,你得基本上搞清楚怎么回事,才能跟专家去谈去,跟他们聊。 澎湃新闻:那他们有没有给过什么专业方面的意见? 姜伟:人家看过我的剧本说,我只能给你改几个字。这是人力资源的专家说的。  剧中出现《重庆森林》的台词 就是张飞来当编剧,他也要写情感戏 澎湃新闻:现在对已经播出的部分,一些观众的疑惑在于情感部分太慢,太拖沓,这种剪辑结果是你的本意吗? 姜伟:我不会把慢作为本意,职场剧不应当只有职场戏,它应当还有家庭戏、亲情戏、爱情戏。其实为了强调这点,我是有点感情的预设部分,他只要在为这个职业在奔波,失而复得得而复失,伴随着他的感情戏,就可以。 这里面一定有不均衡的地方,这段情感多点,这段情感少点,尤其是处理预设时,为将来人物打基础的时候,肯定是会做更多的交代。 我最初剪的时候,最早的版本中,是有些拖沓,但我已经剪掉了,现在这个版本对一个言情戏份来说,是在节奏中的。 观众想看感情之外的东西,在我看来,纯粹职场戏,我首先想到的是《半泽直树》,但它有很大一部分在讲他父亲的死。不是离开了职场就不能写职场,写家庭也是写职场,感情戏也是写职场,它都是在推这个人物的。 澎湃新闻:有说法是,郑秋冬一些和情感无关的戏因为尺度原因被删掉了,导致情感戏被拉长了? 姜伟:那倒不是。因为情感戏就那么多,一点没动。而且说实话,剪掉了没多少。现在应该还可以吧,有些人就是爱看情感戏。不同声音可以有,但如果说慢,代表很多观众的意见,我就不太理解了。 不是说我多么特别,哪个编剧不得写情感戏,就是张飞来当编剧,他也要写情感戏。我以前一贯是写男人戏的,都是大男主的戏。但越是大男主,越得有感情戏。就像孙红雷和姚晨一起来把握故事一样,相互的。 澎湃新闻:所以你自己不定义《猎场》为职场剧? 姜伟:职场和感情是可以相容的,一段职场,一段感情。就像谍战戏一样,一边完成地下任务一边谈情说爱,他回家探亲去了,他去参加朋友婚礼去了,也是可以有生活戏。类型剧是个亚概念,里面很杂糅,不是一个纯粹的概念,它是借用个概念,不是真正的类型划分。  胡歌和菅纫姿的小树林吻戏 小树林那场戏,罗伊人是守住底线了 澎湃新闻:你是对村上春树非常有感情吗?他的《挪威的森林》在剧中是很重要的道具,被反复提及。 姜伟:其实,我对村上不太了解。但是我知道在那个年代里,很多文艺青年,喜欢村上。《挪威的森林》是他们开口必谈的东西,我在电影学院招生的时候,什么人都见过,我知道他们随着时代变化喜好变化。我的记忆中是这样的。这些完全是我的个人记忆,我是为了让他在女主人公不在的时候,书就是罗伊人的替代,罗伊人耳机里一直有一首歌《一场恋爱》,他们谈了场两个城市的恋爱,他们不能面对面,所以都需要一个替代品来让观众看到对方的存在。 澎湃新闻:这本书也几乎在开场就表明了郑秋冬罗伊人和老白的三角恋关系。这一段罗伊人和郑秋冬的旧情复燃,也被一些观众认为,做法不太好,比如在小树林的那场。 姜伟:这不是三角恋。她跟老白是情侣关系,当她想跟郑秋冬好的时候是一天晚上,第二天她知道老白不行的时候,她主动打消了这个念头,老白最后这几步我必须陪他走好。我觉得罗伊人的道德底线守得非常紧,而且很仗义。这里面,对这个戏,和这个人物的定位,是拿卡尺放在那的。 那天晚上的拥抱接吻,如果说是踩底线的行为标志的话,请不要拿圣人来要求普通人。这是人之常情的情不自禁,而且他们还有前史。你可以认为她失去底线了,我认为她是守住底线了,而且守得非常艰苦,具有一定牺牲精神。 我们不能永远不去触碰现实的东西,现在生活、经济、道德层面都发生了很多变化,对很多年轻人来说,我们以前难以启齿的,很难选择的,现在他们很容易选择了。 有些错误能犯,有些错误不能犯,说白了,什么错都能犯,就是不能上床,不能通奸。未婚同居不能提,但是呢,在我的戏里可以看到,两个人早上从卧室出来吃早餐,这都表现到了,只不过比较含蓄。这些东西在生活中大家都很熟知,广泛存在。从主观来讲我可以接受,但现在三观如此端正的年轻人,他们在生活中的自我要求也是这样的? 另外,我想让这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模式显得稍微少见一些。我想到了日本电影《情书》,男女主人公虽然很相爱,但几乎很少见面。他们的相爱是生死两地,这就变成一种思念了。所以我用了戏剧性的方式,两人单着的时候没有好成,刚有的时候我来找你了,好不成,你分手来找我,我身边有人,又遗憾分开了。想在情感中,把时间长度加入之后,让人有同情有遗憾。 澎湃新闻:所以这些感情经历一点也没有你自己经历的影子,都是电影里的。 姜伟:我有那个艳福吗……  祖锋饰演老白 澎湃新闻:老白的死也非常突然,出场一两集就去世了,这里的用意是什么? 姜伟:剧作把谁写死了,一定是这个人没有活的必要,或者死得有价值。如果说老白继续活着,踩底线的就是郑秋冬了。一男一女要好,必须要设置障碍,否则戏剧性何在?情感波折哪来? 所以我看有些人说,郑秋冬和罗伊人,是带着道德污点出场的,这是大错的错觉。他不是圣人,而且我们对于看过的言情戏中,最俗烂的二男一女,二女一男,他们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而我这个三角,是一个超级长超级长的等腰三角,两条很长的边线,一个很短很短的底线。 我想大家应该再想这个事情,这个女孩跟一个男孩好了,第二天她立刻就停下来了,这到底是踩底线还是守底线的。  菅纫姿饰演罗伊人 澎湃新闻:罗伊人的演技,也是不少人吐槽的问题。你自己觉得满意吗? 姜伟:菅纫姿是1991年的,这个戏拍时她24岁,在中国女演员出道时,24岁能演女一的,有几个?能演得比她好的,有几个?我觉得要公道地看,不能让她跟影后比,跟演那么多年戏的女演员比。有些现在大红大紫的,倒追回去她们24岁的时候,演的什么戏啊?我满意,非常好了。 澎湃新闻:你在片场给过她什么帮助? 姜伟:尽量不给她排重场戏,但是一进组就是那场,胡歌在监狱里见面的戏。通过吃饭聊天,让她放松,对手戏演员熟悉一下,好一些。  郑秋冬和罗伊人在监狱见面 郑秋冬在后面太完美,前面必须有缺陷 澎湃新闻:关于冒名顶替这么戏剧化的桥段,是不是显得郑秋冬做事不考虑后果? 姜伟:首先,我看到过那种报道,隐姓埋名很多年,最终成就大事,虽然最后落马露馅了。那我就有理由相信,就有人没有露馅的,有隐瞒二十年的,就有三十年的。 第二,一个人他要想送水工送快递,他可以不隐瞒,或者想不到去隐瞒。如果一个人心气特别高,想成就一番体面的事业,想西装革履得去CBD上班,他会不会比普通老百姓更看重五年监狱经历,会不会比普通老百姓更想洗白?郑秋冬是心气很高的人,尤其是在熊青春(万茜 饰)的调侃中,可以看到熊青春对他心高气傲的评论。 这两点说明,他这个冒名顶替的决定不是简单的。 那些说这个决定很幼稚的人,他思考问题的方式一定很幼稚。 谁够聪明?这个世界上谁够聪明?人物有缺陷,有错误决定,都正常,关键他的志向是正确的。 澎湃新闻:现在很多国产剧的主角都是完美的,道德到能力,都是开挂式的,郑秋冬前几集的行为就暴露了他的污点,所以你对完美主角的写法是怎么看待的? 姜伟:我认为一出场就完美的人设,所有戏都完成不了。你要看我后面的郑秋冬,后面的郑秋冬比现在所有的主角都完美,就因为后面太完美,我必须要让他前面有缺陷。 我们拿出来比比,谁比我后面的郑秋冬完美?陈龙后面有句台词,“郑秋冬,你要当圣人啊?”他对自己要求到这个程度了,他要求自己的精神世界是极其干净的,所以我必须要让他跌倒了爬起来,跌倒了再爬起来。 改变身份这个事,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想想。顶多说没有写好,但这个人有这种念头,他一定不是普通人。而且这也是现实,你坐过大牢的人,谁信任你啊?你要是要在高端场合混的话,这是明摆的道理。我真的不知道那些挑剔的人是怎么想的。 谁不想改变历史?从想到做,就是普通人和戏剧人的差异,现实中其实也有这样的人,出牢门就认了的,是我们普通人,但想干大事有理想的,就可能走这一步。 澎湃新闻:所以你认可的就是郑秋冬的志存高远? 姜伟:对,随后他有很多自我阐释自我剖析的台词,这是对他的选择特别好的诠释。其实那就是编剧想说给观众听的话。 澎湃新闻:有关面相学的问题是个不少人质疑的点,认为这把人力资源行业说得太简单。这是你咨询过人力资源行业的是吗? 姜伟:孙红雷讲过很多人力资源的事,讲了人力资源的高与贵,还有几大公司,他讲了个全剧点题的话,人力资源不是给人找工作,是让有工作的人找到更适合的工作。 你现在找猎头公司老大问,他们看不看面相?他们一见到人就是看面相,这是光辉国际的老大跟我讲的。面相这个也是有中国传统根据的,老辈人说,过去做官的人面相不能丑陋。现在虽然不讲面相的问题,但做人力资源的人,还是看面相的,他会掂量一下。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的创作突破在哪儿? 姜伟:因为我以前写谍战戏,年代戏也得多,现在改成都市戏了。我是觉得,现在我们的都市戏什么样子?我认为我应该拍得比他们要好。这是我想做到的。 最难的一点,每个戏有每个戏的精神价值观追求,这个戏能不能把我想表达的价值诉求表达出来,是难中之难。从穿着到台词,每场戏,这种对价值观的体现,是要贯穿始终的。 澎湃新闻:你想表达的是什么呢? 姜伟:物质生活的改善和提高已经不是现代人生的基本诠释了,现代人应该有精神家园的重建,和健康人格的确立,这是我今天要写的东西。网上不健全人格的人太多了,很多人在人前都不敢做,在没人的时候都敢做了。所以健康人格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人极其缺乏的。 这个需要你铺陈在所有的戏中,点点滴滴,汇成一片,才能完成整个的概念,就像《潜伏》谈信仰,一两场戏是谈不出来的,只有这个人朝这个方向走的时候,才能带出这个信仰。 我是想通过,郑秋冬周边的所有人传达。所有写到的人都是有用的,他们都在共同完成一个人物,表达一个主旨。 郑秋冬最后身边并没有多少财富,但他的精神境界是极高的,高于我们普通人的。  《猎场》截图 坚决不允许给演员磨皮:那么好看,磨什么 澎湃新闻:写的过程中,自己有过什么困惑? 姜伟:如果你觉得这个戏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那都是我的困惑。具体的困惑,比如我不认识你,你高高在上,我无法接近你,但客户让我15天必须让我跟你很熟,掏心掏肺的熟。我根本没办法接近你,我必须要用我的智慧,怎么去做? 澎湃新闻:最终这个怎么解决的? 姜伟:通过想啊,手段有点像谍战手段。思考这些东西,可能就是我的爱好。 澎湃新闻:有不少人说到打光和制作上的问题,是因为制作于2015年,延播了一年,吃亏。 姜伟:在这一年,我们都市的变化主要在什么地方?我们在造型上,格调上,有什么变化?电视剧不还是16:9吗?我们中国人都打高尔夫球去了吗?没有啊。延播了一年就变得陈旧落后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一点没影响。 如果我当初没有拍得陈旧,一年之后,肯定不会陈旧。 有些人说脸黄,为了这个问题我返工过一次,但是每个设备上看,颜色都不一样。磨皮我是坚决不允许的,都那么好看,还磨什么?就是颜色的问题,现在这个已经是调整了好几次了,没办法了。 澎湃新闻:那么对这一两年电视剧的变化,你自己有感知吗?也没有受到这种变化的影响? 姜伟:我只知道,《潜伏》完了后,一对对假夫妻都出来了。我不是第一次拍戏了,我不会因为为了讨好观众去写,我喜欢让你猜不着,把线埋得深一点,制造出创作者和观众游戏感的心态,想着去讨好,还真不一定能讨好。你问我现在年轻人喜欢什么东西,我还真一下子说不上来。

52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猎场的更多剧评

推荐猎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