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道2 无间道2 8.3分

记罗继贤——你看那个人 他好像一条狗

玛琳王子

作为张耀扬的粉丝 我特别留意了罗继贤的戏份 但是发现留意他好难

他仅有的几个镜头 都是侧脸 或者一闪而过 根本看不清楚

他除了几个霸气侧漏的眼神 和冷峻高大的身材的特写以外

第一个大特写 就是他吃饭时候的脸

容貌沧桑 头发凌乱 有些疲惫 甚至颓废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在任何时候

发现阿仁是卧底的时候 自己差点暴露的时候 局面大起大落 紧张激烈的时候 斗大的脑袋在地下乱滚的时候 阿孝叫他杀人的时候

他处变不惊 冷静自若

他杀人的时候不但没有一丝犹豫 甚至带着点不屑 看来真是太习惯了

就像个机器 只按照吩咐行事 从来不问为什么

他唯二两次自主反应 一次是在警局 他看着阿仁 一闪而过的眼神里有信任

一次就是他眼珠子都快飞出来的 给胡军使眼色

他卧底七年 从三十岁 到三十七岁

他像个真正的卧底 不会天天把卧底挂在嘴上 他沉默 和别人保持距离 尽量把自己淹没在人群之中

但是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 他目光如炬 他仅凭阿仁看向窗外的眼神 就知道了他是卧底

他对生命的漠视不像是装出来的 对阿孝的忠诚也不像

这七年来 他估计已经分不清 自己是卧...

显示全文

作为张耀扬的粉丝 我特别留意了罗继贤的戏份 但是发现留意他好难

他仅有的几个镜头 都是侧脸 或者一闪而过 根本看不清楚

他除了几个霸气侧漏的眼神 和冷峻高大的身材的特写以外

第一个大特写 就是他吃饭时候的脸

容貌沧桑 头发凌乱 有些疲惫 甚至颓废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在任何时候

发现阿仁是卧底的时候 自己差点暴露的时候 局面大起大落 紧张激烈的时候 斗大的脑袋在地下乱滚的时候 阿孝叫他杀人的时候

他处变不惊 冷静自若

他杀人的时候不但没有一丝犹豫 甚至带着点不屑 看来真是太习惯了

就像个机器 只按照吩咐行事 从来不问为什么

他唯二两次自主反应 一次是在警局 他看着阿仁 一闪而过的眼神里有信任

一次就是他眼珠子都快飞出来的 给胡军使眼色

他卧底七年 从三十岁 到三十七岁

他像个真正的卧底 不会天天把卧底挂在嘴上 他沉默 和别人保持距离 尽量把自己淹没在人群之中

但是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 他目光如炬 他仅凭阿仁看向窗外的眼神 就知道了他是卧底

他对生命的漠视不像是装出来的 对阿孝的忠诚也不像

这七年来 他估计已经分不清 自己是卧底还是什么了

他只是按照吩咐做事

其实他在差馆也像在阿孝身边一样 只不过是听吩咐做事

毕竟那些黑白纠葛 国家利益 我们这些老百姓知道什么 还不是上边怎么说 我们就怎么做

活着就是为了吃饭 吃饭就是为了活着

这七年 他得把多少寂寞 辛苦 藏于内心 一个人 品尝

不像阿仁 都快把卧底写在脸上了 而且他在自己家里 所有人关心他 他对倪家除了正义 应该还有一份叛逆

最后那场重头戏 他看到一晚上死了那么多人 他只是无动于衷 甚至有些厌烦的抽烟 像倦于世态的人

阿孝叫他杀人 他自然反应一样的执行

他被阿孝拿枪指着的时候 这些年的隐忍终于爆发

那根烟 把他的恐惧 寂寞 孤独 说的一清二楚

那声销魂的叫声 诉尽了压抑

他没有在死前表现得大义凛然 而是充满了恐惧

他被枪打的弯下腰的时候 还叼着那根烟 丑态毕露

最后他被拖走的时候 那根烟还抢镜的丑陋扔在那里

他被拖走的时候 就像动物一样 一个生命就这样被扔出去了

阿孝的哭腔 我相信不光是对阿仁 也是对他

这个付出了那么多的人 不会被几个人记住的 他只是默默无闻的躺在那里 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这盘棋里 一个棋子

说张耀扬 我突然想起了廖启智

他演笼民 演周伯通的时候我就发现他是影帝级别的

一个早就该拿影帝的人

却蹉跎了这么多年 一直只是TVB里的小配角

他演三叔 吹口琴那段是他自己想的 那段口琴 剪接成一晚上杀人戏的结尾 相当有艺术感 实在是点睛之笔

这是个有想法的演员

我特别有印象他在 黑白战场里演过一个角色

黑白战场 这电影知道的人不多 虽然一般 但是在王晶的作品里就算还行的了 而且结尾神逆转

廖启智在里面演一个 卧底的小卖部老板

每天是柴米油盐和唠唠叨叨的老婆

有一场戏 他在夜深人静的小卖铺里 秃顶 穿着破烂的棉裤 唱了一段京剧

那蛰伏多年的英雄气概 一下子点亮了这部戏

在那个时刻 他是舞台上的英雄

你看那个人 他好像一条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间道2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间道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