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与安生

sleepless

没看过安妮宝贝。

第一次接触《七月与安生》是江一燕版的舞台剧,印象最深是安生,次深二号男闺蜜。那版的家明太面太肉,瞧不上,固然印象也不深。年轻冲动的我控制住没上台摁倒他,呵呵了。

江一燕的安生在我心里的印象太根深蒂固,很难颠覆。和舞台外的她反差过于强烈。舞台上的她是敢爱敢恨不顾一切爱自由爱冒险的安生,抽烟,流浪,弹吉他。生活中的她更像七月,温柔恬静善良,但骨子里是有安生影子的——在红极一时的阶段去支教去做慈善,在片约不断的日子漫山遍野跑摄影,还成功开展……这女孩感觉真棒。

七月和安生更像一个女孩的两面,一个显性的,一个隐形的,或者干脆俩都显性的,在不同的人面前。缺少任何一面都是不完整的——没有七月的安生是空洞的,没有安生的七月也是很难快乐的。

后来《七月与安生》又来深圳,我去了,不是江一燕的版本,只记住了不变的男二,其他感觉并不好。

电影版把结局改了,跟话剧结局很反转。没有哪一版更好,不同导演对两个人的理解不同。但话剧版的结局更符合人物的真实性格。电影版一直觉得跳戏,直到最后这个意外的结局,才开始有了好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七月与安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七月与安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