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电影需要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我。

神奇饮料蒙那那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部片子越看越好看是肿么回事情!

《贞子VS伽椰子》出来的时候,咒怨和午夜凶铃的热度其实都退得差不多了。宣传的时候甚至动用了卖萌武器,在Instagram上po一些恶搞的日常照。但是这也并不能构成什么大规模的热度,因此会来看这部片的,要嘛是两部作品的死忠粉,要嘛是两部作品的路人粉,要嘛就是没事搜资源随便看看的人,恰恰错过了[删除]我认为[/删除]这部片子最应当去拉拢的一部分潜在观看群:怪谈兴趣人。

这件事我们先从这部片子的大概故事讲起。影片一开始,先K.O.一个人,贞子姐姐一血拿下。然后是两个妹子的镜头—— 夏美 和 有里 ——在课堂上打盹开小差。不知道她们是选的什么科系,上的什么课(大概是民俗学研究?),反正课堂上一位名叫 森繁 的老师在给全部都在打酱油的学生们科普日本的几个“者名”怪谈:

裂口女:昭和54年一夜间风靡整个日本校园的人形妖怪(其实耗时5-6个月,大概是春夏之间),穿着长风衣,披肩发,双眼美丽但眼色疯狂,戴着一个巨大的口罩,或双手插兜,或双手背在身后藏着一把菜刀或剪刀,藏在校门口或通往校园的某条小路上,伺机抓住...


显示全文

这部片子越看越好看是肿么回事情!

《贞子VS伽椰子》出来的时候,咒怨和午夜凶铃的热度其实都退得差不多了。宣传的时候甚至动用了卖萌武器,在Instagram上po一些恶搞的日常照。但是这也并不能构成什么大规模的热度,因此会来看这部片的,要嘛是两部作品的死忠粉,要嘛是两部作品的路人粉,要嘛就是没事搜资源随便看看的人,恰恰错过了[删除]我认为[/删除]这部片子最应当去拉拢的一部分潜在观看群:怪谈兴趣人。

这件事我们先从这部片子的大概故事讲起。影片一开始,先K.O.一个人,贞子姐姐一血拿下。然后是两个妹子的镜头—— 夏美 和 有里 ——在课堂上打盹开小差。不知道她们是选的什么科系,上的什么课(大概是民俗学研究?),反正课堂上一位名叫 森繁 的老师在给全部都在打酱油的学生们科普日本的几个“者名”怪谈:

裂口女:昭和54年一夜间风靡整个日本校园的人形妖怪(其实耗时5-6个月,大概是春夏之间),穿着长风衣,披肩发,双眼美丽但眼色疯狂,戴着一个巨大的口罩,或双手插兜,或双手背在身后藏着一把菜刀或剪刀,藏在校门口或通往校园的某条小路上,伺机抓住落单的孩子询问她漂亮吗。孩子如果说不漂亮,会被割颈而杀(或割掉鼻子),孩子若说漂亮,裂口女就会把口罩取下,让对方看见自己裂至耳下的嘴,再次询问这样我还漂亮吗并把对方的嘴巴也剪至耳下。 形成原因,一说是整容失败导致精神错乱的人类,一说是被犬神附身的人类或妖怪,一说是整容失败或被不负责任的医生欺负过的怨灵化身的不净灵。驱逐方法有给发蜡(或在自己头上抹发蜡)、给椰子糖、拔腿就跑等。 一般跑不过。 厕所里的花子:日本的经典校园妖怪之一,在厕所的某个打不开的隔间内,有一个穿着红色背带裙留着娃娃头短发的女孩子,名叫花子。每个学校的花子都有各自诞生的传说,解决方法大概就是别闲着没事大半夜去厕所找花子就成。有的学校会有一系列在厕所禁止做的事项来防止学生遇到花子,一般说来不作死就不会死。 花子有恶灵和善灵的区分,有的学校的花子桑是保护孩子的化身。

红色披风:同样也是日本经典的校园怪谈之一,出现的场景也是厕所,与花子不同的点大概就是小学/中学的差异以及红色披风出现在男厕会比较多。(领域意识很强的妖怪们。) 红披风的怪谈有很多种,最经典的大概就是夜里上厕所的时候会听到敲门声,然后被询问要不要红披风,如果回答要就会被剥下背部的皮肤,或隔开颈部,或被从天而降的大宝剑从背后刺杀,就像披上一件红披风。解决办法是别理他,让他自讨没趣走开或者恼羞成怒闯进厕所吓死你就好。 后来还有一个版本多出了青色的披风与红披风一起让你做选择,也就是抽干鲜血而死。这个版本慢慢地比前一个版本更出名一些,因为反正选哪个都是死。 这个怪谈的成因应该是当时某地的一个杀人犯犯案的手法在谣言中扩大化。

床底下的男孩:虽然在日本也很经典,但在国内可能比较少听过,更多的是欧美流传过来的版本。一个女孩去好友家过夜,半夜突然说想吃冰淇林爆米花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什锦苏盘儿什么的死活把好友拉到了楼下便利店,然后才告诉好友她的床下有一个拿着镰刀的男人准备杀她。 镰刀是标配。传到国内后还多了个后续,这个后续涉及某个案件我就不说了。解决办法是别用底下能藏人的床。

被诅咒的家被诅咒的录像带:就是伽椰子爱の小屋和贞子姐姐的录像带了。且不说这只是为了把故事主题引出来(虽然确实是),这个情节给伽椰子和贞子赋予了一个全新的定义:怪谈妖怪。

然后就是妹子天知道为什么去看了贞子姐姐的录像带然后天知道为什么被附身进而被K.O.了然后天知道为什么又多出一个只会尖叫的妹子然后天知道为什么他们就组团去驱鬼了我们尽量一句话说完毕竟这种事剧透又不是重点没啥细说的必要。

实际上要成为怪谈妖怪,没有一个长时间的谣言积累度是无法完成的。

伽椰子的出处是咒怨,出自 清水崇 的电影,后来被 大石圭 改编成了小说,严格说来流传时间并不广泛,谣言的膨胀度由于载体的局限性,无法再做更深层次的扩散。出现场景是鬼屋,标配是喉音和小俊雄(……)。 贞子姐姐就更不用说了,出处是铃木光司的作品《午夜凶铃》。度过的同学都知道,这是一部科幻作品,是电影版将贞子姐姐硬生生变成了最吓人的日本女鬼之一。出现场景是古井和电视,标配是录像带和电话。

电影中将两个“不可能成为怪谈的女鬼”赋予了“怪谈女鬼”的定义,因此在电影中,两位姐姐的战力简直爆表。外行大概就看个热闹,但研究过怪谈的人应该都可以理解“借由谣言和人心的恐惧生存和变强的妖怪”暴走起来有多么不可思议的能量。

然后我们来看看这部片的导演和编剧, 白石晃士 先生。

白石桑(别跟我说他姓白石晃!)对日本怪谈真的是爱得深沉,在他拍出来的还能被流传的作品表里,怪谈类就占了96.77%。数据是我瞎编的,但怪谈类作品的占有率是绝对性的。每一部作品都有一个很鲜明的特点:有理有据,但充满槽点。

这也是为什么怪谈类作品除了科普向以外,大多都会趋向搞笑更引起关注。怪谈本身诞生的戏剧性情节无法用严肃的方式去阐述,消除怪谈的方式大多都具有谣言性,易操作是根本,请阴阳师来了以后神神叨叨的情节也根本无法巨细靡遗地用充满震撼力的方式去表达。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来自都市怪谈的形成性:案件和谣言。悲惨凄凉的案件在口口相传的谣言中束缚住的灵魂成了妖怪,然后怪谈的存在就是让人们更多地去记住这个妖怪、记住这个案件,记住有人曾经因为如此令人难过的事死去。可现代的人们已经不愿意去记住了,因此都市怪谈成为了消遣和消费,搬上荧幕中更多只是让观看者寻求刺激,背后的故事,他们不在意的。

这么说吧,在观看过程中,是否有人想到过伽椰子和俊雄的惨死是源于何事,是否有人记得贞子不过是一个无辜被抛下井中的小女孩?没有,连导演都不想去突出这样的事了,所以直接给了两位小姐姐怪谈妖怪的身份,怨恨和杀戮都只因为她们是妖怪,镇压也只因为她们要杀人。

这部电影最精彩的部分就是最后伽椰子和贞子合体的部分。不可描述的形态和难以评估的战力(合体时溅出的液体都可以瞬间把玩世不恭的除灵师葛格批作两半),倒是颇有点像伊藤润二笔下被富江陷害的无辜小女儿——(注意护眼)

网易爸爸买了版权这件事你知道么?

对此我就一个评价:够朋克!

然后伽椰子姐姐和贞子姐姐就合体了。实际上怨念体合体的战力也不会这么高,无奈井里有了个傻白甜的小有里酱做祭品,借助人体,战力biubiubiu地往上升。

片尾彩蛋里很明显地让伽椰子合体贞子成为了全新的怪谈妖怪,同时拥有伽椰子和贞子的各种特性。

emmmm……这件事其实基本不可能。我可以写个论文表示基本不可能。但那个彩蛋半夜一个人看还挺可怕的。

说完收工。别说你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这篇影评在说什么嘿。


啊对了有人说在等“富江VS裂口女”——这个也不大可能,载体不同是一回事,裂口女是有缺点的,这个缺点可以除灵可以净化她可以吓走她,富江,按现在看来一时半会还没有缺点可以打败。所以还不如: 富江VS人头气球。

杰森VS弗莱迪 是有的。

弗莱迪话痨+杰森无口萌到爆炸。

杰森VS人皮脸 也是有的。

就没有VS弗莱迪这么萌了。

所以果然弗莱迪才是通用CP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贞子大战伽椰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贞子大战伽椰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