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理学角度如何看待绫子的选择?

溜走的summer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提示:本文剧透。

一口气刷完《东京女子图鉴》,真的是一部非常好的剧,每一集都让人印象深刻,简直是不给我任何拖进度条的机会啊。女主人公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境遇和恋爱婚姻状态,也折射出种种心态,相信很多在北上广打拼的女生都看得唏嘘不已。有人说这是一部都市独立女性成长史,但这不是一部鸡血励志剧,其实女主角也会迷茫、无助、迷失、失落.....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她真实且丰富。

不知道你在看剧时是否想过,绫子(女主角)为什么最后是这样的结局呢?

第1集,未完成情结与身份认同:来自东京的母亲

绫子的母亲是一个从东京嫁到秋田的女人,类似从北京嫁到东三省,老公也不是富二代,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职员,当初的选择也是心甘情愿的,端庄优雅的背后,也多少是有对平淡生活的不甘。比如,绫子母亲和其他当地妇女相比的那一分东京人的骄傲,叙述自己生活的语气,她是以东京人的身份,选择了秋田男人的女人——这就像一根刺,一个印记,也深深地影响着绫子,绫子从小就渴望寒暑假去东京,长大后,那个“要回到东京,回到主流世界”的梦越来越强烈,尤其是看着周围没什么大志向,天天就是讨论男生的女生和一...
显示全文
提示:本文剧透。

一口气刷完《东京女子图鉴》,真的是一部非常好的剧,每一集都让人印象深刻,简直是不给我任何拖进度条的机会啊。女主人公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境遇和恋爱婚姻状态,也折射出种种心态,相信很多在北上广打拼的女生都看得唏嘘不已。有人说这是一部都市独立女性成长史,但这不是一部鸡血励志剧,其实女主角也会迷茫、无助、迷失、失落.....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她真实且丰富。

不知道你在看剧时是否想过,绫子(女主角)为什么最后是这样的结局呢?

第1集,未完成情结与身份认同:来自东京的母亲

绫子的母亲是一个从东京嫁到秋田的女人,类似从北京嫁到东三省,老公也不是富二代,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职员,当初的选择也是心甘情愿的,端庄优雅的背后,也多少是有对平淡生活的不甘。比如,绫子母亲和其他当地妇女相比的那一分东京人的骄傲,叙述自己生活的语气,她是以东京人的身份,选择了秋田男人的女人——这就像一根刺,一个印记,也深深地影响着绫子,绫子从小就渴望寒暑假去东京,长大后,那个“要回到东京,回到主流世界”的梦越来越强烈,尤其是看着周围没什么大志向,天天就是讨论男生的女生和一成不变的生活状态,在小小的绫子的心目中,“我本应该出生在遍地都是机会,随时会被星探发掘的东京的”,所以,她不是要去东京,而是要“回到”东京。

那时候的绫子坚信“如果我能到东京立足,我就能得到幸福。”

第2-3集,需求,欲望与不满:同乡男友直树

直树是“摩羯+巨蟹座”体贴好男友,踏实暖男。对于初入东京的绫子来说,凡是与东京产生链接的人,都能给她带来一种安全感,或者说是,本地的代入感。直树给绫子带路,以及和自己仰慕的设计部女上司一起出现,都是有隐喻的。在那个时候,与绫子同住在三茶区的直树,是可以带绫子找到在东京的方向的人吧。但是,绫子在东京慢慢可以融入公司的圈子,有了更大的空间,也有了更多的欲望。而早已在东京阶层固定,安于现状的直树渐渐跟不上绫子的内心了。欲望越大,不满越大,这个不满,向内是对自己,向外是对直树。怀疑的种子一旦滋生就再难消除,就像内裤上的西毛球太刺眼,就像母亲心里的那根刺,让绫子瞬间感到一种铺天盖地的失望,进而是不可遏制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推倒了一起下班买菜看月亮所构筑起的小幸福感。

那时候的绫子坚信“只要我能嫁给一个足够成功的男人,我就能得到幸福”。

直树和绫子其实永远不会走到一起的。两个人看似有很多共同之处,同乡,住在一个区,家境样貌工作的般配,都只是表面。本质上,直树理解的幸福和绫子想要的幸福不一样,当下的生活带给直树安定感,带给绫子的是不能实现梦想的窒息感。

对于绫子,直树是一眼能看到三十年以后的小市民人生。

第4集,价值,条件,想象与现实:富二代隆之

隆之是满足所有条件的完美结婚对象。隆之英俊潇洒,出身上流阶层,商业精英,而且愿意支持绫子的工作,和隆之在一起的日子,绫子是志得意满的,她无比享受被其他女人嫉妒的感觉,甘之如饴。所以,搬到惠比寿的她一分钟也不愿再回到三茶,不愿回想直树,秋田是她的黑历史,三茶也是。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绫子始终心心念着的那个米其林三星——Joël Robuchon餐厅—— “能在30岁之前去里面吃上一顿就是好女人。”到这里,一股不可名状的悲伤才涌上我的心头,我想起了《令人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成功的绫子和失败的松子都是不幸的。一个怕自己不够被人赞美,一个怕自己不够被人爱,于是拼命打卡。隆之,林之,杨之都不重要,只要有一个能证明自己是好女人的机会,绫子都会不惜透支自己的“信用卡”。像极了我曾经的想法“只有考上北大才能证明我是优秀的”,大四的时候,很多人觉得我没保送到北大,保送到人大不也挺好的吗?但对我而言,那会儿就是过不了这个坎儿,特别痛苦,其实我的内心一直充满了恐惧,我实在找不到别的东西证明自己,没有这个勋章,我找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在剧中,绫子最终也没能证明自己是一个好女人。看剧的时候,我是多么希望穿着一身礼服,站在Joël Robuchon餐厅门口的绫子能自己走进去,点一份喜欢的食物,喝一杯喜欢的红酒,但不可能。绫子不会认可自己,她汲汲渴望的是别人的认可,所以,她停在原地苦苦等待一个根本不会出现的人,然后,她不值得为自己拥有Joël Robuchon餐厅,而只值得回家的那碗泡面。

绫子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穿着名牌,住在富人区,搂着高富帅,遛着狗,去高档写字楼上班,接受所有年轻女孩的注目礼。听着很俗,但是谁没有过这样的梦呢?哪怕是丑女孩,哪怕是平民女孩,都曾经梦想过这一天。更何况是条件不错的绫子呢?无可厚非。但重点是,不能当真。做性教育的时候,我经常说一句话,你的性幻想是什么怎么样都没问题,但你要分清楚哪个能去实践,哪个不能。所以,绫子的问题在于她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并企图把这种幻想实践出来。隆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种危险的气息,所以他一定会消失。婚姻市场的残酷性在此无保留地体现出来了,题目叫做《论条件价值匹配的重要性》。隆之的逻辑也不难理解,我们这种人最大的不安全感来自于“你是爱我的,还是爱我的条件呢?”,所以,确保安全感最大化的方式是选择一个和我条件差不多的姑娘。

第5集,真女权,伪女权:Gucci女上司安奈

看和服被虐和面试被虐那一段真是惊心动魄。虽然人家都是漫不经心的话(高档和服店店长拿着华服说“并不能以外表判断人是骗人的”,绫子说自有事先不买的时候,店长说“不需要找中途离开这里的理由”;Gucci女上司安奈口中的地方出身、居住地不上档次、爱好看电影等于没有爱好......),都深深触动了绫子心头那根刺。

那时候的绫子坚信“提高收入和地位,我就能得到幸福”。

加之被隆之结婚的消息刺激,绫子下决心要改变现在的收入和地位,要离开已经到达职场天花板的服装公司,香奈儿和Gucci才能证明自己。绫子昂首挺胸地奔向银座,去拿更高的收入,获得更高的地位,她把“没有成果,努力有什么意义”牢记心中,开始新一轮的奔跑。

多年以后,绫子也做到了和安奈一样的位置,她不比男人差,甚至比东京大多数男人过得好太多。但女上司和绫子本质上是不一样的人,前者真女权,后者伪女权。安奈是那种比起结婚,更想在工作上为女性争取一席之地的人,她鄙视那种“一到下班时间就冲出公司联谊的女人”,痛心“我们这一代受了多少苦才换来男女平等的!”她能真的做到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内心是放得开的大女子主义,当婚姻是“赠品”。她能做到隐婚,潇洒地养一个不如自己的男人,生自己的娃,分居,该怎么着怎么着。

绫子呢?她做不到。

她的目光时时刻刻都在别人身上,她从来没有放松的心情,她需要做到足够好,她需要一个理想的完美的让人艳羡的东京人生。当绫子坐上高级和服店店长的车,这个有家有室的优雅男人一边说“你那双鞋会丢我的脸”,一边帮她穿上Manolo Blahnik的鞋子的时候,她毫无招架地沦陷了,内心里认定对方是她的“长腿叔叔”。同样的情景,安奈应该会把直接鞋扔到那男人的脸上吧.....

第6集,自恋与泡沫: 长腿叔叔

优雅高贵有品位,成熟稳定有魅力,高档餐厅随便点,五星酒店最高层,长得帅床品好.....长腿叔叔这一段无疑戳中了更多少女心,和隆之相比,长腿叔叔显然更成熟,更体贴,也更懂女人心。31岁的绫子有让人羡慕的男人,让人羡慕的时尚行业高层的工作,她终于成为人生赢家.....

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对?

不对劲的只有一句话:“只有婚姻不能给你,作为交换,我会教你奢侈地享受最顶尖的东西”。这句话充满了自恋的气息,大概是说,我是无所不能的神,我将改造你,你不需要想太多,只需要臣服。绫子形容自己是坐着直梯登顶的人,但她忘记了,一旦电梯停运,她可是要一节一节走下来的。所以,当泡沫碎了,绫子提出分手,他转身就走,头也不回,感觉完成对小白兔的教化使命一样。崩溃放不开的是绫子,不是她的长腿叔叔。因为他还会做其他姑娘的长腿叔叔,继续活在无所不能的自恋中,做小白兔们生活里神一样的存在,去改造下一个绫子;因为还会有前赴后继,无数的姑娘说,“就算没有名分,我也无所谓啊!”

绫子不是甘于臣服的人,不是因为独立精神,而是她想要的更多,她不能安心被包养,也不能做“假面夫妇”,因为“别人会怎么看?”。活在别人的世界里,最重要的一条生存法则是“努力变成别人眼中羡慕的绫子”。在聚会中被有意无意忽略,没有值得炫耀的老公和孩子,插不上话的绫子又焦虑了:“我终于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到了没有退路的时候”。

那时候的绫子坚信“找一个比她们的老公都要强的老公结婚,我就能得到幸福”。

于是,绫子加入相亲俱乐部,去找“符合别人心中期望的各种条件”的男人。她信心百倍,觉得自己应该是万人迷,任我挑,却忘了自己的条件已经超过了98%的男人,年龄也超过了98%的相亲俱乐部里的女人。两个条件都是硬伤,多么痛的领悟。

所以,被包养的代价可不是不能给你名分,而是你的时间,你一生中最美好最纯净的时间。对于绫子这种登上过“双子塔”的人,普通居民楼的风景已经不足以打动她了。他有资本可以继续自恋,而你只有梦醒时分。

第7-8集,失落的自我:和正人的一场婚姻

绫子用在东京工作打拼的态度,努力相亲,一个月见了快30个人。“结婚,追赶其他人的进度”变得如此重要。终于,她也如愿以偿。老公正人家境良好,工作良好,在东京有房。绫子结婚了。到此为止,她早这个地方工作结婚安家,终于成为她心心念着的东京的一份子。

心理学家埃里克森说,人要经历八个阶段的心理社会演变,这种演变称为心理社会发展阶段(psycho-social development)。每一个阶段有这些阶段应完成的任务,并且每个阶段都建立在前一阶段之上,这八个阶段紧密相连。 四十岁的绫子,已经进入了埃里克森理论中的成年期,这个阶段大部分人关注的是繁衍生育对自我专注的冲突。按照发展理论, 她将生儿育女,关心后代的繁殖和养育。埃里克森认为,生育感有生和育两层含义,一个人即使没生孩子,只要能关心孩子、教育指导孩子也可以具有生育感。反之,没有生育感的人,其人格贫乏和停滞,是一个自我关注的人,他们只考虑自己的需要和利益,不关心他人的需要和利益(摘自埃里克森八阶段理论_百度百科)。

显然,绫子没能顺利迈入这个阶段,因为在上一个阶段“亲密感对孤独感”的阶段,她没有找到一个真的相爱的人,她也没能整合自我。结了婚的绫子感到孤独和隔离,她形容这场婚姻“两个人的婚姻,但我们始终都是一个人”。所以,同样的月光,更好的物质条件,和老公牵着手,她没有一丝幸福的表情。至此,她才隐约感觉“为什么这个场景这么熟悉?”绫子选择性遗忘了直树,她没有提起或者想到直树的名字,她也不能让自己想起,想起来就意味着她输了,就意味着她花了十年奋斗的一切都不值得。所以,不能输。

那时候的绫子坚信“生个孩子,我就能得到幸福”。

于是,绫子又斗志满满地请假回家,洗衣做饭,收拾家务之后,换上性感内衣,决定和眼前这个人做爱,然后生出一个孩子,“生给别人看”,她需要孩子,来对抗内心巨大的失落感。多说一句,我觉得生不生孩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找回自己的心,真正成长为内心独立自由快乐的人,否则,哪怕有了孩子,也不过是活在又一轮自己和别人的期待里。然后,就发生了剧中那悲凉的一幕,老公面对性感的她,丝毫提不起兴趣。

绫子终于崩溃了。

说一说绫子的老公正人。正人虽然最后出轨了,但却不是让人讨厌的那种人设。他是芸芸众生中最普通的那一类:老老实实读书,奋斗,升职,买房,装修,学习相亲技巧,相亲,万事俱备,再想找个好媳妇儿,养个胖儿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他的出轨也是被“缝上一颗纽扣”,这样充满家居感的细节打败。我这样说可能会被看成是为直男癌辩护吧!但平心而论,男人这样想也无可厚非。

正人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不能让这样的绫子快乐。在条件上,他不是那种能让绫子很有面子,很让人羡慕的人,而条件是他最大的资本,他所在公司那个合同工可能就是被这一点打动的。所以,要么有钱,要么帅,要么有趣。他不够有钱,不够帅,当然,也不够有趣。绫子后来也想通了,“好吧,那你就负责提供一个精子好了”。但就在这一点上,正人还不上赶着配合,绫子本来脆弱的自尊受到暴击,婚姻这个玻璃瓶也就被打碎了。

我也在想,如果换做十五年前,绫子遇到一个像正人这样的男人会获得幸福吗?不会。那个时候的绫子,应该抱着更大的野心吧,无论对于爱情还是地位,她都不会甘心的,她的心在富豪区,在有无限潜力的自己和男人身上。

第9集,拿不起,放不下:小鲜肉浩平

有一个镜头,在绫子签署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绫子回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哭着说“爱丽和小光都有森林家族,我一定要和他们一模一样的!”爸爸憨厚地笑着,“绫子啊,都是玩偶,有什么不一样呢!”妈妈则上前,摸着绫子的头,轻轻说“女人就是从小就想要和别人拥有一样的,这样就能和大家一起肩并肩成长了。”绫子一边写离婚协议,一边委屈地流下眼泪,越哭越伤心。

终于,绫子还是没能和别人拥有一样的婚姻。

她那么努力,却依然抵不过阶层带来的分隔、时间带来的鱼尾纹以及她看不上的男人的背叛。

如果失去了婚姻,还有什么可以依靠?

那时候的绫子坚信“享受当下,我就能得到幸福”。

于是,绫子果断行动,和帅帅的小鲜肉滚床单,享受当下,有钱,任性,去他娘的婚姻!

要是真这么想,就不是绫子了。

早晨醒来,绫子望着枕边的小鲜肉,冷静地想“这个男人,究竟看上了我什么?以前年轻的时候,觉得这不过就是肉体的交换,但现在作为离过婚的40岁女人,却没有勇气这么想了。”但就像不能接受隆之不结婚的状态,不能接受长腿叔叔包养她的状态,绫子不是真的放得下的人,也不能真的接受只有肉体关系的小鲜肉。她还在奢望“你能不能无所求,并且给我更多?”

在这段关系里,绫子没有安全感,她从没有活在当下,也不可能真的只看眼前。

在这段关系里,小鲜肉很明确自己要什么,绫子却很模糊。小鲜肉在和绫子扯情话,绫子却一本正经跟他谈家境,谈未来。最后,在夜店被撞见和其他富婆约会,绫子不知所措,小鲜肉很明确地亮出富婆买给他的名贵手表——你养得起我吗?拜托,我和你谈的,从来都不是什么爱情。

第10集,最后一击:港区男

港区男一出场就很讨厌,三句话不离港区。有点夸张,但是把标签挂在嘴边的人大有人在。绫子一方面听着也很不舒服,但另一方面,港区以及其代表的身份,这又是绫子多么渴望的东西。所以,她又开始幻想对方是再婚对象了。

毕竟,她曾经那么接近富人区,她知道那种奢侈的感觉。就像小孩子玩抓娃娃机,把手里不多的硬币一枚一枚投进去,眼看着接近目标却抓了个空,但还是渴望玻璃罩子里的娃娃。

还是花店店员一语道破:“普通女性无论多努力得到的都是极限,绫子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美弥和玲子是什么出身了,就算摆出一副大家都是好朋友的样子,以为一样都是青蛙,其实大家都是公主,公主去参加舞会,青蛙只能和青蛙一起在池塘里呱呱叫”。真真一碗毒鸡汤:光靠努力,真的不能赢得这个世界。

绫子的事业是一条主线,绫子的感情是一条主线。但本质一样,绫子想成为“别人眼中的优胜者”,“男人们喜欢的那种女人”......只是无论工作里感情里,对于来自秋田的她,都是有天花板的。她蹦蹦高,能够到的,她都够到了,但是她却总是盯着自己够不到的东西。

这时候的绫子终于迷茫了:我想要的幸福究竟在哪里?

曾经以为,在东京就会幸福,在东京且和优质男在一起就会幸福,在东京且和优质男在一起且有高薪和地位就会幸福,在东京且和优质男在一起且有高薪和地位且对方和自己结婚就会幸福,在东京且和优质男在一起且有高薪和地位且对方和自己结婚且有孩子就会幸福......标签和条件越加越多,然而幸福呢?你他妈去哪了?

于是,绫子回到秋田,不无尖酸刻薄地拆穿妈妈的出身:不过就是东京贫民区水果摊家的女儿罢了,其实在东京,也不过是社会底层而已,嫁到秋田,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大家羡慕的眼光。因为你也知道,东京是个残酷的城市,每一个看似平常的人,都有你可能不知道的出身、北京、学历、职位和老公。你是东京的失败者。

在东京,绫子已经尽了全力,去做“最好的自己”,这算是一种成功了吧,在世俗意义上,这已经是极限了把?那么,接下来呢?然后呢?

剧集最后,绫子买了一个小房子,和男闺蜜在东京开始一段安稳的生活,有种回归简单,大澈大悟的感觉。然而,绫子看遛狗夫妇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我担心她依然没有跳出比较的框架,如果下一个诱惑出现,我担心绫子还是会开始新的轮回,这样的生活,对于绫子来说,满足吗.....

全剧终。

----------------------------------------------------------------------------------------------------

除了主角,这部剧每一个人物,角色都非常立体,比如设计部的纪子,一心想嫁好的凉子,开始浮夸后来辞掉高薪回家种树的谅,来自富人区,嫁给隆之又离婚的玲子.....你总能在这些人物身上,看到自己和周围人的影子。

最后,不管在东京,北京还是纽约,都有无数个绫子,她们善良、勤奋、聪明、漂亮,她们有野心,有一天她们可能有钱有地位,可能有地位优越的老公和素质不错的儿女.......但不管怎么样,有一天她们都会变老,希望她们变成“绫子奶奶”的那一天,可以抛开世俗的这一切,真实、自然、发自内心地幸福着。毕竟,欲望是无穷的,而生命是有限的......

最最后,祝每个人都能活出真正的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女子图鉴的更多剧评

推荐东京女子图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