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药丸 红色药丸 8.2分

平权知女力,爱情见男心

liu-milk

因为朋友的一篇关于中年油腻的公众号文章,而引发了几句讨论,随即对方推荐了两部纪录片,另一部是《The Mask You Live In》,先看了这部。这大概是第二次看关于社会问题的纪录片,第一次是大学时看的黄真真的两部纪录片,《女人那话儿》、《男人这东西》,以男女角度讨论性,只是探讨性自主与性开放的问题,并未延伸过多。后来不知道黄导是看破红尘,还是见钱眼开,《闺蜜》便上场了。

女权与阶级

《the red pill》讨论的是女权主义,而背后却是深层次的平权问题,男权主义只是平衡或者说是在对照女权主义的霸权化。女权主义明显的带有解构,甚至是瓦解现有权力空间,重建的是女性置换男性的旧阶级社会角色。平权是建构现有社会,是修正、完善,而不是带来社会冲击。女权主义更像是一场革命,是女精英阶层带动城市女白领的革命。

女权主义者明显带有阶级社会的影响,比如对底层男性或不如自己的男性的羞辱,而对于掌握社会资源、控制社会权力的男性,却显得无所适从,是臣服,是献媚,亦是一种油腻的表现。举一个极端例子,男农民工会和女白领结婚吗?现实中,看不到具有说服力的案例,能找到的...

显示全文

因为朋友的一篇关于中年油腻的公众号文章,而引发了几句讨论,随即对方推荐了两部纪录片,另一部是《The Mask You Live In》,先看了这部。这大概是第二次看关于社会问题的纪录片,第一次是大学时看的黄真真的两部纪录片,《女人那话儿》、《男人这东西》,以男女角度讨论性,只是探讨性自主与性开放的问题,并未延伸过多。后来不知道黄导是看破红尘,还是见钱眼开,《闺蜜》便上场了。

女权与阶级

《the red pill》讨论的是女权主义,而背后却是深层次的平权问题,男权主义只是平衡或者说是在对照女权主义的霸权化。女权主义明显的带有解构,甚至是瓦解现有权力空间,重建的是女性置换男性的旧阶级社会角色。平权是建构现有社会,是修正、完善,而不是带来社会冲击。女权主义更像是一场革命,是女精英阶层带动城市女白领的革命。

女权主义者明显带有阶级社会的影响,比如对底层男性或不如自己的男性的羞辱,而对于掌握社会资源、控制社会权力的男性,却显得无所适从,是臣服,是献媚,亦是一种油腻的表现。举一个极端例子,男农民工会和女白领结婚吗?现实中,看不到具有说服力的案例,能找到的一则新闻案例,是物业男保安娶了女硕士业主。显然这不是现象级的案例。

可见权力的主张是依附,只是性别的差异。

歧视与逆向歧视

油腻是一种润滑剂,无感,但散发着恶感。对于中年油腻所引发的中年危机,其实侧面反映“媚青”现象。记得曾有一篇五四时期的文章,有人就表达了对于社会存在“媚青”现象的排斥,好像是胡适写的。

“媚青”在如今的话语环境下,已经是全球性问题,就和女权主义一样。年轻人面临的问题,被掌权者所谄媚,却又拿不出解决之策,说到底阶级社会的属性源自于阶级的筛选。韩国职场有“三八线”一说,一到38岁便是职业的分水岭,这明显是年龄歧视,而国内招聘更是赤裸裸的“年龄门槛”。社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歧视,如果因为某类歧视呼声大,变得愈发的关注,上升到某种高度,明显对于社会消除歧视是不利的。

当我们耻笑于西方白左、女权主义者时,国内的中华田园女权早已泛滥成灾。片中所讲的厌女者或厌女症,厌男症,不是建立于性取向,而是性别取向。这可能是直男与直女之间的斗争,当然大部分女权主义者可能是同性恋运动的支持者,也难怪直男癌成为负面词汇。

女权与权利

女权主义强调女性权力的缺失,扩充女性权利范畴时,往往会走火入魔,成为原教旨女权主义,带有原罪性的仇恨。

女权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在争取的过程中带歪了,而成为打击男性的手段?女权所追求的是平权,而不是削弱或减少男性权利(前提是这些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填补”女性的权利。如果这样处理两性权利关系,那么因为阶级的差异会造成二次伤害,加重逆向歧视。

我们应该明白两性平权是权力不以性别作为门槛或权力多寡的标准。试想一下,当男性批评女权主义者的某些过激主张时,这些男性会被当作社会的失败者,抑或是垄断公共资源的既得利益者?

显然阶级属性会发挥作用,斥之为某些男性最后的那一丁点权力的救命稻草被女权主义所击沉。如果某些女权主义者只是肤浅的追求男女同等拥有说脏话、酗酒、乱性等低素质行为,那么追求的是“下流平等”。就和片中的女权主义者谩骂男权主义者、维持秩序的警察一样。

母系社会与父系社会、性

其实女权主张应是两性追求自由与自主,是尊重、包容。朋友公众号文章及推荐的文章,其实亦是如此。没有自由、自我、自主的社会和灵魂,一切价值观的主张,都是理所当然的固执。比如母系社会、父系社会,都存在着不平等,而人类要摆脱动物性,要在两性平等上寻找平衡点,但涉及到资源分配问题。即便蚂蚁、蜜蜂等以“母系社会”维持社会关系的架构,同样,是残酷和剥削的。

我不知道人类社会从母系社会过渡到父系社会是否有如今这样众多的争执。显然,现代社会的女权主义瞄准的是男性原罪,是以性别为区分,无视阶级社会的存在。

最近欧美爆发的性骚扰事件在发酵(浙江大学冯钢的“教育性比失衡、混文凭”言论也可做对比)。美国有好莱坞大佬、知名男艺人,英国内阁成员亦有涉及,国防部长已辞职,虽然表明并未性骚扰,但还是“抱怨”如今的职场与过往不同了。也许这样“老派”的看法,就和蚂蚁、蜜蜂中一部分雄性具有交配能力,另一部分雄性不具备交配能力一样。

性骚扰是性犯罪的一部分。更何况性骚扰、性暴力绝大多数皆单一指向男性。有罪推定很明显。

权利与客观、主观暗示

为什么我们都在喊女性撑起半边天,难道一个两性社会不是本来就如此吗?即便是女权主义者喊出来,也让觉得是在贬低女性。某种程度上,政治正确替代同情、礼让弱者,我们应该知道某些优先政策是出于对弱者的照顾。

当然我们应该承认女性在生理上、先天能力上相较于男性处于弱势,这是无法回避的客观事实。这也就是为什么权力与权利、责任、能力与义务的正对比。追求权力前,应该明白这之间的关联,这是权利的兑现,也符合阶级社会的秩序。比如船只沉没时,男性是最后撤离的,妇女儿童则是优先对象。这就是责任所承担,常讲光环越大,责任越大,如今女权主义的一个问题便是光环在无限扩大,却没有将责任提升相应位置。同时,排斥现有秩序,往往激化矛盾。

女性要跨越生理差异,这无疑是天然的角色鸿沟,就目前来看,女性无法跨越,难以企及男性。但我们并不排斥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提高,扮演更高的角色,并且女性已经在做了,高等教育入去率,女性比例高于男性便是证明。

当我们抵制政治正确,那么捍卫政治正确者是否可以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尤其是政治正确的范畴逐渐攻城略地,甚至变本加厉,这一现象已经不仅仅是发生在女权。女权常讨论的教育、生育、就业,就是阶级社会男女重新比例的调和。

男权主义与女权主义,是问题与主义的对垒,问题是对方的,主义是自己的。任何社会变革,都是精英阶层中兄弟姐妹之间争夺权力家产,普通人只是随从,我们可以看到城市化中暴发户和中华田园女权,降低了社会变革的质量与速度。

今年听到一个词汇:原生家庭。爱情、婚姻应该让人变得温柔,且更具有包容性。片中一位男权主义者与妻子在生育、教育上产生分歧,而郁郁寡欢。我们忘记了原生家庭与新生家庭,突然间,我们有了思想、理想,甚至是妄想,却不曾记得吃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色药丸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色药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