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 | 人如何能判断自己非机器人?

修修爱秋天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个月前看完了一直没时间看的HBO《西部世界》。在看完结尾后大言不惭地对自己说,诺兰大神的脑洞跟我也就差不多嘛,最终的谜底完美预演了回音森林的概念:那个萦绕不散的声音,是你自己。

当然这是个玩笑。《西部世界》的结尾是诺兰在前九季、共9个小时的精巧漫长的铺垫之后,对机器人自我意识觉醒奏响的赞歌;而我的回音森林只是在凌晨6点面对着Lorenzo的厨房拍大腿想出的、意欲模仿《双面薇若妮卡》却又无力填坑的笑谈。毕竟,将自我剥离出本体,与之对话,甚于与之对抗,是无数虚构写作者的一大缪斯。

严肃正经地说回《西部世界》。三个关键词:时间轴、秩序与道德、自由意志,分别对应整部剧中(准确地说后半部分)最令人拍案叫绝的三个剧情反转。【以下剧透请谨慎服用】

第一,时间轴。对时间轴施加法术,将观...

显示全文

一个月前看完了一直没时间看的HBO《西部世界》。在看完结尾后大言不惭地对自己说,诺兰大神的脑洞跟我也就差不多嘛,最终的谜底完美预演了回音森林的概念:那个萦绕不散的声音,是你自己。

当然这是个玩笑。《西部世界》的结尾是诺兰在前九季、共9个小时的精巧漫长的铺垫之后,对机器人自我意识觉醒奏响的赞歌;而我的回音森林只是在凌晨6点面对着Lorenzo的厨房拍大腿想出的、意欲模仿《双面薇若妮卡》却又无力填坑的笑谈。毕竟,将自我剥离出本体,与之对话,甚于与之对抗,是无数虚构写作者的一大缪斯。

严肃正经地说回《西部世界》。三个关键词:时间轴、秩序与道德、自由意志,分别对应整部剧中(准确地说后半部分)最令人拍案叫绝的三个剧情反转。【以下剧透请谨慎服用】

第一,时间轴。对时间轴施加法术,将观众玩弄于炫目的时光屏障是诺兰的个人风格。当他在一部电影中添加多于一条时间轴时,往往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让你察觉到,但又远无法看清他想要调剂的大餐全貌。例如《敦刻尔克》中从不同角度多次出现的漏油的军舰、濒临沉没的小渔船,让你警觉地明白这里的时间有点蹊跷。在《西部世界》中,扮演同样角色的是Dolores父亲捡到的那张都市女性的照片,是Lawrence在一条故事线中死去的同时在另一条情节里刚刚粉墨登场。正当你疑惑这两条线在时间上是相互独立时,Dolores又和黑衣男子在迷宫的中心(The Center of the Maze)相交了。就在你越来越疑惑时,诺兰抛给你了他精心准备的、堪称机器人纪元最让人心碎的男主黑化历程:Dolores与William坠入爱河的旅程其实发生在30年前,Dolores其实一路都是一人独自前行,只是机器人的回忆太过逼真,让她以为William是真实的;William为了寻找Dolores大开杀戒释放了自己嗜血的本质,又因为Dolores被例行抹去了所有关于他的记忆而由爱生恨,变成了从开头便无数次折磨Dolores的黑衣恶人。

Reddit上粉丝整理的时间轴

这个巨型反转让人大呼心痛,但又自洽得天衣无缝。因为机器人容颜不会改变,所以不同时点的Dolores交叉出现都宛若一人;因为William的情节只是当下的Dolores的回忆,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一路上Dolores总是出现William消失了的“幻觉”(最后我们才知道,那其实正是真相)。而对于观众而言,最为残忍的是,我们意识到Dolores自我意识觉醒的过程其实在30年前、臭名昭著的园区黑衣人第一次进园时就已经几乎要实现,只不过每次都被清空记忆,一切归零、从头再来。这几乎是文明前进的缩影:如果记忆无法保存,那么倒退将无法避免,人(机器人)将始终原地踏步。如此看来,或许锁死一个文明的另一个办法就是每隔10年对其进行一次集体失忆。(P.S.相似的情节也出现在Doctor Who S5E2,有兴趣的盆友们可以去看看。)

第二,秩序与道德。这点继续上文对William黑化的讨论。或许这部剧背后的一个终极问题是:进入Westworld园区之后,真的有人能够不堕落吗?如果单从故事描绘的图景而言,答案是否定的:几乎入画的所有游客都蔑视机器人,大开杀戮,以折磨残杀机器人为乐。黑化前的William是唯一一股清流——将机器人当做人类般尊重,拼命救下被劫持的妓女。此后他遇见了Dolores,亲眼见证了Dolores不断对这个世界提出质疑、即将产生自我意识的觉醒,更是敏锐地感知到“她不是一般的机器人”。然而最后他也堕落了。当他奋不顾身想要找到失踪的Dolores以至于大开杀戒之后,便再也停不下来。剧中通过他同伴Logan之口将其定义为他“本性的暴露”,但这究竟只是他一人的本性,还是人类普遍的弱点呢?当人发现在某一环境中可以拥有掌控他人性命的无上权力,同时无需担忧自身性命(机器人不得杀死人类),也没有法律约束,人还会服从于道德的约束吗?

第三,自由意志。在Westworld的设定中,机器人和人类很难从外表上辨别开来。最经典的一句描述要数William第一次到达园区时问美艳动人的女招待员“你是人类吗?”时,她魅惑地一笑,“Does it really matter if you can’t tell?”正是这点设置埋下了本剧第二大剧情反转——机器人的总设计师Bernard其实是他导师Ford设计的机器人。作为人工智能的经典梗之一,这个设计颇有点神似《银翼杀手1982》:当出现身份对立时,决定个体立场的是被社会建构的身份还是他们真实的身份?在后者被揭露之后,前者是否有不瓦解的可能?(2049至今没去看,说不定看完之后我会回来改写这一段😶)在第一季结束时,Bernard正处于这两种身份的夹击中,当机器人的反抗大幕拉开,他会如何抉择?

北美几大主要的影视评论对《西部世界》褒贬不一,有认为它技巧痕迹过重、对深层问题的讨论反而浅尝辄止,也有认为剧集最大的亮点在于故事节奏的把控和气氛渲染。但他们无一不对充斥着暴力美感的大结局交口称赞——作为贯穿全剧的核心悬念,机器人是否有自由意志这一问题在第一季大结局得到了回答:原来口口相传的终极大反派怀特就是在剧首甚至无法按下扳机的Dolores。她两次变身怀特的区别正是自由意志觉醒的标志:第一次是源于被植入的程序,第二次则是听从了内心的声音——当她终于意识到脑海里的声音不来自于创造者Arnold,而是一个逐渐被构建出的自我。

当木偶挣脱了线,即使洋娃娃也能血洗晚宴。或许,人性就是那把剪刀,始终握在自己手里。

更多我写的剧评/书评:微信-南瓜无名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部世界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西部世界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