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人活着,就得自己成全自己

子非鱼
人活着,就是要自己成全自己。
程蝶衣的一生在外人看来疯疯癫癫, 戏我不分。 他走不出戏,他的生命本就是属于舞台的。
他和小赖子第一次在戏院看戏,那角多精彩啊, 他流泪了, 他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那时他的心情大概要像见到秦始皇车马仪杖的刘邦一样,“大丈夫当如是也”; 而他要说:我要像这角这样, 该多好呀。
人们不免觉得他呆且蠢, 因为他总是自讨苦吃, 甚至连累别人。 而这是因为他永远本色行事,本色说话,而人戴面具久了,自然看不惯不戴面具的人。
细细想想, 程蝶衣是电影里唯一没说过违心话的人。他的情商永远是个小孩子,为京戏痴迷的赤子。
因为日本人唱戏被人指控为“汉奸”,法庭之上, 他说:如果青木活着, 京戏已经传到日本国去了。文革时被批斗,他又说,这是咱自个儿一步步走到这田地来的,我早不是个东西了, 可楚霸王也跪下来求饶了,这京戏能不亡吗?他的一生只有戏,在戏里死去,戏我合一,简直是最完美的结局, 一如自己的师傅, 一句夜奔,溘然而逝。
却是反观楚霸王,那个平日豪气干云的男儿,临到关头否认自己爱菊仙,令人感慨不已。
这部电影里的话几乎处处藏机锋,一语双关,待人揣摩。实在精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