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床 砚床 7.2分

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不完美爱情故事

唧唧复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今年5月初,本来和笑笑相约着去一趟宏村的,后来双人行成了宿舍集体游,便又改了行程,去了大别山。宏村今年该是去不成了。看到片中处处呈现的都是宏村静逸秀丽的徽派建筑美,便想着今年约摸是要留下一个遗憾了。

说实话,这片名出来的时候,让我有种要看恐怖片的感觉。

“我晓得你会来,只要砚床还在我这儿,你迟早要来的。人老了,很多事情就忘记了,可有些事会像影子一样缠着你,总也忘不了,你就忘不了这砚床。不晓得为什么,人越大,我看得就越准,要是年轻的时候,也看得这样准,就好了……”

显示全文

今年5月初,本来和笑笑相约着去一趟宏村的,后来双人行成了宿舍集体游,便又改了行程,去了大别山。宏村今年该是去不成了。看到片中处处呈现的都是宏村静逸秀丽的徽派建筑美,便想着今年约摸是要留下一个遗憾了。

说实话,这片名出来的时候,让我有种要看恐怖片的感觉。

“我晓得你会来,只要砚床还在我这儿,你迟早要来的。人老了,很多事情就忘记了,可有些事会像影子一样缠着你,总也忘不了,你就忘不了这砚床。不晓得为什么,人越大,我看得就越准,要是年轻的时候,也看得这样准,就好了……”

这段开头的独白,刚开始看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看完整个电影,回过头来听一遍,又觉得颇有深意。

轻车就熟的进门,一进门就琢磨起砚床来,从这里也能看出,这个收古董的,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并且心里惦记的就只有砚床。
老太太听到声音便出来了,“一听声音,我就知道是你。”一来可以证实他确实是经常来的,二来也能隐约透露出老太太对他的到来还是很欢喜的。
一坐下便劝着老太太将砚床卖给自己,可见他的意图从来都很明显。
“不要一来就是砚啊,墨的,我的古董够你收的,你就没有别的可讲。”老太太虽然知道他眼里只有砚床,但是还是希望他能与自己聊些别的。老太太虽然表明有别的古董可以供他收的,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可见砚床对他的吸引力很大,价值很高。
老头的心思都在砚床上。
老太通过老头了解到外面的一些新鲜事儿。老头说到别人家娶了洋媳妇儿,老太说他没见识,以前自家那条街上早出过几个洋媳妇儿。可见老太出身于大户人家,家里古董和砚床的存在也就有迹可循了。
老头是专门收古董的,明知道砚床价值高,却故意贬低,并提出2000元收了它。
老太是个明白人,知道砚床的价值不止于此。
“我一时死不了,有时间再商议,要卖总会卖给你的,不骗你。”给老头留有余地,也能吸引老头再来。
老头刺激她说以后不来了,她表示有点着急,“你不来了?”
老头说要找老太的侄媳妇做主把砚床买了去,老太很不屑,“她姓什么?能做我的主?听清了,砚是我自己的。”看来这个侄媳妇在老太看来也不属于自家人,老头若是还想买砚,也只能来找自己。
侄媳妇出现,她问邮差有没有自己的汇款和信。全片并没有出现侄子的身影,可以猜测侄子在外务工,家中只有老太和她相依为命。
路上有人向她打听家里是否有古董,已经有别的收古董的得到了砚床的风声。侄媳妇并没有给他好脸色,一来她不相信这些收古董的,二来家里的古董她也作不得主。
好多鸡叫声。😂😂😂
吃饭的样子,好像我奶奶👵🏻
这眼神好犀利啊。
侄媳妇问了一句是不是要把砚床卖给老头子,老太说不关她的事儿。侄媳妇“哼”了一句,也不敢有太大怨言。
给床单一个特写,左边这个,我们家有过🤣🤣🤣
“一个个都在打这砚床的注意,哪晓得我的心思,这砚床我是绝对不会卖的。”明明心里是想着不卖的,却又对老头承诺终究会卖给他,吊着老头。
总觉得它像口棺材。
让我想到了《雨巷》
好帅。
发型有点儿土呢。

老太开始展开回忆。17岁年轻貌美的她,在苏州的雨巷里,和吴家少爷相遇。

教年轻的老太跳舞。

婚后看起来很是恩爱幸福,两人还很有情调的跳舞。

不知道算是男几号,就当是男三罢。家里的一个仆人出现,直勾勾的盯着貌美的女主人。
这是男三视角下的女主,很是美丽动人了。
从回忆切入到老太和老头的对话,老太说这砚床有百年的历史了。
不能随便乱动,乱动会死人的。
老太还让他自己斟热茶喝,一点儿也没把老头当外人了。
从对话中切到当年。老太经常躺在上面,那个砚床原来上面也是能揭开的。砚床很凉,却经常躺在上面,“当时年轻不懂事,以为火气旺。”
两个人都躺在上面,寒气侵体啊。婚前的男主,估计没少躺在上面。
真的好帅啊。

男主说了关于砚床的两个传言。一个是南宋的和尚蘸墨后,砚床就打不开了。一个是砚床会发光,家里的祖宗有幸见过。

“这床有灵气,不是龙体就抵挡不住里面的阴寒。”那你还躺着,把自己当真龙天子了嘛。😂😂😂
男主说,皇帝和皇后在这床上躺着乘过凉。女主比较在意他俩有没有啪啪啪过。。。
男主听到啪啪啪,面露难色。
老太说烟不错,老头再次提到了在上海的儿子。看来老头很是为这个儿子自豪。

老太无儿无女,老头劝她,侄媳妇虽然出了五伏,但是对她很是孝顺。老太表示,侄媳妇只是贪图自己的家业。

老太腰疼,受不住风寒。我猜是年轻的时候,砚床躺多了。
侄媳妇来送饭,把饭随意放在砚床上,又被怼了。看着侄媳妇随意的样子,此时的她还不觉得这个砚床有多大价值。
“什么破玩意儿,迟早把它扔出去。”侄媳妇不在乎砚床,所以老头曾想过从她入手,买下砚床。
老头走的时候,还假意留他吃饭。老头一走,就嫌弃的倒掉他喝过的水。侄媳妇也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呀。
侄媳妇服侍的挺周到呀。
侄媳妇劝老太防着点老头子。其实无奸不商,这样的想法还是对的。但是估计也是怕将来到嘴的肥肉被别人抢走了。
老太掐了她一下,感觉下手好狠啊。
虽然很疼,也没敢还手,只说了一句“老神经”。
老太床边哼歌,时间拉回到过去。
很般配呢。😑😑😑还躺在砚床上,真是年轻气盛呢。
“我们会有孩子的。”女主扑过去,我还以为要霸王硬上弓了呢。
男主好像个小怨妇啊。
幽怨的小眼神。
真的扑上去了呀呀呀!
🙂🙂🙂害羞了,听到了男主的喘气声,“还是算了罢。”
女主好像很不开心😑😑😑
要请郎中给男主看病,不知道男主能不能用“中看不中用”来形容了。😌😌😌好害羞啊。
这样一下子切回来,跟看见鬼一样。
女主给男主熬药,原来男三叫“阿根”🤣🤣🤣谁给取的名字,太容易让人想歪了呢。
一看就不般配嘛。
好烦啊,又切回来吓人了。
这是,送子观音嘛。都没有小娃娃,应该是拜错了。

为了求子,女主还是很积极的。

这是,药引子。。。 应该是什么粑粑。
女主吐了,好恶心啊。
拒绝让阿根帮忙,“这药,别人碰了,就不灵了。”好迷信啊。

女主每天都在熬药的感觉,估计什么偏方都想尝试了。

晚上,还是有点儿阴森的。
白天吃药,晚上尝试生娃娃。
女主居然说,“我想要。”😂😂😂 好大胆。 😑😑😑害羞了。
“还是睡罢。” 小哥哥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老太太独白,“为了给他治病,我求遍了周围的郎中,喝了无数副汤药。唉。。。。。。”
有人坐船来了,是谁呢。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古董收藏家。
他表示可以高价买了那张砚床。
老太迷迷糊糊在睡觉。侄媳妇表示,下次再说,不能当着老太的面看砚床的。
去城里卖菜喽。家里的收入,看来是这样来的。
卖完菜的侄媳妇,很机智的去了古董店,打听砚的价值。
一小块,从乡下收下来就1万块钱。转卖出去,4.5万都有可能。
有纹络的更贵,砚床就有。可见砚床价值之高了。老头明知道砚床的价值,却只出过2000块,真的是很坑了。
侄媳妇是个聪明的,虽然心里很是开心,却没有过多表现出来。很镇定,也没有流露出家里有砚床的消息。
老头又来了。
老太很开心呢。
老头表明自己退休了,出去玩了一趟。 “这么长时间没来,我还以为你出事儿了嘞。” 真的很期盼老头来呀。估计也是等了挺久呢。
老太问老头有没有去苏州,说道苏州的热闹。老头表示广东才是热闹,美女很多。老太不屑一顾,并不认同。

老太当年也是见过世面的,只是太久没出门了。时代变了,可她依旧守着过去。

老头给老太亲自组装了轮椅,并试给老太看。
轮椅一时没稳住,老太很是担心啊。 轮椅从一开始就有点儿毛病,后面老太坐车轮椅出事,也很正常了。
老太开始觉得得心应手了。
老头劝老太多出去看看,时代不一样了。 老太表示自己已经老了,只喜欢待在家里,她觉得老头和自己一样年纪大了,应该享受平静的日子。 老头却觉得还是应该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老太的旧思想根深蒂固了,而老头子代表了外面世界的新气象,不停的给老太灌输新思想。

老头说老太不该只守着那块“破石头”。果然还是盯着砚床的。还好老太不傻,“你以为送了这辆车,就能把这块石头推走?我就不信,你能断了这念头。”
老头推老太出门。老太表明,自从腿脚有问题,因为不想别人笑话自己,就再也没有出去过。池塘里的水,不比从前干净了。每年荷花开的时候,货郎担就来了。
男主对她还是很好的,给她买胭脂水粉,帮她画眉。
忍不住给男主截图。

男主真的是个暖男了。

给女主拍照了。
阿根听男主人的话,给女主摘花。
自由的日子,到头了。公公婆婆回来了。
看到半年没能生下一男半女的女主,发下话,不能给吴家继承香火,就不能继承家业。
傻女主,选择去拜“宝物”砚床。
又切回来了😂😂😂
重复剁药的日子。
男主不相信药了。
提出让阿根帮忙“生孩子”。

这里看出来男主自私了,不愿意失去继承权,又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隐疾,只好牺牲老婆了呢。

又有人来了。
还是老头子。
老太拿出一块石头,是个宝贝。
老头子鉴定后,又让老太收起来。
“这样的宝贝我还多着呢。”这是要让宝贝留住老头嘛?
老头说,平生没有收到过真正的宝贝,心中很是遗憾。
老头眼里只有砚床。
老头看到照片,说男主看起来挺面善的。简直瞎嘛,明明很帅了。
老太意味深长,“面善…”
男主提出,只能这样,不然家里会逼着纳妾。
男主不愿纳妾,一来估计是真的挺爱女主,二来就算纳妾,也只能看,不能有所作为,三来纳妾后,就多了个人知道自己的隐疾了。
面目有点儿可憎了,“只要你做了母亲,有谁还会怀疑,我不是孩子的父亲呢。”
这个角度真好看。
女主正在气头上,心里一直纠结着。
阿根撞枪口了,擦药罐,被女主怼了。 阿根被女主叫住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呢。有种被女神撩的激动之情。
男主出来帮阿根解围,阿根很是委屈。
老头要走,老太约他下次来,将关于砚床的秘密告诉他。
将那块宝石送给了他。
老太让老头有空过来。
侄媳妇脸都嫉妒的变形了,摘菜好用力啊😂😂😂怕是气死了。
侄媳妇用力磨刀,突然想到了“磨刀霍霍向猪羊,”🤣🤣🤣难道这是一种解压的方式嘛。
侄媳妇说老太一把年纪还不正经,她似乎看出来老太对老头的感情。
老太觉得侄媳妇怕自己把砚床给了他,才故意这么说。
侄媳妇说,城里的价钱比老头的高几十倍,劝老太卖了。图财害命的人很多,放在家里也不安全。我觉得她说的挺对。
老太好可爱啊,“你也在打那砚床的主意,我的小东西,我那值钱的物件,你拿的还少嘛。”
侄媳妇进一步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将砚床卖个大价钱,让老太的侄子带老太去上海看病,剩下的钱,可以买个大彩电解闷。

这个侄子,从头到尾都没出现过,估计是在上海罢,说不定外面都有人了。买个彩电的想法不错,可以解闷,也能看看外面的世界。

老太不领情,觉得侄媳妇总对自己有所图谋,想着害自己。
侄媳妇觉得砚床不是个好东西,放在家里让她害怕,会影响自己生孩子。
提到了生娃,老太又沉浸到回忆中。
简直就是画嘛。
女主提出抱养,男主没同意。“只要事情一成,我就把阿根打发走。”
真是,我见犹怜呢。
这角度也好看。
女主答应了。
忐忑的等待中。
阿根这样,好像《山村老尸》里面的鬼啊。
男主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鸡叫的时候,女主回来了。
女主成为了真正的女人,面如桃花。
自我欣赏中。
男主爬起来了,看到老婆这样,估计心里很是受伤罢。不过也是自作自受。
这期盼的小眼神。
态度完全不一样了呀。 满眼的浓情蜜意。 我猜拿的估计是助孕的补药。
一步三回头。
真的好多景了。
老郎中来把脉。
我猜阿根故意来倒水偷听的,他估计也很忐忑呢。
哎呦,没怀上。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太哭。
侄媳妇偷偷带人来看砚床。
老太比较警觉,从梦中惊醒。
老头还有三秒钟到达战场。
老太发现了。
赶走了收古董的。
“她现在就等不及了。”
老太家真好看。
果然,进门第一件事,摸摸砚床。
这副贪婪的嘴脸,被老太看在眼里。
老太真的生气了。
执意将轮椅还给老头。
安慰住了老太,给她带了治腰疼的药。
幽怨的小眼神,萌死了。
这样看,女主越来越好看了。
看到男主,突然想到了,“为伊消得人憔悴。”😂😂😂
女主给男主喂药,男主第一次对女主大声说话了。
女主表示自己很委屈,男主还是急忙安慰。
感觉男主身体真的好差啊,跟林妹妹一样,又开始咳嗽了。“我不会和阿根怎么样的,不会的。”
男主相信了女主的话,两人相拥而泣。
截景都视觉疲劳了。
相比较男主的孱弱,阿根真的很孔武有力啊。
流。。。口水了。
真的流口水了,😂😂😂也该考虑一下,站在你后面的老公呐。

从阿根切到砚床的特写,好像有什么暗示似的。

咽口水的阿根,和咽口水的女主😂😂😂

嗯。看来男主想的是让他俩在砚床上生孩子呢。
一阵莫名的声音,😂😂😂

男主看着阿根清理事故现场,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女主睡意朦胧中,听到男主吩咐别人要将阿根斩草除根了。

嫉妒使男主面目全非了呢。

女主劝阿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想送阿根一块老墨,留作纪念,阿根推辞了。然后被男主叫走了。
很是不舍呢。
老太似乎想到了什么。
从轮椅中挣扎着起来,拖着残疾的双腿,向楼上爬去。
好恐怖,像个鬼。
好像贞子啊。。。
老太找出了当年那块没能送出去的老墨。
听到老头来了,赶忙打理自己。 女为悦已者容啊。
老头真丑。
“我就知道,你今天准来。” 唉,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了张爱玲在《小团圆》里的那句“ 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老头说,儿子写信让他去。 “去?去多久…”
老头说不确定,老太掏出老墨,让老头带在路上。应急的时候,换钱花。
老太第二次要哭了。
老头没要,让老太先收着,下次再来取。
老头推着老太出门转悠。

老太道出,男主30就死了。村里的人,都说是被砚床克死的,老太心里清楚,是被补药给毒死的。

若是没有这其中的利益纷争,来段夕阳黄昏恋,也挺配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要安排这群孩子跳绳呢。
带老太坐船过江,去看男主的墓地。
老太表示,自己从未来过,在男主死后就守寡至今。
“他死了,我就守寡。守了这几十年,就只剩这砚床了。如果我再把它给了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早先呐,见它是个宝物,怕它落在别人手里。现在我晓得啦,这砚台啊,本来是个死的,可你守的时间长了,也就有了感情。古人说的好啊,一日相亲,终身为伴。” “你要是想看它,就常来好了。” “哎”
老太梳妆打扮,估计距离上次老头离开,已经过了挺久了。
听到动静,赶忙出去看看。
发现只是只猫,“死东西,你也来骗我。” 估计是因为老头太久没来了,心里觉得老头欺骗了自己。
老太晚上在家烧纸,说是鬼节,祭奠先祖。
侄媳妇觉得一个砚床就够晦气了,在家烧纸更是晦气。

阿根要走了。

女主关门关窗,😂😂😂摸了摸自己的小脸蛋。

嗯。。。。。。。。。。。。。。。。。。干柴烈火?

男主来了,踏着绿色的云彩。
估计是一夜无眠了。
老太又一次泪眼婆娑了。
侄媳妇在老太伤口上撒盐,“砚床卖给谁,不是一样,还傻等着呢,老神经。”
老太扳着手指算日子,估计是算老头多久没来了。
估计是想出去看看,一个人推着轮椅走出来家门。
这里也及其像鬼片… 老太出事了,轮椅没掌控好。
我以为死了。。。
结果没死,只是卧病在床了。
侄媳妇乘火打劫,带人来拖走砚床。
老太半梦半醒中,回忆起阿根的下场来。
侄媳妇一声尖叫,原来阿根被男主活活关进砚床里闷死了。
砚床,是阿根的棺材。
老太在回憶中死去。
老墨也沒等到老頭來帶走它。
該是老頭坐船來了吧。
老頭來了。
老頭默默地看了一眼硯床的位置,空了。
“她呢”
“她好了”

我觉得她应该说“她死了”罢,不知道为什么是“她好了”。

面目很可憎了。
老头发现了角落里布满灰尘的轮椅。
“我没想到,你会去这么久。要不,我早把砚床里的秘密告诉你了。虽说阿根不是我害的,可40多年过去了,我总觉得,手上沾着阿根的血,黏黏的,怎么也洗不掉”
“我不明白,要是我害了阿根,那又是谁,害了我呢。”
“我真想让你见见他,当然,不是睡在砚床里面的,而是活生生的阿根”

剧终

我居然有这么大的耐心,把它图解完了。以前就有过图解一部电影的想法。但是看过的电影,或是故事情节太过跌宕起伏,或是人物关系过于错综复杂,总是没能下定决心,做成这件事情。

这次,也是多亏了电影主线比较清楚明了,说白了,电影其实比较无聊。

我觉得女主之所以执意要留着砚床,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罢。

首先,丈夫生前说过,这砚床是有灵气的,家族传承而来。 其次,丈夫早亡,这砚床有女主和丈夫新婚时美好的回忆。 再者,女主和阿根,嗯,在砚床上,做过一些羞羞的事情。 另外,砚床不只是床了,也是阿根的棺材,他被埋在里面。 最后,只要砚床还在,老收藏家就会回来,他为砚床而来。

女主这一辈子,爱了三个男人。

一个自私自利,他的爱成了禁锢女主一生的牢笼。 一个露水夫妻,因她而死,让她的余生都活在了内疚之中。 一个爱而不得,守着砚床永远在等待,至死,也没等来。

若是,这雨巷中,遇到的不是他,就好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砚床的更多影评

推荐砚床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