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内容全部胡扯

多肢的烈焰
《费加罗的婚礼》是一个在资产阶级上升期与贵族充分斗争的过程中出现的文本;市民阶层/第三产业从业者取得的胜利,既是莫扎特本人在与世俗权力斗争过程中的胜利的映射,也是时代精神战胜腐朽落后的封建制度的缩影。无疑,此时笼罩在特权和血统这些肮脏字眼上的温情矫饰尚未被彻底撕破,因此贵族尽管形象不堪,无情的喜剧却仍为之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获得完满结局、重拾爱情等正面价值的尊严。而《爱之甘醇》则是一个极其典型的市民阶层文本,每一个毛孔都流淌着属于新兴小布尔乔亚的声音,充斥着中下层男性借更底层形象以消费的幻想和赤裸裸的wish fulfillment;抱得美人归与一夜暴富同时发生,我们自然不可武断地确立这之间的因果联系,但也很难说二者不存在某种潜在的互文性或相关性。爱情逐资本而居,人生价值的实现依托于此,资本的力量甚至能让行政体制中的既定社会地位(军衔)在其面前黯然失色;此时仍是资本主义的上升期,马克思所谓传统的、来自市民阶层社会关系内部的、田园牧歌式的乡野价值仍然堪堪作为面纱笼罩着丑陋的现实,因此故事的最后一个音符落在了爱情上,但所谓诞生和承托这种价值取向的“甘醇”,其实质所指不过资本而已。
(但我更喜欢唐尼...
显示全文
《费加罗的婚礼》是一个在资产阶级上升期与贵族充分斗争的过程中出现的文本;市民阶层/第三产业从业者取得的胜利,既是莫扎特本人在与世俗权力斗争过程中的胜利的映射,也是时代精神战胜腐朽落后的封建制度的缩影。无疑,此时笼罩在特权和血统这些肮脏字眼上的温情矫饰尚未被彻底撕破,因此贵族尽管形象不堪,无情的喜剧却仍为之保留了最后一点尊严——获得完满结局、重拾爱情等正面价值的尊严。而《爱之甘醇》则是一个极其典型的市民阶层文本,每一个毛孔都流淌着属于新兴小布尔乔亚的声音,充斥着中下层男性借更底层形象以消费的幻想和赤裸裸的wish fulfillment;抱得美人归与一夜暴富同时发生,我们自然不可武断地确立这之间的因果联系,但也很难说二者不存在某种潜在的互文性或相关性。爱情逐资本而居,人生价值的实现依托于此,资本的力量甚至能让行政体制中的既定社会地位(军衔)在其面前黯然失色;此时仍是资本主义的上升期,马克思所谓传统的、来自市民阶层社会关系内部的、田园牧歌式的乡野价值仍然堪堪作为面纱笼罩着丑陋的现实,因此故事的最后一个音符落在了爱情上,但所谓诞生和承托这种价值取向的“甘醇”,其实质所指不过资本而已。
(但我更喜欢唐尼采蒂的音乐,怎么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唐尼采蒂 歌剧《爱之甘醇》的更多影评

推荐唐尼采蒂 歌剧《爱之甘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