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亚·霓虹式内疚·现当代的脑洞

Soixant'neuf
2017-11-09 06:54:03

就在银翼杀手上档的这几天,Gucci宣布说打算全部放弃皮毛生意了。

真是充满了爱与和平的宣言。

但说实话,如果你们还有点了解智人的行为模式,就会产生比较之心,并感到到一种浮生的荒谬。身在高处的管理者和设计师们会对剥夺生命获取皮毛这件事情感到不安——但他们其实对虐待其他智人充满了兴趣,最起码也是根本没有意识自己在虐待同类。说起来整个奢侈品行业基本上就是建立在充分占有并尽量更多占有其他人的劳动时间上。权贵可以在各个方面支配其他人的一切,包括时间,包括生命,包括快乐和幸福。

比方说这部电影从开始宣传,其中之一的角度就是里面的服装设计多么有意思,赛博朋克类电影一直就是服装设计师的乐园,可以充分表达自己对未来的观点,加之这次 Renée April 花了蛮多时间为高司令做了件外套,可以想见所需要的市场回报有多么高,如果不操纵一下市场上的注意力这些工作都消失了意义。。。。略扯远了,其实无论是讨论Gucci这类宣言也好,讨论电影本身想要表达的内容也好,实际上还是在讨论一个几千年没变过的主题,那就是——为什么希腊可以构建出奥林匹亚?

这个问题的答案之一有点残酷,但反正如今大家都能接受毒鸡汤了,也不在

...
显示全文

就在银翼杀手上档的这几天,Gucci宣布说打算全部放弃皮毛生意了。

真是充满了爱与和平的宣言。

但说实话,如果你们还有点了解智人的行为模式,就会产生比较之心,并感到到一种浮生的荒谬。身在高处的管理者和设计师们会对剥夺生命获取皮毛这件事情感到不安——但他们其实对虐待其他智人充满了兴趣,最起码也是根本没有意识自己在虐待同类。说起来整个奢侈品行业基本上就是建立在充分占有并尽量更多占有其他人的劳动时间上。权贵可以在各个方面支配其他人的一切,包括时间,包括生命,包括快乐和幸福。

比方说这部电影从开始宣传,其中之一的角度就是里面的服装设计多么有意思,赛博朋克类电影一直就是服装设计师的乐园,可以充分表达自己对未来的观点,加之这次 Renée April 花了蛮多时间为高司令做了件外套,可以想见所需要的市场回报有多么高,如果不操纵一下市场上的注意力这些工作都消失了意义。。。。略扯远了,其实无论是讨论Gucci这类宣言也好,讨论电影本身想要表达的内容也好,实际上还是在讨论一个几千年没变过的主题,那就是——为什么希腊可以构建出奥林匹亚?

这个问题的答案之一有点残酷,但反正如今大家都能接受毒鸡汤了,也不在乎面对人类从早先到现在都没有变过的本性——想要在哲学上有所突破,那就得保证每天都能够积极地无所事事,而一个大脑积极活动的躯体,是需要有很多其他躯体来伺候的。所以奴隶的存在才能保证希腊那些自由民们有闲暇来想点除找吃的养活自己以外的高大上的东西。这种模式同样也适用于其他地区,想一想为啥要先成家再立业,然后才能出门去考学?可不是因为家务有新妇进门操持了么……这年头人人都想做员外呀。

奥林匹亚的众神平时没啥事情干的时候,会下来和人类玩玩,但基本上他们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互相打仗和滚滚乐。从众神来讲,即使想要与人类繁衍后代,也充满了战争目的,尤其是宙斯,为了不重蹈父亲的覆辙,他弄出一大堆凡间的孩子,挑起特洛伊战争让他们互相殴打屠杀,然后自己消消停停地在山上围观一下,充满娱乐感。人类的生命在于众神,也就是血流满地以后,多一些英雄故事让人类更热爱众神的风范罢了。

人类一方面希望有人能替自己把什么事儿都干了,另一方面又不像众神那样混蛋得理直气壮,总觉得看到同类被奴役而内心戚戚,怕总有一天这事儿落到自己头上,于是开始了集体精分。这一点上精分最彻底的地区恰恰是机器人技术发展最好的地区——不说大家也晓得了,这个地区由于一种特别强烈的“怕给别人添麻烦”的气氛,一直都有一种逻辑,那就是如果真的觉得自己给别人添了无法解决的麻烦,那就只能用肉体消灭对方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麻烦,以便于自己觉得舒服一点。基于这一点,这个地区发展出两个特别明显的文化现象,一个是对怨念的恐惧与研究,另一个就是极其迫切地对机器人渴求。精分的内心世界永远无法得到安全感,不是怕自己刺激别人而对方心生怨念,就是自己特别容易被别人刺激得心生怨念,于是除了让无论怎样磋磨要求都不会产生怨念的机器人来做贴身服务以外,基本没有了出路。机器人对霓虹来说真是一种生命必需品。

智人之作妖,在于自作自受地自我中心。既然创造了机器人,就好好呆着让机器人把人类养废不好么,为什么总要去想是不是机器人会有感情出现?这和人类总觉得扒其他动物的皮装饰自己的生活是不妥当的一样虚伪。就好像人类的进化有什么地方太残忍了一样。这种行为要是让尼安德特人听了,估计能气得从进化史上爬出来抗议。智人们灭绝了其他人类分支,才得到了整个星球的控制权,这会儿所谓保护动物也是为了自己不要太快灭亡。卡地亚的豹子就从来不会想怎么少吃点人类,好让他们给自己多弄几颗钻石戴戴,豹子们以及其他一切的生物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去想一想是不是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让那些讨厌的杂食类智人显示一下道德崇高的。机器人就更不会想了,如果有一个机器人开始考虑这个问题,那一定是某个程序员精分到觉得其他人类的存在有妨碍到自己了,所以让机器人帮着他琢磨琢磨——最终能把人类作死的只能是自己,如果哪天人类打算做为机器人进化的垫脚石,也没啥不好的,宇宙不会在乎人类是不是存在,宇宙压根什么都不在乎。

所以说到底,银翼杀手依然是那些70年代长大的嬉皮到了80年代有能力把脑洞弄成实际影响后,所讲的一个人类精分的故事,主题就是高更那画的名字——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那里去。这问题和早晨想吃啥,中午能吃啥,晚上能到哪儿吃一样,问出来就是为了自虐的。把复制人的背景设定弄得和黑奴似的,也不想想就人类看着手办周边都能嗨起来的德行,把帮助自己殖民的机器弄成人型不是自己作天作地是什么?

在这一部银翼杀手里,复制人男主角和硬盘中的投影恋爱得和真的一样,编剧大概是想就此谈谈复制人的人性问题。自打阿尔法0自己琢磨出整个围棋世界后,人类对AI的情绪越发不淡定——其实说到底,人类没法治好自己的精分不说,还总觉得这种精分是人性的美妙之处,这种逻辑是任谁也没法挽救的。

所以不谈整个故事的逻辑问题。就让那些个智人大拿在故事内和真实世界里作天作地作到死好了。(人类对于自己的生殖能力真是无以复加地迷恋,就好像复制人真稀罕这种能力一样。从复制人本身的观点来看,弄点材料就能弄出另一个复制人,不比生殖高效多了么)只谈谈80年代那一部和这一部比下来,为啥前一部可称为是艺术品,而这一部只能说是非常有诚意的融合菜了。

这雕塑看着眼熟吧。。。

艺术这种事情,在现当代只要被做出来,就得被消费。这是因为艺术的赞助人从过去的那些掌握生杀大权的奴隶主,封建领主,变成了如今的大众。每一次一个特别超前的艺术作品出来,如果不能被反复消费直到大众终于接受然后把钱给赚出来,这一个循环就不能结束。完全不像以前,艺术家们地位也和奴隶差不多,只要伺候好少数几个主子就行了。主子们再众口难调,也不会比如今要讨好所有人难。80年代那部银翼杀手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当代实验影像先锋的味道——这种实验影响风格那会儿刚刚冒头,嬉皮艺术家们和导演们互相之间没啥隔离,玩在一起互相影响着,所以整部电影的艺术性还新鲜得好像一具充满荷尔蒙的躯体,不管这个身体本身是不是符合大众审美,但它自带的满满费乐蒙气息能够刺激到其他人也产生满满荷尔蒙的脑洞。况且那会儿霓虹漫画中的视觉效果和绝望气息还没有被美国充分接受,碰撞起来让人异常兴奋也是有的。

20年代的影片大都会,这部电影的影响范围可在80年的的银翼杀手上看见
攻壳机1场景
黑客帝国动画版场景
Akira场景
攻壳机2场景
银翼杀手1场景
银翼杀手2场景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美国宅和霓虹宅其实也没啥本质区别了,加上黑客帝国,攻壳机, Akira等等一系列电影已经把当年银翼杀手那种实验性影响的风格消费得差不多了。只要对现当代的装置艺术、先锋影像艺术和电子类艺术有深入的了解,看到这一部银翼杀手就会觉得不过把早就存在的理念用得比较好而已。如果现在的银翼杀手不能拿出更为革命超前的艺术理念,那就和摆盘与呈现方式出彩漂亮,但实际菜的口味没啥花头的融合菜一样,最多算一个非常理解并完美延续80年代艺术风格的致敬作品,本身却算不得是个艺术品了。这种区别就和你看到博什的原画,和你看到用他的画风画的漫画一样,有趣,但也仅仅只是有趣。

艺术脑洞的深度,在于心灵能够在这个宇宙中飘得多么遥远,在于超越人类,超越这个宇宙,甚至超越另外的宇宙,即使宇宙本身对这些脑洞完全不在乎,但却能和这个宇宙一样永恒,肉体的繁殖不算什么,脑洞的繁殖才是王道。这部非常好看的银翼杀手,在缓慢的呼吸间生命力慢慢消融飘散,宛如一个完美的标本,就不知道下一部,灵魂还找不找得回来了。完美的躯体,看着赏心悦目,但也就只能是看看,兴奋什么的,就没有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