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 The Limit

Echo在风中飘
2017-11-08 23:18:0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初识蔡国强,是在15年的越后妻有。作为艺术祭中心舞台的里山当代美术馆,将蔡国强的《蓬莱山》,选为开幕作品。在这个巨大的动态装置里,蔡以神话中飘渺的仙岛为灵感,在中庭水池里架设了覆满绿植的人造岛,又将由稻草编织而成的船只和飞机环绕于回廊的构成盘旋于岛上的翔龙。展馆内,布有蔡同主题的火药草图,并配以视频讲解作品的制作过程。

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更偏好那些看上去很美的作品:大家都会喜欢的莫奈和雷诺阿,又或是北斋和竹久梦二。这些作品里的世界,通常是我们相对熟悉,能利用日常经验去理解和评价的。当代艺术往往过于抽象:这幅画真的只是想展示一条直线吗?不同颜色的巨大色块又在指代什么?由于无法被纳入自己已有知识体系并消化,这样的作品常常使人望而却步。于是很自然的,那时我只是讶异于有人会选择如此具有破坏性的方式来进行绘画创作,但好奇也仅停留于为何载誉全球的中国艺术家在本土并未被广大公众所熟知。

随着艺术赏鉴经验的积累,某次逛博物馆时,我突然想明白:任何时代的艺术家,终其一生,都在试图做一件事情:找到自己独有的表达方式。他们籍此来传达自己的想法,谋求和外界的沟通。而这个想法,通过

...
显示全文

初识蔡国强,是在15年的越后妻有。作为艺术祭中心舞台的里山当代美术馆,将蔡国强的《蓬莱山》,选为开幕作品。在这个巨大的动态装置里,蔡以神话中飘渺的仙岛为灵感,在中庭水池里架设了覆满绿植的人造岛,又将由稻草编织而成的船只和飞机环绕于回廊的构成盘旋于岛上的翔龙。展馆内,布有蔡同主题的火药草图,并配以视频讲解作品的制作过程。

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更偏好那些看上去很美的作品:大家都会喜欢的莫奈和雷诺阿,又或是北斋和竹久梦二。这些作品里的世界,通常是我们相对熟悉,能利用日常经验去理解和评价的。当代艺术往往过于抽象:这幅画真的只是想展示一条直线吗?不同颜色的巨大色块又在指代什么?由于无法被纳入自己已有知识体系并消化,这样的作品常常使人望而却步。于是很自然的,那时我只是讶异于有人会选择如此具有破坏性的方式来进行绘画创作,但好奇也仅停留于为何载誉全球的中国艺术家在本土并未被广大公众所熟知。

随着艺术赏鉴经验的积累,某次逛博物馆时,我突然想明白:任何时代的艺术家,终其一生,都在试图做一件事情:找到自己独有的表达方式。他们籍此来传达自己的想法,谋求和外界的沟通。而这个想法,通过观赏《天梯》得到印证。

天梯项目,是蔡于2015年在泉州完成的一个爆破计划:凌晨时分,他点燃导火索,引爆了一座长达500M高的金色烟火长梯,从海平面直通云端。这是一个几乎横跨蔡艺术生涯的计划:它始于1994年的巴斯,延续至洛杉矶又辗转到上海,屡屡因天气条件/安全考虑等原因而中止;此番选择回家乡尝试,据说是想将其作为礼物送给年事已高的奶奶。

纪录片名为《天梯》,但凯文麦克唐纳的野心却并未止步于此。导演花费两年多的时间,跟随蔡在各地取材,从中国老家到美国工作室,采访多位专家评论家etc,搜罗他过往各个时期的影音资料,最终是想完整呈现蔡作为艺术家的成长史:学习传统绘画出身少年,如何从南部沿海小镇最终走上世界舞台,因火药草图和爆破计划受到众人瞩目;选择火药做为创作媒介,是基于何种创作理念;做为来自中国艺术家,在国际社会上想要传达的想法,以及过程中遇到的挑战。

影片中某位评论家形容自己初次观赏蔡作品之后的感受:He nailed it, he simply took this material and make it his own. 放眼全球,当下所有重要烟火类装置表演几乎都是蔡的作品;而只要是火药草图,不看签名档也可以100%确信这是蔡的创作。蔡是如何找到火药的?他谈到喜欢小时候放烟火时的释放感,提到了想要随着烟火飞上天空俯瞰整个世界,也说起了自古以来这种黑色粉末和长生不老之间的隐喻。他未提及但是影片没有忘记的部分,包括他在上戏学习舞台设计时对于大型装置及调度的擅长 ,烟火噗通一下升入天空然后消散不见的爆发力和他习自父亲的水墨画创作之间的相似。就好像安藤忠雄找到了清水泥,毕加索寻得了各种几何图形,草间弥生发现了密集的彩色圆点——好的艺术来自面对挣扎的坦然和留下挣扎印记的能力;当所有的人生经验被完好的整合在一起时,他们历尽千辛却又仿佛顺理成章的找到了只属于他们的风格。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公映版比导演版少了大约3分钟,主要包括:口述家人在某时期烧毁书籍的经历;艺术界关于08奥运过度政治化的质疑;评论家针对apec开幕式项目的批评以及他在天梯项目前夜和当地政府/媒体沟通时的“小插曲”,观赏过这些删减片段后,此前公映版给我留下的违和感得以解释。若是有机会,我会推荐大家优先选择去影院观赏天梯,毕竟蔡的作品规模都很庞大,极其讲求视觉效果,这些优点需要一个足够大的荧幕来呈现。

但若想更完整的理解这部影片,去探究蔡选择在2015年这个时点重启天梯项目的原因,你仍然需要观赏导演版。公映版里你可以看到评论家对于08奥运footprint的认同及对14apec烟火秀的不置可否;作为两个项目总导演张艺谋在采访中对于中国创作者在实践中面临各种困境的描述。可你没能看到在炎炎夏日里一群领导围坐着开会告诉一脸黯然的蔡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行,我们都是为了项目好;也没有看到评论家的那句评论:itonce had a core, but it was lost along the way, and I don't understand why he did it。没有人愿意制作残次品,艺术家对于自己作品的坚持一定更甚于普通人;当由于各种限制不得不放弃自己对于作品的坚持时,这会是一种怎样的打击呢?(也许我们可以参考一下源泉里洛克对于自己设计图被篡改后的行为?)

他曾经提到对于家乡的骄傲,说希望用自己的艺术来推进国家和外界的交流,他成功过然后又“失败”了。作为top of the top,他拥有如同大型公司一样运作的团队供其差遣,持续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型委托,完全可以愉快一边愉快的创作一遍赚钱——然而他没有止步于此。他仍然想要搭建那架天梯,希望能够把自己的信息传达出去——这才是他选择在15年回到家乡,回到天梯项目的最终原因:年少时他就知道人无法前往宇宙,虽然失望,但也由此立志要用自己的艺术来实现跨越,谋求和未知进行对话。

荧幕上的天梯,不断向上生长,闪耀着光芒,高挂于空中,然后逐渐熄灭;虽然短暂,但确实存在过。大概这也是烟花相较于其他表现形式的独特魅力?不能永恒也没有关系呀~烟花因其会消散才美;偶尔迷失也是完全ok哒,因为在无边际的艺术世界里迷失而后找回自己才是最大的惊喜。《天梯》所讲的,当然不仅仅只是天梯项目;它展现的是一个艺术家不断探索自身极限的过程——而这趟旅程是没有终点,因为创作是无限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梯:蔡国强的艺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天梯:蔡国强的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