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2049——对复制人与人工智能的终极追问

苏辙的哥哥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银翼杀手2049——人工智能与复制人 夏小雨 重要的事情先说三遍—— 和谐观影,不喜勿喷! 和谐观影,不喜勿喷! 和谐观影,不喜勿喷! 在看完《银翼杀手2049》之后,它给予我最大的有益影响是,让我重新开始思考人类的三个终极哲学命题。而它给予我最大的不适则是,再次深深地引起了我对过度装逼的文艺片的反感。当然,这也是反乌托邦题材电影的一贯风格——主题不足,装逼来补;剧情不够;内涵来凑。 以上仅为对近些年同题材电影的无力吐槽。而毫无疑问的是,《银翼杀手2049》在同类型题材中可谓令人眼前一亮。163分钟的电影时长足以见得导演的任性,仅次于169分钟的星际穿越(国内上映的版本为162分钟,只删减了三处裸体镜头以及对个别镜头作了放大剪裁重制的处理,广电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潮水般的细节让人目不暇接,大量的隐喻充斥了整部影片,剧情跌宕起伏富有张力——这同时也意味着整部电影的语境感极强,对许多并没有看过原著以及前作的观众并不友好。从这一角度来说,《银翼杀手2049》可谓是一部作者化的电影,它更多地是在表达导演自己的审美和思考。这导致了习惯了爆米花电影的观众们难以及时的消化电影的内容,低头回条微信的时间很有可能就耽误了对整部...

显示全文

银翼杀手2049——人工智能与复制人 夏小雨 重要的事情先说三遍—— 和谐观影,不喜勿喷! 和谐观影,不喜勿喷! 和谐观影,不喜勿喷! 在看完《银翼杀手2049》之后,它给予我最大的有益影响是,让我重新开始思考人类的三个终极哲学命题。而它给予我最大的不适则是,再次深深地引起了我对过度装逼的文艺片的反感。当然,这也是反乌托邦题材电影的一贯风格——主题不足,装逼来补;剧情不够;内涵来凑。 以上仅为对近些年同题材电影的无力吐槽。而毫无疑问的是,《银翼杀手2049》在同类型题材中可谓令人眼前一亮。163分钟的电影时长足以见得导演的任性,仅次于169分钟的星际穿越(国内上映的版本为162分钟,只删减了三处裸体镜头以及对个别镜头作了放大剪裁重制的处理,广电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潮水般的细节让人目不暇接,大量的隐喻充斥了整部影片,剧情跌宕起伏富有张力——这同时也意味着整部电影的语境感极强,对许多并没有看过原著以及前作的观众并不友好。从这一角度来说,《银翼杀手2049》可谓是一部作者化的电影,它更多地是在表达导演自己的审美和思考。这导致了习惯了爆米花电影的观众们难以及时的消化电影的内容,低头回条微信的时间很有可能就耽误了对整部电影剧情的理解。对《银翼杀手2049》的评价呈严重的两极分化,或许与此不无关系。

《银翼杀手》作为赛博朋克电影的先驱,本部续作一如既往地继承了前作的风格——科技并没有使人类的生活水平提高,或者说科技仅仅只是少部分人享乐的工具。人类(也包括本系列的复制人)拥挤地居住在拥挤、阴暗、潮湿、脏乱的楼厦里,处处都是机器轰鸣的声音,巨大的银幕和投影充斥了城市的天空和街道。城市更像是一个囚笼,在城市的外围到处都是废土、辐射和金属垃圾——人们不仅没有享受到科技带来的便利,反而是被科技桎梏了思想和自由,领着廉价的薪水,仿佛是钢筋水泥中的行尸走肉。 这样的环境设定,给人带来直观感受只有一种——压抑、沉闷和颓丧。续作正是一部在这样的的基调下拍摄出的悬疑科幻片。 1. 反乌托邦也好,赛博朋克也罢,这些专业的名词都离观众太过遥远。对不走心的观众而言,本作就是一部打着科幻的嘘头来骗钱的“小成本”“假冒伪劣”之作;而对于稍微走点心的观众而言,本作唯一取胜的也只有风格以及大量的隐喻和细节而已。 单从电影的中文海报而言,“复制人大军蓄势来袭,人类存亡危在旦夕”“颠覆未来”这些字眼可谓嘘头十足,博足了观众的眼球,难免会让人联想到《终结者》《洛杉矶之战》等好莱坞式大片。预告片同样如此,里面各种打斗和光影镜头混剪也是十分的酷炫拉风。而电影完整看完后,观众不破口大骂几乎是不可能的——“尼玛的说好的颠覆未来呢,说好的复制人大军呢,说好的人类存亡攸关呢?”“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单从这一点来说,本片的市场定位即产生了偏差,强行吸引流量和人气的后果是最终拉低了电影的整体口碑。 初次观影的时候,哪怕是历经诸多电影考验的本人(滑稽脸),在电影压抑的氛围的动下,也难免有些“消化不良”。对于许多观众而言,如果不能很好的理解导演的意图,观众极有可能会陷入“不知所云”的境地,观影体验极差。这种责任不能推卸到导演个人化的叙事表达上,也不能推卸到观众的审美习惯上去,只能苛责于近年来泛滥的商业电影市场,无形中如温床般培养了观众的审美惰性。 撇开本作的风格以及众多细节与隐喻不言,本作的叙事虽娓娓道来不急不缓,但其实并不出彩,并无太多出人意料的地方。导演太过沉溺于对风格的渲染,将看似诗意的叙事模式运用在这个主角自我寻找的故事里,虽带来了不错的效果,却也导致了故事愈往后愈显得松垮无力。如果说剧情不够回环,以至让人早早的就猜到了结局,尚且可以原谅。那么在电影的后半段,导演过度的沉迷自我欣赏,为了赛博朋克而赛博朋克,为了“闷”而“闷”,将原本可以更加简洁的叙事变得冗杂,则是对观影的一种创伤。在这一点上,本作比起《星际穿越》《黑客帝国》等作品,尚有不少进步的余地。从这一点说,《银翼杀手2049》看似是一部披着科幻外衣的悬疑片,实际上是一部打着科幻旗号的文艺片。 (以下略举几例对剧中一些细节和隐喻进行具体补充) 1.1 片首以白色字幕开场,关键词“Replicant”(复制人)和“Blade Runner”(银翼杀手)以红字特别显示,随后即出现高空俯瞰和眼睛的特写,这些元素都与35年前的《银翼杀手》的开篇保持了高度的一致。

《银翼杀手》中的眼部特写

《银翼杀手2049》中的眼部特写

1.2 不毛之地的莽莽黄沙中伫立着的色情雕塑,张开的嘴巴像是在呻吟,又像是在哀嚎,更像是在渴望,极具批判色彩和仪式感。

1.3 人工智能的名字为Joi,而Joi除了有“欢乐”的含义之外,还隐含了别的含义。Joi实际上是美国成人片的一个类型,通常是一个女演员在镜头前卖力的自我表演,以勾引起观众的各种意淫。同时,影片中Joi的开机音乐是俄罗斯作曲家谢尔盖•普罗科菲耶夫的《Peter and the Wolf》,是一首带旁白的管弦童话,暗示Joi对男主如童话般缥缈而美好。(本条引自豆瓣: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866586/

1.4 《银翼杀手》改编自菲利普.K.迪克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他是赛博朋克风格的早期倡导者之一。《银翼杀手2049》中高司令饰演的男主名为K,即在向原作者致敬。

2. 有感情的人工智能与复制人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区别,因为人类存在的真正意义更在于精神、文化和自由而不是躯体。两者在为我们带来对科技的反思的同时,更提醒着我们要警惕人类道德秩序的崩溃。 这或许是个老生常谈且十分繁杂,通常谁也无法说服谁的话题,我只能简单说说我的想法。我固执的认为,当人类展开对复制人的清洗的时候,本身即意味了人类文明的没落。我不禁想起另一部同类型电影《机器纪元》,这是一部我认为被低估了的科幻影片,其探讨了科幻最初的严肃话题——人工智能和人类的关系,一个放在今天来看已然是个十分陈旧的话题。

在《机器纪元》中,当机器人为了自由而毅然选择远离人类时,即便是“他们”在被人类追捕和攻击时,依旧服从着“不得伤害人类”这一最高指令。影片中机器人的行为与某些丑陋的人类的所为产生了强烈了对比,这让观影者的同情心更加倾向于机器人一方。或许这只是仁慈的导演的一厢情愿,未来的事实或许并不如此,机器人(又或者是本片中的复制人、人工智能等等)的情感和行为会远超出人类所控的范围。而我们必须承认这样一个逻辑——人类对复制人、人工智能、机器人的诸多担忧,与其说是对科技和未来的保险意识,倒不如说是人类对于自己本身的不信任。 作为复制人的制造者,复制人这种“产品”的一切善与恶的属性实际上均来源于人类自身。当人类以一个奴役者的身份出现在未来,可想而知,此时人类已经成为了技术与生存的奴隶。本片最后,领悟了这一点,即明白自己生存在一个充满了谎言和欺诈的世界里的K,安静地躺在雪地里,这时响起了前作的插曲《Tears in Rain》——这种落寞,难以言喻。这或许是他对这个世界的失望,也是对这个世界最好的抗争。 而电影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则是,复制人作为人类的制造品,到底该不该具有和人类同等的地位。我们不妨对复制人的属性加以参考,他们拥有和人类一样的身体和思维模式,拥有一样的情感,乃至他们具备和人类一样的生育功能——这和人类别无二般。而人类的优越感和中心主义实际上是因为,这些复制人是人类制造出来的,这或许和父母天然即在孩子面前具备某种统治地位相类似。影片始终传达着对“唯人类中心主义”的批判——人类一面自以为是,一面将自己结下的恶果转嫁到复制人身上。 复制人的困境尚有回答的余地,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困境则不止于此。正如影片中的虚拟女友Joi,当男主角K被Luv击倒在地的时候,投影棒中的Joi撕心裂肺地大喊着stop,而当Luv准备一脚踩碎投影棒(里面装着Joi所有的数据,也即彻底的毁灭Joi)时,Joi在男主K的耳边说出了最后一句“I love you”。这样充满浪漫色彩的爱情或许会使人感动,但另一方面更让我们困惑的是——Joi的一切,究竟是出于她情感的本能,还是出于早就设计好的程序。

当另一个Joi再次以裸露的身体全息投影在大楼间供人们观赏时,K不禁驻足凝望。那个“生命”的最后时刻对他说出“I love you”的投影,真的是拥有灵魂的吗?当最后Joi和妓女不完全地同步并与K产生肉体的交融时,或许他们真的达到了短暂的灵与肉的结合。这场景浪漫的有些不真实,亦悲情到了极点——即便如此,谁也无法断定Joi是拥有灵魂的存在。如果重新购买一台Joi,难保其不会一成不变的复制以往Joi的行为。 就如最开始我所提到的,这部电影再次引发了我对于终极(唯心)哲学问题的思考。我是谁?我因何而存在?如果将关于Joi的假设进一步推广,人们的怀疑难免会扩散到人们自身。既然我们无法去断定人工智能的身份,我们又何以能断定我们自己的存在?换言之,人类的情感思维是不是也是某种更加高级的算法呢。

以自我安慰的心理言之,对人工智能和人类自身的探究终将深入到物质的源头中去。对于此,现今的我们或许只能作这样的定义——对人工智能的终极追问,只能再次将人引入不可知论的歧途。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则是,在承认与相信人类自身的基础上,给予人工智能最大范围内的承认。须知,科技远未发展到那个水平,如今的一切论断均是无根之萍而为时尚早——观影之余,珍惜当下,或许才是重中之重。 影片后期,当Joi故障的时候,响起的音乐是猫王Elvis Presley的《Suspicious Minds》,这也是猫王最后一首冠军曲。这里附上一段歌词,而对于Joi是否拥有灵魂的追问,观众或许能从中找到自己的答案。

We're caught in a trap; I can't walk out Because I love you too much, baby. Why can't you see, what you're doing to me, When you don't believe a word I say We can't go on together, with Suspicious Minds. And we can't build our dreams, on Suspicious Minds. So, if an old friend I know, drops by to say hello, Would I still see suspicion in your eyes? Here we go again, asking where I've been. You can see these tears are real I'm crying. Oh, let our love survive, I'll dry the tears from your eyes. Let's don't let a good thing die, when honey, You know I've never, lied to you. 本文首发于经看网与微信号:心灵的第四间小屋。 转载请注明作者,喜欢请点一波关注。

心灵的第四间小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