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獅子前篇》電影觀後感

陳柏祥

乍暖還寒, 人生路上遇到的競爭挫折, 猶如都市出沒的獅子, 擇弱而噬。

桐山零是現役將棋職業棋士, 童年雙親妹妹交通事故辭世。

至親躺於靈柩, 只待誦經完畢, 遺體就會燒為灰燼, 從家人聚攏至孤獨留存, 零穿上的黑衣服牽扯死者躺臥地方悲澹氣息, 讓小孤兒神情肅穆, 不發一言, 身旁親人沒有攙扶小孩, 亦沒有親戚願意收養, 這時, 一個身材高大, 烏黑亮髮男子踏進門廊, 他背著光線, 看不清其容貌, 但以零的的視點及其吸食光線衣服顏色讓他能夠清晰的端詳來人。

[你喜歡將棋嗎?]

[喜歡。]

親人是否無心還是經濟能力不及不會養育遺親兒子電影沒有道出, 單是與桐山零沒有血親的幸田柾近問了小兒投其所好提問, 然後收到了稱心回覆成為零的養父帶出他願意收養遺孤有其目的, 男人問題是先假設零喜歡將棋, 是的話男人要栽故人兒子成為棋藝高手, 不是的話他大可入內雙手合十上香鞠躬後離去, 他收留零多少帶上一份私心, 他替其親骨肉香子及步找到時刻可以奕將的競爭對力, 女兒兒子是否可以成為職業棋士首先要打敗天資不俗的零, 初時, 姐弟尚可要棋藝初級生認輸, 一旦零用心琢磨技藝, 先上手姐弟就不是達者的對手。 父親送的聖誕節禮物亦表明了他的心...

显示全文

乍暖還寒, 人生路上遇到的競爭挫折, 猶如都市出沒的獅子, 擇弱而噬。

桐山零是現役將棋職業棋士, 童年雙親妹妹交通事故辭世。

至親躺於靈柩, 只待誦經完畢, 遺體就會燒為灰燼, 從家人聚攏至孤獨留存, 零穿上的黑衣服牽扯死者躺臥地方悲澹氣息, 讓小孤兒神情肅穆, 不發一言, 身旁親人沒有攙扶小孩, 亦沒有親戚願意收養, 這時, 一個身材高大, 烏黑亮髮男子踏進門廊, 他背著光線, 看不清其容貌, 但以零的的視點及其吸食光線衣服顏色讓他能夠清晰的端詳來人。

[你喜歡將棋嗎?]

[喜歡。]

親人是否無心還是經濟能力不及不會養育遺親兒子電影沒有道出, 單是與桐山零沒有血親的幸田柾近問了小兒投其所好提問, 然後收到了稱心回覆成為零的養父帶出他願意收養遺孤有其目的, 男人問題是先假設零喜歡將棋, 是的話男人要栽故人兒子成為棋藝高手, 不是的話他大可入內雙手合十上香鞠躬後離去, 他收留零多少帶上一份私心, 他替其親骨肉香子及步找到時刻可以奕將的競爭對力, 女兒兒子是否可以成為職業棋士首先要打敗天資不俗的零, 初時, 姐弟尚可要棋藝初級生認輸, 一旦零用心琢磨技藝, 先上手姐弟就不是達者的對手。 父親送的聖誕節禮物亦表明了他的心跡與算計: 他給予兒女的是當時流行的掌上遊戲機 ; 養子拆掉包裝紙後他發現收到的是一盒將棋, 姊弟立馬放下剛才玩得不亦樂乎遊戲, 聚在一起的凝視零, 父親立場顯而易見, 他只要零專心將棋就好, 一般會分了孩子心思的玩物不是其所出是不需要的, 這份小禮物加諸在零身上是很大的擔子, 壓垮胳膊的沉重壓力教他吃不消, 他因此十分用功鑽研棋術, 不要朋友, 家人似近還遠, 弟弟終於在棋盤打垮姊姊, 他臉頰平和, 仿佛他的降生就是要在棋壇稱王, 姊姊掌摑那個少她四年, 棋藝卻是勝姊的弟弟, 勝負是常事, 她拋不開的原因是她認為零在家庭是絲毫不存的寄居物, 是[zero], 他在這裡是烘托一心要成為職業棋手的姊姊, 她的敗除了是天賦以外, 父親的偏頗亦是緣由,父親贈與弟弟的將棋不是要勉勵養子奮發圖強的明示?

沒有打電動的餘閒, 零拿著棋盤筆記依著教學模擬奕棋, 他的用心專一是他由一個姊姊看不起的不曉棋藝新手至姊姊輸掉角逐、脾氣的進步棋手, 她敗了給她認為是不存在的東西, 更令她難過的是父親勸女兒成不了棋手可以從事其他行業摧毀了她進獎勵會成為棋手的夢想, 和睦家庭因為父親的悉心發掘養子潛能疏忽了零的介入成為女兒得不到該有的父愛憤而離家出走, 諷刺的是零本身不喜歡將棋, 他撒謊稱他喜歡是為了可以有人照顧, 有依賴的家, 他是為棋而活, 他下棋心態是只求勝利, 博取父親歡心, 自他的棋藝破壞了寄養家庭和諧後他慚愧獨居, 閒時站在露台看河水, 接寒風, 斗室陰霾冰封了他的心, 直至隔了一河的川本家長女川本明里把醉倒的零帶回家照顧, 他睡覺的地方後方黑貓倚著入眠, 他甦醒過來橘色的和暖覆蓋了零的身體, 他尚未潔面刷牙, 大姊匆忙的帶三妹桃上學, 二妹也連跑帶跳的出門, 姊妹儘管急於上街, 語氣急速, 她們還是用詞懇切的拜託客人回去時管好鑰匙, 川本家的一輛急速搶白讓零有點不知所措, 他那刻感到家人互相扶持、 關懷的春日暖洋卻溫暖了其怕生、 被動, 總是怕做了傷害他人的舉動, 以及說了傷了他人心的話性情, 這是生活的感覺, 活著的感覺。好一個體貼入微的明里大姊, 她在超級市場發現把各款方便麵放入籃子的零, 她聲音甜美的以稍帶挖苦語氣說小子你討厭姊姊做的菜嗎? 她言下之意是方便麵不能做為恆常食物, 有那麼美, 這麼甜的姊姊給你做家常好菜不好嗎? 不要再多吃無益麵條了, 有空可造訪吃飯, 零是願意聆聽別人好言的人, 只要是好的建議, 加上對方再三相勸, 口硬心軟的零自會聽從, 做該做的事。

除了將棋, 我什麼也不是! 零扭曲臉孔仰天咆哮的自怨自艾是他不能不踏著敗方屍骨攀上棋壇高峰的苦道!

聽了揪心, 將棋角逐猶如兵不血刃戰場, 一句[我輪了]不只是步出會場, 父親不敢拿聖誕禮物回家、 代表家鄉出戰滿載村民期待棋手的光宗糧祖也會隨著拉開趟門聲音宣告失敗。

零孤單, 但他有川本三姊妹關懷, 衣食不缺; 他有小胖二海堂晴信的鼓勵, 有志同道合的島田開等棋手互相切磋, 他不是那個香子形容是裝可憐博取他人同情的喪家犬, 桐山零, 他是經常複印對手過往戰績, 日夜研究的百戰不殆棋手, 零不是奕棋機器, 他有感情, 他在風沙刮吹樹葉街道把安井學有意遺留物品交付是他要對手別要為了敗局放棄親情的一番善心。

Patrick Chan寫於2017年11月8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3月的狮子 前篇的更多影评

推荐3月的狮子 前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