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情人 双面情人 6.7分

欧容这次照的镜子,太亮瞎了

Luc
咱一提起弗朗索瓦•欧容,就会想到那张帅气的面容和那些追求惊悚的奇情,《双面情人》果然又是一部“辣眼睛”的新作,欲望在外,心魔在内,非如此不能破茧求生。其实欧容这些年并没有沉溺于此,《双面》之前的几部作品,《弗朗兹》,《登堂入室》和《花瓶》中,欲望的驱动被放到了次席,尤其是在《弗朗兹》的黑白画面里,欧容几乎是在效仿哈内克的《白丝带》,用一部“禁欲主义”的悼词,来抚平战争的创伤。当然,这是时代背景的巨大差异,百年前的年轻女性受到传统价值观的束缚,无力去追求纯粹的感官刺激,所有的暧昧和好感都若隐若现,不像《花容月色》里的伊莎贝尔和《双面》里的克洛伊,带有强烈的“肉体”探索性。而这两个角色,都属于年轻的玛琳娜•瓦科特,两年后的她,剪去了长发,凸显了中性化的坚韧,这也是欧容一直在新生代演员中寻找的特质。

从去年的威尼斯到今年的戛纳影展,相隔半年即推出两部风格迥异的作品,欧容的创作力可谓旺盛,才情更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可前后脚上映的这两部作品,依然没有摆脱“时高时低,褒贬参半”的评论魔咒,《电影手册》的“一分差评”和《当代女性》的“五分好评”并存。在法国影评人看来,《弗朗兹》的深情不舍...
显示全文
咱一提起弗朗索瓦•欧容,就会想到那张帅气的面容和那些追求惊悚的奇情,《双面情人》果然又是一部“辣眼睛”的新作,欲望在外,心魔在内,非如此不能破茧求生。其实欧容这些年并没有沉溺于此,《双面》之前的几部作品,《弗朗兹》,《登堂入室》和《花瓶》中,欲望的驱动被放到了次席,尤其是在《弗朗兹》的黑白画面里,欧容几乎是在效仿哈内克的《白丝带》,用一部“禁欲主义”的悼词,来抚平战争的创伤。当然,这是时代背景的巨大差异,百年前的年轻女性受到传统价值观的束缚,无力去追求纯粹的感官刺激,所有的暧昧和好感都若隐若现,不像《花容月色》里的伊莎贝尔和《双面》里的克洛伊,带有强烈的“肉体”探索性。而这两个角色,都属于年轻的玛琳娜•瓦科特,两年后的她,剪去了长发,凸显了中性化的坚韧,这也是欧容一直在新生代演员中寻找的特质。

从去年的威尼斯到今年的戛纳影展,相隔半年即推出两部风格迥异的作品,欧容的创作力可谓旺盛,才情更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可前后脚上映的这两部作品,依然没有摆脱“时高时低,褒贬参半”的评论魔咒,《电影手册》的“一分差评”和《当代女性》的“五分好评”并存。在法国影评人看来,《弗朗兹》的深情不舍,恰好衬托出《双面情人》的纵情无度;观众也更有感于前者的悄然伤逝,而非后者的一味反转。不过,把这两部作品放在一起看,还是能发现欧容的创作惯性:双线叙事,主诉视角都是女性,多次游弋在两个男性角色之间,感受替代者的欣慰,惊异于最后的“秘密”。甚至在两部影片中都出现了博物馆,从卢浮宫到当代美术展,从马奈的《自杀》到内脏的雕塑,不过是把女人的心潮凝结成展品,给观众以巨大化的视觉读解。

《双面情人》一开场就是个惊世骇俗的特写,直白的堪比凯瑟琳•布雷亚作品,此处可借用经典女权主义剧作的名头,也呼应了结尾处医生揭示的谜底。片中克洛伊一直在探究自己的身体,精神压力的根源,正是来自于对“双生”的痴迷。她试图通过异性交往和生育押宝来找到答案,毕竟,从医学角度看那也是产道,享受的结果往往就是升为人母。但是与自己母亲的隔阂,一直作为心结潜伏在她体内,克洛伊去“探访桑德拉”的过程,就是这种童年阴影的具象化呈现。那个病床上形如枯槁的女孩,母亲的咒骂,都围绕着“双胞胎”的假设:克洛伊的“假孕”惶恐,产下的并非是自己的女儿,而是从未成型的姐妹,这种原本只是生理上的异常现象,被赋予了道德上的伴生关系。欧容在《新女友》的“性别互换”之后,探讨的“母女”与“姊妹(兄弟)”的错位,再次把家庭的伦常关系打乱,又重新组合了一遍。

La Fémis科班出身的欧容,虽然师法的是莫里斯•皮亚拉,对惊悚的酷爱却延自希区柯克,亨利-乔治•克鲁佐和夏布洛尔,在《双面情人》里的几场探究欲望与身份的戏上,氛围渲染不输前辈。然而,靠臆想来反转前情,终归一种危险的叙事伎俩,假如无法像《穆赫兰道》那样做到梦境与现实一一对应,等观众猛然醒悟时,不一定会赞叹作者的脑洞,反而会有种上当受骗的气恼。在《双面情人》里大部分场景和矛盾冲突都是写实的,女主角提出了几次质疑(譬如对于哥哥路易的存在性),观众打一开始也是怀疑的,但导演已经用细节来证明了真实性。卧室和酒后的情节很好分辨,女主角陷入了幻想,可到了接打电话时,客厅里的弟弟,话筒中的哥哥,分明就是最正常不过的情感连续剧,然而到了最后,欧容依然告诉你:那些辩解和调查也是不存在的!通过结局来反推,整部影片中就没几处是真的,也就是说,克洛伊压根就没去过什么路易的诊所,更没有被骗去餐厅,一切的一切,都是她上班时独坐在椅子上的白日梦。

这样的解释太颠覆了,以至于某些逻辑上无法自洽,较真的影迷甚至会气馁,“为了反转而推倒重来”,欧容的水准本不该如此粗放。可片中那些镜头,却又是如此精致,克洛伊进入路易的诊所时,大厅镜子中的六个身影,随着脚步融为一人,继而升入螺旋状的楼梯,欧容把剔除多重人格,深入内心的喻意,拍得极富韵律感。同十几年前的《泳池情杀案》一样,欧容大量使用镜子来剖析角色,除了常见的自我审视,还验证了所谓孪生兄弟的“镜像对称”:路易是左撇子,保罗就是右撇子;路易发迹向左,保罗向右;路易粗鲁野性,保罗冷静温柔...这一切都在最后的枪声中被击碎。崩溃的女人用子弹来决定情人——这场高潮戏看上去有些“狗血”,可想想《朱尔与吉姆》里让娜• 莫罗也是这么干过,保不准这又是欧容在向新浪潮致敬。

“最令人伤心的是,人人都以为我是活下来的那个,其实活下来的是我兄弟,淹死的那个才是我。”这是马克•吐温调侃双胞胎的笑话,此类题材早已被影视文学挖掘过,外貌上的相似和所谓“心灵感应”,被用来炮制各种悬念和误解,就连“女病人同时爱上两位孪生医生”的设定,也曾被柯南伯格用在了《孽扣》里。欧容则隐晦的转化了女人的自主性,加入了“身体中另一个自己”的偏执,把性格上的分裂寄托在了男友身上,强化成了一遍遍的身体征服。

相比之下,杰瑞米•雷涅尔的表演有些遗憾,一人分饰二角,却没有期待中的出彩。路易和保罗的外表区分只靠发型和眼镜,性格上又处理得太极端,哥哥霸气如强奸犯,弟弟却又“爱妻”到尴尬的姿态,两者都显得不够真实,没能立起来。为了强调片名中的“Double”,欧容几乎给每个角色都设计了“孪生”的双面性,女主(克洛伊/桑德拉),男主(路易/保罗),母亲(现实中的克洛伊之母/梦境中的申克太太),就连心理医生和妇产医生都是同一人饰演的,演员表上的排列太整齐了,整齐的甚至有些刻意。而这种《穆赫兰道》式的弗洛伊德对照,也造成了一个关于梦境和现实孰先孰后的疑惑:克洛伊假如不了解“吸收孪生细胞”的知识,怎会在梦中把灰猫变成了花猫?抑或整部影片不过是揭开了梦境的一角,玻璃窗外的那个女人,才是另一层梦境的开始,细思恐极,诺兰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双面情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双面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