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2049》的命运意不意外?别忘了原作就是一场意外……

架空
2017-11-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上映之前,《银翼杀手2049》在院线调查“CinemaScore”中得到了“A-”,甚至高于《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的“B+”。

电影票预售网站Fandango的数据也显示,《银翼杀手2049》上映前一周的预售票房已大幅超越《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与《地心引力》这样的卖座科幻片,提前场的票房甚至超越了《火星救援》。

似乎,人人都在期待《银翼杀手2049》,看起来,这部电影将创造票房奇迹。

然而,截止11月1日,《银翼杀手2049》在北美的票房总计8287万美元,全球总票房2亿2447万美元。

怎么会?它明明被誉为史上最佳续集?!这样的结果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不过,其实《银翼杀手》系列,就没符合过预期,每次都让人大跌眼镜。

回首当年,上映于1982年的《银翼杀手》,本来是冲着商业科幻大片拍的,最后却意外拍成了神作。

原意是拍个酷炫大片

《银翼杀手》的导演是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是标准的好莱坞创作体制内导演,能拍科幻片(《异形》、《火星崛起》),能拍史诗片(《角斗士》、《天国王朝》),能拍剧情片(《末路狂花》、《谎言之躯》),在不破坏商业法则的情形下,又能拍出具有自身强烈风格的作品。

雷德利·斯科特与哈里森•福特在片场

1980年,雷德利刚刚拍完《异形》,正展开对科幻文学巨制《沙丘》的改编拍摄。但这时,雷德利的长兄突然去世。

由于《沙丘》的调子太低沉晦暗,制片进程也缓慢,处于长兄去世悲痛之中的雷德利,觉得拍《沙丘》精神上撑不住。所以他选择了接手《银翼杀手》,想着拍一部快节奏的商业片。

而且,《异形》的预算为890万,《银翼杀手》的预算为2000万。雷德利曾说,一部影片的规模越大,预算也就越高,就必须考虑到更多观众的需求,拍得更加简单易懂一点。

所以,在拍《银翼杀手》时,雷德利完全没想着要深度。他原本的计划,是拍一部《重金属》系列漫画范儿的特摄影片。

《重金属》杂志创刊于1977年4月,内容以较成人化的科幻和奇幻作品为主,常常刊载一些与死亡、性爱相关的作品。说白了,就是很黄很暴力。

为了《银翼杀手》能有这种酷炫范,雷德利还要求剧本最开始的编剧汉普顿•范彻(Hampton Fancher)多增加一些室外的戏份,真实地塑造一个技术能力已经足以制造复制人的世界,不然就变成“意识类科幻片”了。

综上,雷德利是真心想拍个酷炫大片。

意外搞出赛博朋克

前面说了,《银翼杀手》的预算是2000万美元,然而到了实际拉经费的时候,投资方接连退出。前期只拉到800万美元就开拍了,后来才不断追加。

剧组预算吃紧,所以不可能像大制作一样,在城市里实景拍摄。没办法,只好到华纳片场的露天场地去拍。但是,华纳公司的场地并不大,而且周围还围绕着一坨坨小山包。

在华纳兄弟公司露天场地的纽约老街布景基础上搭建的《银翼杀手》布景,俗称“雷德利屯”(Ridleyville)。

本来露天布景而不是实拍,就会有种不真实感,而周围那圈山包,如果要在后期用特效抹去,也是一大笔钱。

还有,由于没钱做道具,远景部分用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充当建筑物。比如另一部电影拍摄用的火箭,上面粘了一堆天线和杂物。

所以,雷德利干脆决定,把所有的镜头都锁定在夜间的雨天。为防远景穿帮,就再在雨夜基础上,加上烟雾和照明,以此虚化背景。

想想那些对《银翼杀手》赛博朋克美学风格的描述:漆黑的天际线,阴冷的雨夜,雾气中若隐若现的楼宇……

雷德利表示,我的意图其实是都遮住,都盖住,让你们看不清楚。

意外凑出了神团队

《银翼杀手》被誉为赛博朋克电影之父,除了整体阴冷的画面基调,还因为其呈现了未来都市的视觉风格。

《银翼杀手》的概念设计师是塞德·米德(Syd Mead)。如今,他是好莱坞享有盛誉的未来派画家,擅长于描绘未来世界的景象,参与过《异形2》、《逃出克隆岛》、《2012》等一系列经典科幻电影的前期设定工作。

不过,在1980年时,他仅仅为《星际旅行:无限太空》画过电影制作插画,在电影行业初出茅庐。

雷德利请他来,只是为《银翼杀手》设计载具而已,因为他曾经是一位平面设计师,为联美钢铁等企业绘制产品目录,有扎实的车辆载具设计经验。

塞德·米德为《银翼杀手》设计的载具概念图

塞德·米德的雇佣合同只签了几天,日薪是1500美元。

但是,他的作品征服了雷德利·斯科特,最终被委以越来越多的重任。片中的建筑物、街景、车辆、房屋内饰、枪械、床铺及小道具的设计,都出自他的手笔。

塞德·米德为《银翼杀手》设计的建筑概念图

《银翼杀手》有如今经典地位,配乐也是功不可没。《帝国》杂志曾说——“当代几乎所有电子音乐家的灵感皆缘自1982年《银翼杀手》开场的那十五分钟!”

《银翼杀手》原声带35首年纪念版

《银翼杀手》的配乐师是范吉利斯(Vangelis),现在被评论家评为最伟大的电子音乐家之一,被誉为“电子乐界的柴可夫斯基”。

当初,雷德利选择和范吉利斯合作,源于他俩1979年的合作,他们一起为香奈儿5号香水拍了一个广告,主题是“Share the fantasy(分享精彩)”,彼此有所了解。

香奈儿广告截图

就制片方来说,1981年,范吉利斯凭借《烈火战车》获得当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选择范吉利斯,能让《银翼杀手》的阵容显得更加强大。

《烈火战车》剧照

谁知道,范吉利斯不止是一个优秀的配乐家,更会在未来成为电子音乐大师呢?

当然,《银翼杀手》本身奇异的风格,激发了范吉利斯的灵感,影像和音乐互相影响渗透,造就了这部“电子音乐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的电影配乐杰作。

演员的意外发挥

荷兰演员鲁特格尔·哈尔(Rutger Hauer)在《银翼杀手》中饰演的反派罗伊·巴蒂,是电影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他不仅成功演绎了这个影史留名的反派角色,其即兴创作也使电影更为增色。

比如,“雨中泪”是影视留名的经典镜头,这段的成功,归功于哈尔的再次创作。

他觉得剧本上罗伊·巴蒂在死亡之前的台词太生涩,于是擅自砍掉了原来剧本上的一些词,加上了最后两句:“所有这些时刻终将流失在时光中,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时刻到了。”

不过,在1980年初,雷德利找上门来之前,哈尔手上本来有另一个电影剧本《从海底出击》,如果他同意出演那部作品,就没法出演《银翼杀手》了。

但是,《从海底出击》的合同中写道,拍摄预计需要14个月的时间,哈尔的角色是一个德国纳粹军官。在此之前,他刚在和西尔维斯特·史泰龙合作的《夜鹰》(1981)里,演了一个德国恐怖分子。

1981年德国电影《从海底出击》截图

他不想投入一年多的时间,去演一个重复的角色,还有被定型的风险,所以最后还是推掉了《从海底出击》。

看到雷德利展示的塞德·米德的概念画稿,听到他对复制人的深刻诠释,哈尔被打动了,欣然加入。

反派的选角是一拍即合,但主角的敲定,却经过了变动。

最开始,剧组是极力邀请达斯汀·霍夫曼来参演的,双方都谈了大半年了,到了1980年秋,由于达斯汀对剧本和设计插手过多,和剧组矛盾重重,最终退出。

1979年美国电影《克莱默夫妇》剧照

这时,制片人提出,哈里森·福特更符合剧本中那种独行猎人气质,而且《星球大战》(1977)让他人气正盛。

《星球大战》中的哈里森·福特

也幸好,哈里森·福特正好拍完《夺宝奇兵》,档期空闲。并且,他不愿被定型为主流英雄形象,希望接一个有深度的角色来挑战自我,于是接下了这个角色。

不料,影片开拍后,福特对影片也有自己的想法,常常和雷德利争执,两人矛盾重重加深。而这种矛盾,却又为电影增添了一重魅力。

《银翼杀手》的主角戴卡徳是复制人还是人类,是影史上的一段公案。这个公案背后,是主演和导演的分歧:雷德利认为戴卡徳是复制人,而福特认为戴卡徳是人类。这造就了电影的不同版本。

比如,在电影中,戴卡徳梦见了独角兽。这个不同寻常的梦暗示着他是复制人,记忆是植入的。而福特对这些暗示镜头十分不满,在片场争执未果,甚至绕过雷德利找到工作室,要求减掉这些暗示镜头。

工作室怕电影拍得太晦涩,观众看不懂,也强行让雷德利减掉了这些镜头。到了1992年的导演剪辑版,雷德利抓住机会,把独角兽镜头又塞了回去。

戴卡徳无法确定的身份,诠释了《银翼杀手》的核心内涵:“什么是真实”。而影迷们对不同版本的讨论和争议,也使电影本身成为一种现象和潮流。

意外升华了电影

当电影最终拍摄完成,也仍有一个意外因素——旁白和大团圆结局的取舍。

经常为人忽略的一点是:《银翼杀手》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七部。它有着七个不同的版本:试映原带版(1982)、圣地亚哥内部试映版(1982)、美国院线公映版(1982)、海外院线公映版(1982)、美国电视电台版(1986)、导演剪辑版(1992)、终极剪辑版(2007)。

1982年的院线公映版,票房口碑双扑。除了人们对影片黑暗风格接受不良,最重要的是,在最初版本基础上,添加了多余的旁白和大团圆结尾,狗尾续貂,使得电影成为平庸之作。

而到1992年推出剪掉旁白和大团圆结尾的导演剪辑版之后,随着评论界对《银翼杀手》的重新审视和评估,它由一部原本被小范围推崇的“视觉系”神作,渐渐地位升华为广泛认可的影史经典。

回溯当初,之所以会推出导演剪辑版,确实是一场意外。

1990年5月,一个专门放70mm作品的电影节上,放映了第一个版本的《银翼杀手》。没想到,这个试映原带版大受影迷欢迎,蜂拥而至的购票队伍从影院门口排到了街尾。

从中,制片商看到了发行新版本的商机,于是就要求雷德利剪辑一个没有独白和大团圆结尾的电影版本。雷德利无暇分身,直接授权片方剪辑,自己只做审核,就这么出来了1992年的“导演剪辑版”。

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导演剪辑版”,之所以减去大团圆结局和旁白,纯粹出于影迷的意愿。

慢着,难道雷德利自己想要大团圆结局和旁白吗?不全是。

大团圆的结尾,的确违背了雷德利的意愿,所以他也隐晦地表达了抗议——他打电话给库布里克,借了点《闪灵》没用上的航拍素材,放在了《银翼杀手》的结尾。

不过旁白的情况不是这样。

原本雷德利就想在电影中加入旁白,他想要的是《现代启示录》的那种风格,一种抒情的、街头诗人般的气质。

《现代启示录》中的著名独白,2005年美国电影学会评选的“美国电影百佳台词”中,排名第12位。

然而“我们费了不少心思,想写出这个调调,但总是找不对感觉”,于是最后无奈删去了大部分旁白,只留了一句,出现在罗伊·巴蒂死后。

这是《银翼杀手》的第一个版本,试映原带版,出现在丹佛和达拉斯的试映会上。但是试映会反馈十分糟糕,观众普遍觉得剧情难懂。

所以,片方要求加入一些纯粹用于阐明剧情的旁白,甚至专门聘请了一个侦探剧写手来写这些台词。

而这些旁白解释得过于清楚,完全破坏了电影的意境。比如,在罗伊·巴蒂死后,戴卡徳旁白说:“我不知道他为何救我,也许在最后一刻,他比以前更热爱生命,不仅是他的生命,也包括任何人的生命,我的生命。他的问题与我们每个人的问题也都一样,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我将会活多久?我所能做的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他死去。”

这样的旁白当然完全不符合雷德利的预期,而哈里森·福特也极其讨厌这些旁白,后来还亲口承认,在配音旁白时没用心,随便念念。

所以,《银翼杀手》之所以会成为一部没有旁白的电影,是源于意外:想要的旁白没写出来,而硬塞的旁白,影迷和导演都不想要。

但《银翼杀手》本身,是否因为没有旁白而更加出色?

在1995年中,BBC台放映了《银翼杀手》。雷德利这才好好坐下来,看了这部所谓的“导演剪辑版”后,他认为,“剧中的旁白被全部删去,这让影片更为精彩。”

《银翼杀手》意外封神,《银翼杀手2049》则意外赔本。新老《银翼杀手》,似乎都牟足了劲,要让人大吃一惊。

而这些意外,也正是《银翼杀手》系列的魅力所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