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6.2分

观《白鹿原》丨寡妇,农民与狗

Summer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白鹿原》的影视改编,如十世单传的婴儿,尚未出世即口耳相传满怀争议,待一生下来,便想看的不想看的,能看的不能看的,全说亮话了;放一放,你且回过头来看它。
 
1
电影对文学的改编,势必就其故事、语言、情节进行节选、压缩与简化,以突出个别人物与主线,便于观者捕捉要旨。一开始就是打着对优秀作品进行删添改的主意,改编电影往往吃力不讨好,因为注定无法完满。

一来,原著党是极难应付的,毕竟,最美不过想象。
二来,看电影的人不管之前看没看过小说,都将此作为一部独立作品进行鉴赏,宽容度相应降低,更加挑剔其还原度与完整性。

而问题在于,此时观众的第二落点应从「如何改编文学电影」,转向「观众最终通过电影看到什么」。进一步说,作为一部中国现实主义的历史剧呈现给普罗大众,小说中能被看到而在影视中被看到的、不能被看到而在影视中被「减」掉的是什么,这或许才是具有分析价值的观后感。
 
通常来说,人价值判断的尺度取决于主流世界的道德审查,因而每个人都有基本的三观与判断;就小说而言,如果主题平淡、内容保守,那么观者很难对人物进行是非好坏的判定。

比如,导演指示的是A,演员呈现...
显示全文
《白鹿原》的影视改编,如十世单传的婴儿,尚未出世即口耳相传满怀争议,待一生下来,便想看的不想看的,能看的不能看的,全说亮话了;放一放,你且回过头来看它。
 
1
电影对文学的改编,势必就其故事、语言、情节进行节选、压缩与简化,以突出个别人物与主线,便于观者捕捉要旨。一开始就是打着对优秀作品进行删添改的主意,改编电影往往吃力不讨好,因为注定无法完满。

一来,原著党是极难应付的,毕竟,最美不过想象。
二来,看电影的人不管之前看没看过小说,都将此作为一部独立作品进行鉴赏,宽容度相应降低,更加挑剔其还原度与完整性。

而问题在于,此时观众的第二落点应从「如何改编文学电影」,转向「观众最终通过电影看到什么」。进一步说,作为一部中国现实主义的历史剧呈现给普罗大众,小说中能被看到而在影视中被看到的、不能被看到而在影视中被「减」掉的是什么,这或许才是具有分析价值的观后感。
 
通常来说,人价值判断的尺度取决于主流世界的道德审查,因而每个人都有基本的三观与判断;就小说而言,如果主题平淡、内容保守,那么观者很难对人物进行是非好坏的判定。

比如,导演指示的是A,演员呈现的是B,剪辑传达成了C,观众接收的只有D;面对一个人性复杂、令人又爱又恨的角色如何断言他/她是良是恶?

再比如,我们在观看影视剧时经常通过有明确倾向的配乐,来判断接下来情节的演变是好是坏;如果场外因素过于寡淡,那么可供判断的信息将完全取决于个人而非设定背景。
 
社会心理学上将「人们倾向于以性格来解释人类行为」称为基本归因偏误,即将自己或他人行为完全归诸于人格因素,以至于低估社会影响力的倾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获得一种虚假的安全感并降低防御性,并更容易受到社会影响的伤害。若未能充分认识情境的力量,会使我们倾向于将复杂的情境过于简化,有碍于我们了解许多人类行为的起因。
 
好比我们对待一个人的第一印象极容易形成标签,下次看他/她就再难去标签化了。看小说改编成电影也是一样,初初看完小说我们对于重要角色会有几个粗糙的描写词语来记忆:如,白嘉轩的责任与局限,白孝文的反抗与放纵,鹿子霖的阴险与狡诈…影视版《白鹿原》的出现,呈现的是一个个鲜明的血肉的真实的生命,每个人的所求而不得便显得顺理成章了。
 
2
“电影运动的本质是减法,电影把其他艺术的片段从原有运动中抽取出来,使其摆脱原来的运动,在电影中形成新的运动。”
 
影视版《白鹿原》被公认为严肃良心正剧,其成功在减不在加,不管是影版改编小说的技法还是剧版对性爱神鬼的缺省。单看影版《白鹿原》,其执行减法后的丰富性不亚于填充枝叶后的张力;观与《白鹿原》同一历史时期的文学电影,若无青年偶像的恋爱桥段,难免显得单调、肃穆与静态。
小说的戏剧部分与历史主题,或荒诞或庄重,其平衡的代价是文学与电影间的妥协,不仅表现为故事对市场的臣服,还包括规避了「封建迷信」「神秘主义」在政治上的风险,完成了播出使命。如:
 
①从“魔幻现实主义”到“现实主义”,从“神秘主义”到“保守主义”

魔幻现实主义,即「故事的因果关系常常不符合现实状况」。从莫言先生的《檀香刑》到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其魔幻之处往往是该一历史时期最为“封建迷信”时,乡民将人的生老病死和田的长势兴衰寄托于天地神鬼,排解内心的恐惧与无奈,聊以慰藉。
 
“这时候,远远近近的村子热烈的流传着远不止命硬的关于嘉轩的生理秘闻,说他长着一个狗的家伙,长到可以缠腰一匝,而且尖头上长着一个带毒的倒钩,女人们的肝肺肠肚全被捣碎而且注进毒汁。”

“一只雪白的神鹿,柔若无骨,欢欢蹦蹦,舞之蹈之,从南山飘逸而出,在开阔的原野上恣意嬉戏。所过之处,万木繁荣,禾苗茁壮,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疫麻廓清,毒虫减绝,万家乐康,那是怎样美妙的人乎盛世!”
 
白嘉轩拾得仙草,后迁父陵墓生活富足;田小娥之死被妖魔化,附身鹿三诉说冤屈;朱先生通晓礼法政治,预见近乎妖…因而原著中染上神秘色彩的人与事在影视剧中被相应减法,种种「政治不确定性」的风险在保守的呈现下显得安全起来。

不同于好莱坞近几年来接连翻拍续集的「保守」态度,影片的保守更像是追求原旨下委曲求全的决心——以适当的「减」换取作品的完整度,得以有观者所能看到《白鹿原》。
 
另外还表现在影视版对于性爱剧情的阉割,少了“性”对于《白鹿原》而言原始的颜色与张力。

“小女人一丝不挂站在门里,随手又轻轻推上门闩,转过身就吊到黑娃的脖子上,黑娃搂住她的光滑细腻的腰身的时候,几乎晕眩了。他现在急切地寻找她的嘴唇,急切地要重新品尝她的舌头。”
#高中看过莫言作品后羞耻着羞耻着就习惯了,权当荤素搭配吧#

说实话,原著中对于性的详细刻画,语言粗糙毫无美感,是直落落的欲望。说起来,刚开始我一是不解,二是觉得没有必要,三是内心躁动的窥探。
 
从孝文的年少贪色讲到他后来的放纵潦倒,从小娥的勾引偷情讲到她后来的厮混折磨,或许除了「政治」外,「性」所承载的境界有更多:
对自由和幸福的希冀——鹿兆鹏追求自由恋爱婚姻自由,不与冷家大姐儿同房;
利用身体进行诱惑的武器——田小娥受鹿子霖教唆,为报复白嘉轩勾引白孝文通奸;
“见了女人就走不动”的德性——鹿子霖与原上各村的俏丽女人相好,干娃们几乎可坐三四席;
……

通过“性”,头朝黄土背朝天的乡民释放天性维持心理健全,那种“在情欲和放逐中洋溢着的野性的生命力”,就这一点讲剧本删减无可厚非。
令我反而意识到,那个年代的人对待“性”的观念如此粗暴简单,田地与后代是人生中唯二重要之事,他们的理所当然反使我们的闷骚与羞怯显得猥琐。
 
Youtube上有人将影版《白鹿原》称为“一个寡妇与一群农民最原始的欲望的躁动”,这是因为田小娥作为电影改编的核心,原著中她的放荡风骚被淡化了,以她为情节推动的支点带动了整个白鹿原。对鹿子霖是恨,恨他唆使错害好人白孝文;对黑娃是既歉又怨,通奸怀孕是黑娃抛家离乡后的无奈…

此时我发现很难去界定个中角色,该同情、欣赏还是憎恨田小娥?该厌恶、可怜还是惋惜白孝文?反过来讲,他们只是一对贪慕声色的饮食男女,又恰好不为世道所容,何苦来。
②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心灵。

说田小娥。

“你们男人把我当啥了?”
 
风情而不媚俗,漂亮但不聪明,这样的田小娥是有本钱的。

孔子曰:随心所欲不越矩。白嘉轩的七房老婆对于性爱充满主动与欲望,但这是闺房之乐实属正常;而小娥越了,且与黑娃私奔;
白孝文之妻因丈夫贪色而被奶奶白赵氏、母亲仙草威逼劝导,发现丈夫偷情反被毒打,“像拖死猪似的拖回家去”,最后在灾年饿死;而“公认的烂货”小娥却在鹿子霖与白孝文的接济中活下来了;
鹿兆鹏发妻冷家大姐儿未能禁欲免俗,染上了荤淫病,开始勾引公公鹿子霖,寂寞得疯了;而小娥却有过四个男人:郭举人、黑娃、鹿子霖、白孝文。
 
一个求欲不得,一个禁欲不成,小娥的欲是自由的;如果说《白鹿原》有三类女人,那么白鹿两家媳妇是一类(传统女性),白灵等女大学生是一类(革命女性),田小娥是一类。

再说白灵,她的两段爱情都与政治捆绑,可以说一生都是是信仰和纯粹的。她们都走出了所处环境千女一面的悲哀,但却走不出为人所杀的悲惨。一个为传统所害,一个被新潮所杀,纵然二人差别很大,结局却会相同。
 
不过我倒觉得,不必指摘小娥,诚如张爱玲所说:正经女人虽然痛恨荡妇,若有机会扮个妖艳贱货的角色,没有一个不跃跃欲试的。
 
再说黑娃。

“你的腰,太硬太直…”
 
黑娃作为原著中最具异质感的人物而存在,其个性与事迹充满争议。没有同白鹿两家儿子一般接受学堂教育(小时上过,后辍学),反而舍白家外出做长工;没有「感恩戴德」地接受白嘉轩的包办婚姻,反而与郭举人家小妾田小娥偷情;没有蛰居村外与媳妇过安稳日子,反而参加暴动失败后落草为寇…

可以说,黑娃是这部“民族秘史”中最具野性和不羁的角色,他首次冲破了白鹿原上压抑着的传统宗族文化,在他身上可以看到人性自然,也同样存在许多矛盾。

对白嘉轩这个严肃却厚道的东家兼族长满心厌倦,逃离白家,后打断其背;
对与田小娥厮混的白孝文,化释嫌疑,推心置腹…
或许从人物的独立人格思考,一切有迹可循,但在正统的伦理下便显得摇摇欲坠了。
 
#对白嘉轩公然顶撞的后辈,如白孝文、白灵、黑娃等都是原著中极具反叛精神的角色,也恰好反映了他身上压抑着的与自由民主相悖的封建迷信。#
 
3
没看过剧版《白鹿原》,零散地看过几个片段,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白灵与兆海、小娥与孝文出场时的青年偶像气质与字正腔圆的陕普依旧表明,对于青年演员来说面相气质和台词功底十分重要。
对于一个有代表作的演员,我们往往会直呼他/她在剧中的角色名,如「小燕子」「郭芙蓉」等。这或许会成为演员生涯上的难以跨越的桎梏,但有本事的演员是可以撕掉这一固有印象,演什么像什么的。而对于一个连代表作都没有的演员,我们往往会直呼其名,如「AB」「吴亦凡」等。

如何透过年轻精致的外表,还能感受到另一重标签下的性格,这或许才是青年演员们应该孜孜以求的。
李沁的演技在《楚乔传》中我眼前一亮,但私以为剧版《白鹿原》中,气质清冷婉约的她更适合白灵——满脸的革命意志,随时赴死的决心。

孙铱的白灵,呃,将聪明单纯的革命女战士演成了可云。

翟天临的白孝文一脸老实相爆发的表演真的很棒,他的面相特招我喜欢,推荐《军师联盟》的杨修。

很多人写着写着就忘了,就此著笔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影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