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者的记忆法,剧情分析

孤独的幸存者
2017-11-0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写两句自己的拙见。



前方剧透预警。



起初刚刚看完电影的时候,也觉得结尾无非是主角金炳寿又一次失忆,忘掉了自己已经杀掉了坏警察。但后来拉片的过程中,还是发现了很多解释不通的细节。



首先,结尾检察官给金炳寿出示的日记中写的是闵泰周“这家伙是杀人凶手”,这里显然是在指控闵泰周是杀人凶手。



但是影片中段,为了嫁祸于金炳寿,闵泰周明明已经修改过他的日记,虽然画面里显示的应该不是同一个地方,但按照正常人的做法来分析,闵泰周一定会浏览全部日记,把所有不利于他的指控全部删去,不会删掉一处留着一处,这显然很弱智。再加上金炳寿会失忆,所以他不会将日记改回之前的内容。这一点明显的矛盾,让我开始怀疑坏警察闵泰周是否真的存在,是否是金炳寿脑海中产生的幻觉?





在拉片过程中,注意到一件很重要,影片却没有给出解释的地方。

金炳寿的姐姐为什么会自杀?

在影片中后段的地方,我们得知去当修女的姐姐其实是不存在的,都是金炳寿脑海中产生的幻觉,这一点的真实性通过女儿恩熙的话得到了证实。



而就在这之前,姐姐的幻觉曾经出现在金炳寿的家中抱着弟弟痛哭。



紧跟着下一个镜头给了门口的两双鞋,在这部电影中,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和意象。而对于剧情的分析,毫无疑问也要从鞋入手。

这里,左边显然是金炳寿的白色运动鞋,右边是姐姐的红鞋。



而影片开头,金炳寿的父亲实施家暴的地方,也有两个镜头给了门口摆放的鞋。



上图是第一个镜头,是在金炳寿回到家之前,此时家中有三个人,父亲、母亲、姐姐。

图片中能看到三双鞋,摆放杂乱,象征着复杂危险的家庭关系。中间的靴子是父亲的,当时的姐姐应该还是小孩,按理说不会穿的太成熟,所以右边的红鞋应该是母亲的,左边的蓝鞋明显是小码,属于姐姐。

这里还要说的一点是,中间的位置也象征着所谓的“一家之主”。这一点从下面这张图片也能看得出来。



这张图是第二个鞋的镜头,发生在金炳寿杀死父亲之后。杀掉了父亲的金炳寿性格开始转变,从之前的懦弱变得更加强势,“一家之主”的位置也留给了唯一剩下的男性成员。

这里能看到鞋的摆放变得很整齐,再加上图中的台词,显然,这一家子开始了一段很和平的生活。

到目前为止,是看不出姐姐有任何值得自杀的理由的。



再回到这张图,姐姐抱着弟弟哭时门口的鞋。



姐姐的鞋和多年前母亲的鞋是类似款式的,再加上姐姐近乎于母亲般的拥抱方式,金炳寿显然把姐姐这个形象当做了母亲,而一个成年男性为什么会把不是母亲的人当作母亲,从其身上获取一种类似于母爱的关怀?原因很简单,金炳寿从小就母爱缺失,没有从真正的母亲得到足够的母爱。



再回到影片开头父亲施暴的段落,有一个镜头很有意思,金炳寿刚刚到家,看到家里一团乱,镜头给了一个全景后,马上接金炳寿的第一人称视角。你可以看到镜头由下到上,扫过散落一地的饭菜,最后停到的是母亲手上拿的一只崭新白色运动鞋,和另一边父亲枕着的另一只沾了泡菜汁的白色运动鞋,根本就没看母亲一眼。(PS:这里还要说的一点是,日记中所记载的“泡菜汁”显然更像是母亲或姐姐的血迹,而运动鞋应该是父亲用来施暴的工具,是金炳寿的记忆模糊,才把血迹当做了泡菜汁。)




而在日记中,记载的也是鞋被弄脏和姐姐的瑟瑟发抖。




这里按照正常的逻辑,一定是应该更在乎家暴第一受害者,也就是母亲的安危,而不是一双运动鞋是否被弄脏,而仅仅由于运动鞋被弄脏就杀掉父亲,这个动机显然也不成立。

这里我能想到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金炳寿的记忆在作怪,他的记忆每提到和母亲有关的地方就开始闪烁其词,影片从头到尾提到母亲的地方少得可怜,完全比不上姐姐的戏份,关于母亲之后的交代也几乎没有。说白了,金炳寿不记得母亲了。

人会失忆有很多原因,其中一种解释是,选择性失忆是人类的自我保护机制在运作,人会本能的忘记潜意识里不愿意想起来的东西,这个东西有可能是对其伤害很深的一件事、一个人。

 

再回到修女姐姐抱着弟弟那一段,姐姐说的台词是,“就这样总忘掉记忆,会回到15岁之前啊,善良、无比单纯的我弟弟”。这句话虽出自假想的姐姐之口,但经过之前的分析,我们可以简单粗暴地把说这句话的主体换成母亲。也就是说,母亲希望儿子回到某个时间点(15岁)之前,这个时间点,不用明说也知道,就是金炳寿杀父之前。换句话说,母亲希望儿子没杀父亲。



结合金炳寿杀父之后的经历,能看出他在杀父后明显性情大变,开始频繁杀人,杀掉那些他认为该死的人,并乐在其中。这显然与母亲的意愿相悖。而每天朝夕相处之下,母亲和姐姐有很大概率已经发现了金炳寿杀人这个秘密,而金炳寿后来提到的“我们家开始有了和平”,应该就是从杀父到频繁杀人被母亲发现这一段时间。前文说母亲希望儿子没杀父,显然不是希望父亲还活着,而是把杀父这件事当成了儿子性格转变的导火索,希望没杀父本质上是希望儿子还是那个“善良、无比单纯”的人。



结合这些分析来看,真正的修女有可能不是姐姐,而是被儿子逼的无可奈何,又不忍心大义灭亲,索性一走了之的母亲。而姐姐自杀的真正原因,也许就是金炳寿杀人,再加上母亲的离家出走。金炳寿选择性忘记母亲,也一定和姐姐自杀不无关系。



说到这里再提回坏警察闵泰周,回忆一下他杀人的原始动机是什么?小时候遭遇家暴,为了保护母亲而杀父,又被母亲用电熨斗烫伤,从此恨所有女人。再加上两个人的杀人手法都是勒死,这些简直和金炳寿的经历如出一辙。很难想象编剧会把两个本无关系的角色的过往经历写得一模一样。



而金炳寿17年前终止杀人的原因是什么,不是因为良心发现或者杀腻味了,而是因为得了老年痴呆,也就是实实在在的客观条件限制了他去杀人,另一种说法,他想杀却不能杀了。

在这样的窘境下,一个比较合理的做法就是,把自己想象成另一个人,一个和自己有相同杀人动机的,身处壮年的,身体健康的杀人狂,打破了客观条件的限制,可以更加肆无忌惮,更加没有道德底线地去杀人。把自己对母亲的积怨全部发泄到其他女性身上,哪怕是无辜的女性。

只有当发泄的屠刀驾到了自己女儿的头上时,当事人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后面两个人的打斗戏,也可以看做是两个不同人格之间的斗争。而结尾雪地的戏份,也许就是金炳寿意识到了自己的另一个人格还在身体中觊觎着些什么吧。
30 有用
14 没用
杀人者的记忆法 - 豆瓣

杀人者的记忆法

7.6

3299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杀人者的记忆法的更多影评

推荐杀人者的记忆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