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魂记

Mr.江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唐人小说》里有一篇《离魂记》,说的是武则天年间,现河北邢台一对表兄妹王宙和张倩娘的传奇故事。

表哥王宙貌美风仪,天资聪颖,表妹倩娘端庄漂亮,无人能及。兄妹俩小时候就相互倾心,私定了终生。成人不久,她爹却将倩娘另许他人。王宙气不过,乘船远走京城。

当晚夜半,倩娘突然光着脚追到船上。一问才知,心属王宙的她,决定不管家人,要和表哥私奔。欣喜若狂的王宙当然同意,带着表妹躲去了四川。这一躲就是五年,两人还生了俩大胖小子,日子过得好不滋润。

有天,倩娘哭着对王宙说,私奔至今,和父母隔绝已有五年,想回家尽尽孝。王宙一听在理,就带着倩娘回到邢台。

王宙先去舅舅家谢罪,也大致说了说这几年的情况。舅舅一听懵了,说倩娘卧病在家好几年了,怎么会跑去四川。派人去看,倩娘果然坐在船上,神情欢愉,而且看见来人就问,父母可否安泰。

来人显然吓坏了 ,赶紧跑回家报信。一旁听说后,原本卧病在家的倩娘,喜笑颜开地从床上爬起来,梳妆更衣,也不说话。之后,这个倩娘走出房门,和船上的倩娘相遇,两人身型叠合,融为了一体。

2、《离魂记》故事挺简单,但讲述的东西,却很诗意烂漫。它让一段爱意,脱...

显示全文

1、《唐人小说》里有一篇《离魂记》,说的是武则天年间,现河北邢台一对表兄妹王宙和张倩娘的传奇故事。

表哥王宙貌美风仪,天资聪颖,表妹倩娘端庄漂亮,无人能及。兄妹俩小时候就相互倾心,私定了终生。成人不久,她爹却将倩娘另许他人。王宙气不过,乘船远走京城。

当晚夜半,倩娘突然光着脚追到船上。一问才知,心属王宙的她,决定不管家人,要和表哥私奔。欣喜若狂的王宙当然同意,带着表妹躲去了四川。这一躲就是五年,两人还生了俩大胖小子,日子过得好不滋润。

有天,倩娘哭着对王宙说,私奔至今,和父母隔绝已有五年,想回家尽尽孝。王宙一听在理,就带着倩娘回到邢台。

王宙先去舅舅家谢罪,也大致说了说这几年的情况。舅舅一听懵了,说倩娘卧病在家好几年了,怎么会跑去四川。派人去看,倩娘果然坐在船上,神情欢愉,而且看见来人就问,父母可否安泰。

来人显然吓坏了 ,赶紧跑回家报信。一旁听说后,原本卧病在家的倩娘,喜笑颜开地从床上爬起来,梳妆更衣,也不说话。之后,这个倩娘走出房门,和船上的倩娘相遇,两人身型叠合,融为了一体。

2、《离魂记》故事挺简单,但讲述的东西,却很诗意烂漫。它让一段爱意,脱离实体,独自生长,又在获得慰藉后,回返本身。真实与虚假、过去与现在,自然地合而为一。

看《银翼杀手2049》的时候,总觉得它的精神内核,隐约带着点《离魂记》的气息。

福特扮演的老版银翼杀手,与女复制人谈起了恋爱,情到浓时,俩人还破天荒生出了一个女儿。为了掩人耳目,保住女儿性命,老杀手将她遗弃到一所孤儿院,并留下了一个木刻玩具为记。

孤儿院里,小女孩常被欺负。有天,几个男孩想要抢走老杀手留下的玩具。小女孩没给,把它藏在锅炉旁边。男孩们找不到玩具,就猛揍了她一顿。

长大后,小女孩成了复制人公司的造梦师,负责给出厂的复制人种下一段精美但虚假的回忆。有一次,她违背规定,把上面抢玩具这段真实回忆,种在了男主角——一个新版银翼杀手,当然还是复制人——的身上。

接下来,这段真实回忆,在男主身上生根发芽,给了他一种不属于复制人的疏离感。所以,他会留心杀人现场的一朵花,他会读《微暗的火》,他会和虚拟女人工智能谈起了恋爱……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会对命丧生育的女骨架,有了同情。

之后,就是这段回忆,引导着男主,找到小女孩的父亲,知道了母亲的长相,而且阴差阳错后,将老杀手送到了小女孩门前。

和《离魂记》比,这段回忆,也许没有爱恋来得深刻浪漫,可它同样无比真实。小女孩片刻的孤独、无助,脱离了自身,寄生于男主身上,然后不断壮大,引导行动,寻求慰藉,并且成功抵达父亲,抵达真相,最终,这段独自生长的回忆,带着父亲,返回自身。

影片中,回忆重返自身,被表现得轻盈节制,就像一段落在掌心又很快消失的雪花。丰富的可能性留给了猜想,故事停留在了欲言又止的地方,《银翼杀手2049》缓慢、沉闷的节奏下,是一种特别东方、古典的诗意。

3、影片中有句台词,大致意思是,“我们都在寻找什么才是真。”这大概是本片想要探寻追问的。这句话是反派女复制人说的,也是片中真实的人和复制人都在寻找的。

男主角——新版银翼杀手,在寻找。

第一次拥吻虚拟女人工智能的雨夜,虚拟的爱人因通讯僵停在大雨中,这让男主从沉醉中惊醒过来,惶恐又虚脱;第一次为爱鼓掌时,虚拟的爱人附身一位真实的肉体,与男主完成生命的大和谐;虚拟的爱人,被女复制人一脚踩灭后,男主留下了悲伤愤怒的眼泪。

最初怀疑,然后沉醉,最后失去后遗憾追悔。身为复制人的男主,与虚拟人工智能,一种虚假与另一种虚假, 产生了真挚的感情。可这算真吗?

虚拟的爱人“死亡”后,男主曾在浓雾的大街上,面对另一个、一模一样但崭新的虚拟爱人的调情,男主面色凝重又无力。既然虚拟爱人能够无限复制,男主和“她”之间短暂、模糊的“感情”算真的吗?

老杀手也承受过和新杀手同样的灵魂拷问。

在复制人公司总部,反派boss复制了死去了的老杀手的复制人爱人。一颦一眸,连同衣着、光线,走路的仪态,都和老杀手一见倾心时相同。

老杀手说,这个复制爱人,眼睛的颜色不对,而且自己深信,就算模样可以随意复制,但自己和她的深情,是真实的,是无比确信的。

新杀手的女领导——一个真实的人,也在寻找。

片中,一场在男主家里喝酒聊天的戏份,含蓄隐晦的表达了女领导对新杀手暧昧的情愫,当然新杀手拒绝了。随后,女领导委婉地掩护新杀手逃亡,并暗中观察。

工作任务就是清除复制人,女领导却多少有些放任自己与新杀手之间的情愫。可身份不当,且被拒绝的情愫算真的吗?

反派女复制人,也在寻找。她面对刚出生女复制人痛苦的“隔礼”,不禁流下了眼泪。她杀掉女领导时,又流了几滴。可这些不妨碍她向贫民窟投下无数炸弹,不妨碍她将尖刀刺入医生、女领导的身体,以及不妨碍她试图杀掉男主。这些眼泪代表的情感又是真的吗?

影片中还有一句台词:“我们见证过奇迹”。很容易把这份奇迹,狭窄地理解为新生命本身。可它不仅仅如此,它是所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朦胧中,那些经由灵魂怀疑又确认的的真情。这份混沌的真情,才是所谓奇迹。

影片最后,男主已经知道记忆和父子关系都是虚假没,但仍愿意拼命护送老杀手去见女儿,我想也是因为他知道真实情感的力量,也愿意为了满足老杀手与女儿之间的真情,献出自身。

4、影片与纳博科夫也有着暧昧的关系。男主桌上有本《微暗的火》;老杀手提问里提及蝴蝶标本,而纳博科夫无比热爱蝴蝶及其标本;新杀手考核时,不断出现的《微暗的火》里的诗句。

上面这些或暗示或者直接引用的部分,有很多人已经写过,不再多说。说两个看电影时候想到的关联,可能过于隐晦牵强,写出来全当一乐。

影片中反复回放小女孩一段记忆,这段记忆光线昏暗,视角私密。而在纳博科夫自传《说吧,回忆》中,有一些同样视角私密的描写。比如,他花了很长篇幅,写藏在沙发底部时,在黑暗中观察到的几束光线。

同样,纳博科夫还多本书中,反复提及了一个相似的场景:13、4岁的小男孩与小女孩在海边,有了最初朦胧的爱意。这段描写,在《说吧,回忆》中能够找到极为相似的原型。

影片中的数字谜题,则称得上是纳博科夫的另一个“恶趣味”。在《洛丽塔》中,故事主线之外,穿插着很多琐碎的文字谜题。擅长双关的他,很是享受这种游戏式的组合和谜题。

另外,影片被诟病很多的部分:电影进行到一大半时,一直以为是男主找爹,没想到最后,这个“爹”只是个幌子。

这种错位,除了前面第二部分提到的诗意的部分,还有另外一种解释。纳博科夫《塞巴斯蒂安奈特的真实生活》中,有一种特别相似的错位。

《真实生活》里,失忆男主一直在寻找初恋,但在女友人的村宅度假时,却逐渐爱上了女友人。小说用描述暗示了男主内心挣扎的过程,跟随阅读过程,我和男主一样,在矛盾中,逐渐爱上了这位女友人。在移情无法避免时,纳博科夫突然在小说中写道,其实这位女友人正是男主忘记的初恋。

小说的梗概和细节,我记不太清,但我清晰地记得看到这一段时的心情。这种游戏性的错位,这种对读者内心的操纵,让我意识到了小说独特的魅力。

我猜,假如纳博科夫看到影片中的错位和误导,应该会哈哈一笑,夸编剧深得他的真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