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与神

散落在天涯
2017-11-04 14:45:45

高迪曾说:“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片中随处可见的巨大矩形建筑,几乎都由单调的直线构成,冰冷、孤寂,仪式感十足,就像赛博格的宗教图腾,在上帝遗弃的这片土地上,禁锢着每一个生而为奴的仿生机器人。

机器作为工具而存在本无可厚非,可一旦机器具有人类的“意识”和情感,奴役与自由的概念、阶层间的对立便随之而生。

在银翼杀手的世界,仿生机器人的设定和人类几乎无异。它们有着和人类相同的外貌体征、情感机制与道德判断。因此K所遭遇的一切,极易引起我们的共情。我们所有埋藏在回忆深处的困惑与痛楚,孤独与苦闷,不自觉地投射到K的境遇中:自由意志缺失的匮乏,自我追寻的幻灭——发现所谓的真相不过是另一个骗局,身份认同缺失的失落,爱情欢愉破碎的痛苦,存在意义丧失的虚无。这一切充满绝望的苦难,伴随了K几乎无可慰藉的一生。造物主对机器人的创世纪,是一场狂暴而残酷的命运交响曲。

影片中的另一种人工智能形式——全息投影的美女AI,作为娱乐和慰藉机器人而存在。机器人K也购买了一个Ai投影美女,陪伴自己度过日复一日、孤独麻木的生活。片中对全息投影Ai是否具有真正的意识与情感,做了模糊化处理。因为投影Ai不具备真实实

...
显示全文

高迪曾说:“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片中随处可见的巨大矩形建筑,几乎都由单调的直线构成,冰冷、孤寂,仪式感十足,就像赛博格的宗教图腾,在上帝遗弃的这片土地上,禁锢着每一个生而为奴的仿生机器人。

机器作为工具而存在本无可厚非,可一旦机器具有人类的“意识”和情感,奴役与自由的概念、阶层间的对立便随之而生。

在银翼杀手的世界,仿生机器人的设定和人类几乎无异。它们有着和人类相同的外貌体征、情感机制与道德判断。因此K所遭遇的一切,极易引起我们的共情。我们所有埋藏在回忆深处的困惑与痛楚,孤独与苦闷,不自觉地投射到K的境遇中:自由意志缺失的匮乏,自我追寻的幻灭——发现所谓的真相不过是另一个骗局,身份认同缺失的失落,爱情欢愉破碎的痛苦,存在意义丧失的虚无。这一切充满绝望的苦难,伴随了K几乎无可慰藉的一生。造物主对机器人的创世纪,是一场狂暴而残酷的命运交响曲。

影片中的另一种人工智能形式——全息投影的美女AI,作为娱乐和慰藉机器人而存在。机器人K也购买了一个Ai投影美女,陪伴自己度过日复一日、孤独麻木的生活。片中对全息投影Ai是否具有真正的意识与情感,做了模糊化处理。因为投影Ai不具备真实实体,只有光影呈现,很容易就产生间离效果,这不禁让K以及银幕前的我们,对投影Ai美女那栩栩如生的情感表现(灵魂),产生一丝怀疑。进而引发我们对K的意识,人类自我的意识,乃至整个现实世界的真实性,产生动摇——人类眼中的世界,或许只是上帝设计的一个模拟化程度极高的类计算机系统?

电影把上帝——人类——机器人——全息投影Ai,微妙地嵌套成一个环,上帝创造人类,人类创造机器人。Ai困惑了机器人,机器人K困惑了我们(人类)。正如K和Ai的对话所提及,人类(基因)由a、c、t、g编码组成,AI则由0和1编码组成,仿生机器人应该兼而有之,那上帝呢?或许这四者只不过是环环相扣的俄罗斯套娃。

关于K与Ai女友,影片有一个非常精彩的桥段:当没有实体的Ai女友,与活色生香的妓女机器人一起出现在K面前时,一个灵与肉的剥离选择实验,同时拷问了K和观众的内心。然而伟大的情感(或者说是程序体贴的设计)战胜了自私的基因,Ai女友不但没生气,反而带来了一场美轮美奂、无与伦比的观影体验:光影迷幻的灵肉合体,梦想照进现实。

影片末尾,看着孤独的K,站在巨大的Ai全息投影广告前,我们仿佛看到了自己同样孤独的灵魂。死去的Ai女友,她的情感,是否真实?面对命运的百般愚弄,应该选择坚忍良善,还是沉沦报复?当弄清外部真实,与完成内心救赎发生冲突,当生命的所有意义,在世界的梦幻泡影中失去了方向,一个机器人又该何去何从?

或许世界的救赎,来自人心善恶交战撕开的裂缝,就像黑暗天幕中的繁星,那是所有光明的出口,所有希望的归途。自我觉醒后的K,面对一个个失意的现实,当他选择相信Ai的美好情感,转身将自己献祭给良知时,无论这个世界真实与否,无论是否有超越人类存在意义之上的更高意义,所有和K一样承受过生命巨大伤痛的我们,都会从K—— 一个受奴役的机器人身上,看到美丽而残酷的人性光辉,看到诗意而遥远的未来文明,看到恢弘神秘的宇宙意图,以及那飘扬在天堂之上的爱与自由,永恒盘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