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元的老照片

闲来无事吱一声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都是会离去的,身为摄影师兼照相馆老板的永元深知这个道理,也是他选择这个职业的契机。一个瞬间,一段记忆,《八月照相馆》借永元的一场人生临别之旅,讲述了照片的意义。

永元,30岁,单身,做为一名大龄未婚男性在片中确保有令人羡慕的乐观豁达,他是在医院中与小男孩逗趣的病人,是在操场上玩单杠的学生,是帮孩子放大女同学照片的店长。而当他的旁白缓缓出现在观众耳畔时,观众才应约感受到了永远内心的忧郁,消逝对于永远来说是一件常事。

在这部以照相馆为题的电影,全片从永元的镜头中出现的照片一共有八张。第一张便是一位不对照片上的自己感到满意的顾客,从她用手拨弄刘海想刻意掩饰自己脸颊的动作上,我们能看出她对于自己容貌的顾虑,而另一张照片,一位装作认真但内心阳光的学生拳手,在摆好姿势时克制不住自己的微笑。这些被映在永元相片里的容貌与青春,正是他所消逝的东西,原来他的人生已经时日无多了。

留下,是永元内心的执着,从梦中惊醒,一道道闪电划过他的脸庞,好像闪光灯闪烁,照耀着他的内心世界,一位深陷恐惧与绝望的男人。永远害怕死亡,却无法改变自身的命运,他想在世间留下最后的回忆,正如他意图清洗厨房...

显示全文

人都是会离去的,身为摄影师兼照相馆老板的永元深知这个道理,也是他选择这个职业的契机。一个瞬间,一段记忆,《八月照相馆》借永元的一场人生临别之旅,讲述了照片的意义。

永元,30岁,单身,做为一名大龄未婚男性在片中确保有令人羡慕的乐观豁达,他是在医院中与小男孩逗趣的病人,是在操场上玩单杠的学生,是帮孩子放大女同学照片的店长。而当他的旁白缓缓出现在观众耳畔时,观众才应约感受到了永远内心的忧郁,消逝对于永远来说是一件常事。

在这部以照相馆为题的电影,全片从永元的镜头中出现的照片一共有八张。第一张便是一位不对照片上的自己感到满意的顾客,从她用手拨弄刘海想刻意掩饰自己脸颊的动作上,我们能看出她对于自己容貌的顾虑,而另一张照片,一位装作认真但内心阳光的学生拳手,在摆好姿势时克制不住自己的微笑。这些被映在永元相片里的容貌与青春,正是他所消逝的东西,原来他的人生已经时日无多了。

留下,是永元内心的执着,从梦中惊醒,一道道闪电划过他的脸庞,好像闪光灯闪烁,照耀着他的内心世界,一位深陷恐惧与绝望的男人。永远害怕死亡,却无法改变自身的命运,他想在世间留下最后的回忆,正如他意图清洗厨房里的那些凌乱的碗筷,整理人生的狼藉。

爱情,金德琳的出现让永元多了几分活下去的勇气,也让他获得了未曾拥有过的短暂而美好爱情。两人在游乐场玩乐的一段没看着德琳打开易拉罐,将他递给永元时,镜头深处向我们走来的是一对正在拍摄婚纱照的未婚夫妇,这令两人的动作看起来好像一场交换信物的仪式。也许他们的未来本应如此,却只留下了德琳的一张单人照片。

而在友情与亲情上,永远的经历却让人感到心酸与压抑,是用半开玩笑的方式借着酒性与朋友暗倒苦水,是在饭后用闲暇时间教父亲控制遥控器的按的愤怒与怪罪。在那派出所里闹事放声哭泣和在家中独自恼怒,何尝不是对对自己的责备与深深的委屈。永远将它们拍成了,留下了那个曾经美好的家庭和交情深厚的友谊。看见最右边周高摇晃的身躯,可能又是一次酒后性起。

然而令他改变的,却是一次帮他人拍摄全家福的工作,为了迁就家人的奶奶独自拍下了一张个人照,却又在晚上独自一人前来希望重新拍摄的经历。面对永远的疑惑奶奶毫无顾忌的坦言自己是想找出一张令自己满意的遗照。她身着一件鲜艳红色缎带的衣服,仿佛失去出席一场重大的舞会,即使是在相纸上是黑板色调,那与第一次截然不同的温暖的微笑,令所有观众动容,更缓解了永远对未来的恐惧。

永元正视了自己的人生,他将店里的每一步流程表要以方便日后父亲操作,在家人的陪同下住进了医院,也在最后几天里留下了给德琳的信函,并见了她最后一面,在那道分隔两人的玻璃墙前,轻轻的抚摸着德琳的头发,第一次坦露自己的真情。

青春,友谊,亲情,爱情,人终究要离去,却带不走任何,离去前夕,永远坐在沙发上缓缓翻阅一张张老照片,仿佛一场人生的走马灯,镜头前自信的微笑让人相信他以对离去不再遗憾,令人难忘。

我知道就连爱情也会褪色,一如老照片。一个瞬间,一段回忆,照片背后,是一次对自我的认可,是在所有将会逝去的事物中留下的最美好的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八月照相馆的更多影评

推荐八月照相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