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而为人

过客无非过客

乔和戴克在荒芜的建筑里打斗时,背景里反复出现许多过去时代的icon,猫王、梦露、撩裙子的舞女,以及那个是阿斯泰尔还是金凯利?在暗示乔的记忆是植入的,是个假货,像我们头脑中的这些影像,不是“真”的记忆,也是一种植入和映射。

续作延续前作的讨论,什么是“真”的人,记忆作为“真”人的判断标准之一,本身又如何判断“真”记忆,从别处“学习”来的算不算“真”记忆?如果算的话,为什么复制人不能算“真”人,复制人算不算有“灵魂”?

从开始到结尾,无处不见当代文明的废墟,荒芜,就如主人公乔的心路历程。影片最后乔在茫茫大雪中仰身缓缓躺下时,实在不能不让人回想到前作中,金发碧眼的复制人罗伊坐在雨中屋顶上的那个段落,“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ä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谁能说罗伊的记忆不是真的呢?谁又能说乔没有灵魂。

一部电影好不好,要看多年以后提起它,还会不会记得其中的某些场景或对话。大多数片子真的什么...

显示全文

乔和戴克在荒芜的建筑里打斗时,背景里反复出现许多过去时代的icon,猫王、梦露、撩裙子的舞女,以及那个是阿斯泰尔还是金凯利?在暗示乔的记忆是植入的,是个假货,像我们头脑中的这些影像,不是“真”的记忆,也是一种植入和映射。

续作延续前作的讨论,什么是“真”的人,记忆作为“真”人的判断标准之一,本身又如何判断“真”记忆,从别处“学习”来的算不算“真”记忆?如果算的话,为什么复制人不能算“真”人,复制人算不算有“灵魂”?

从开始到结尾,无处不见当代文明的废墟,荒芜,就如主人公乔的心路历程。影片最后乔在茫茫大雪中仰身缓缓躺下时,实在不能不让人回想到前作中,金发碧眼的复制人罗伊坐在雨中屋顶上的那个段落,“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ä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谁能说罗伊的记忆不是真的呢?谁又能说乔没有灵魂。

一部电影好不好,要看多年以后提起它,还会不会记得其中的某些场景或对话。大多数片子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连看没看过都不记得,但好片子一定会至少记住一处。《银翼杀手》差不多十五年前看的,至今印象最深刻的除了上面罗伊的段落,还有片头雾霾的洛杉矶和折纸马。说到折纸马,戴克究竟是不是复制人,看了续作还是不能肯定。

华莱士先生有点造物主上帝的感觉,但他是瞎的,这个安排挺有意思,他看不到上天入地寻找的复制人后代一直就在那里,从来没有走出玻璃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