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 立春 8.0分

理想主义者的夭亡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理想主义者的夭亡
                                               ——————谨以此文献给王彩玲们
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庄子•大宗师》)立春之时,春天却未至,天气依然寒冷,但人们心中已经有了对春天和温暖的渴望。追梦寻梦,梦圆梦碎,梦想与现实交叠。当现实无情地碰撞着梦想时,当被所谓的社会秩序连自尊也剥落时,当在所谓正常人眼中成为异类时,小人物的大梦想变得那么可怜与卑微。一个个撞的头破血流的理想,匍匐在地,向着现实妥协跪拜。理想主义者们,就此夭亡在和煦的温暖湿润的微风中,再也见不到春天的暖阳。
王彩玲:彩虹织梦欲之巴黎,铃震惊觉终贩羊肉
   “每年的春天一来,我的心里总是蠢蠢欲动,觉得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春天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阵阵低喃透过屏幕,声音平淡,却又如泣如诉,似道出了无尽的辛酸苦楚。王彩铃,一个不得志的文艺“...
显示全文
理想主义者的夭亡
                                               ——————谨以此文献给王彩玲们
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庄子•大宗师》)立春之时,春天却未至,天气依然寒冷,但人们心中已经有了对春天和温暖的渴望。追梦寻梦,梦圆梦碎,梦想与现实交叠。当现实无情地碰撞着梦想时,当被所谓的社会秩序连自尊也剥落时,当在所谓正常人眼中成为异类时,小人物的大梦想变得那么可怜与卑微。一个个撞的头破血流的理想,匍匐在地,向着现实妥协跪拜。理想主义者们,就此夭亡在和煦的温暖湿润的微风中,再也见不到春天的暖阳。
王彩玲:彩虹织梦欲之巴黎,铃震惊觉终贩羊肉
   “每年的春天一来,我的心里总是蠢蠢欲动,觉得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春天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阵阵低喃透过屏幕,声音平淡,却又如泣如诉,似道出了无尽的辛酸苦楚。王彩铃,一个不得志的文艺“老”青年,在世俗而卑微的生活里,坚持着她“要唱到巴黎歌剧院”的梦想。她丑,可是她不在乎,并且看得很明白“老天就是给我一副好嗓子,没了这个,我就是个废物。”所以不是废物的她,因为那副好嗓子和那份清高,总是显得与上世纪90年代初的小城市生活格格不入。
昆德拉在《生活在别处》提到被选中的概念。他说,诗人或者别的艺术家都是被上帝选中的,他们是上帝的宠儿。人性格中天生有希望自己独一无二的倾向,或者说每个人在潜意识里都希望自己是独特的不可替代的,是被上帝恩宠的那个。即便是清高如王彩铃,也是如此。
龅牙,满脸雀斑,钟形身材,性格也不讨人喜欢,年纪一把,无功无名无家庭。她要怎么样才能找到自己的独特,证明自己是上帝的宠儿呢?于是,以好嗓子为根,歌剧成为了她抵抗平庸的武器,成为了她与众不同的铭牌,可以高举于头顶的奖杯。歌剧,这个名词本身就太过耀眼。它代表了艺术,深刻高雅以及所有美好的词语。王彩铃被这个炫目的词语晃了眼,她毫无抵抗能力,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编造的理想。唱出小城广播,唱到中国歌剧院,唱到巴黎歌剧院,在舞台上沐浴观众的敬仰。不禁让人遐想,她的理想是否诚恳,她是真正热爱它呢,还是热爱它可以带给她的光环呢?
她摆出了战斗的姿态,拒绝和周围的生活进行沟通,使自己完全陷入美好幻想中,且矢志不渝的奋斗着。为此,不惜制造谎言,即将调至北京,即将进入中央歌剧院,来蒙骗小城人民,甚至蒙骗了自己的心。孰不知,那是她三万买不到的户口,是她全力以赴歌唱只能看到的背影,是低三下气向人恳求也得不到一个打扫卫生闲职的梦。她像握着救命的稻草一样紧紧的攥着歌剧,作为抵制媚俗的生活的唯一武器。
骄傲的她相信,这个小城里,不会发生她的爱情。可怜一曲顾周郎误,菠萝bb机,难得佳人心。她是看不上周瑜的,甚至谈不上有任何好感。只是为了凑户口钱,只是为了享受欣赏、甚至膜拜的目光。她身边可以这样懂她的人实在不多,诚然如是,周瑜仅谈得上“懂”而已。在她的精神世界,周瑜无异于一条只会“狗喘气”的狗,不抵一文钱的烂杏。
这是,黄四宝出现了。屡考美院屡不中的文艺青年黄四宝,蹲在花坛边玩卷成圈状的4塑料纸,往往复复,孩童般赤子的神情,深深的打动了王彩铃。她似乎发现了美好,发现了另一个如自己一般独特的美好。她的眼中流出款款柔情,如水般倾斜到黄四宝。她也理所应当的觉得黄四宝应该爱上她,因为“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懂你的女人了。”她也倾尽了所有,“我希望我对你有价值”,想带着他一起离开那个小地方,去北京闯荡。可惜赘肉堆积的裸体上,布满雀斑的丑脸上,情再多,徒增笑耳。幻想奔向巴黎的火车,饱含希冀的目光,心中迸发的只能是爱情的情,全部被揉碎在“我一直把你当哥们”中。面对再次落榜的黄四宝,听着美艳邻居的愉快轻吟,她再次迷醉了,心中的幻想再次淹没理智,她扒光了黄四宝。英俊的文艺男青年的爱代表了肯定,他不计外貌放弃种种世俗观念爱上王彩铃可以成为王彩铃证明自己与众不同的强力证据。但是王彩铃失望了。她的奋力一搏只换来声嘶力竭的侮辱,精心打扮如贵妇的她被推倒在地。她不知怎样接受这个让她措手不及的结果,只好穿着珍藏的礼服从塔顶纵身跃下,妄图一了百了。希望自己死的时候至少能体面一点,以维持自己最后的尊严。可仅仅是摔坏了胳膊和腿,强奸了黄四宝的她,只能继续被现实强奸。
游走于现实与理想的孤独灵魂,再次找到了依靠。她找到了和她一样需要被尊重的艺术工作者,胡金泉—一个热爱芭蕾舞的男人。当胡跪地祈求以假结婚向世俗妥协时,她的依靠再次倒塌。征婚、领养、卖羊肉,高高扬起的理想,终于向现实妥协,带着领养的兔唇女儿,依偎在天安门广场,温馨而又甜蜜。
  “我不想过庸俗的生活,不打算在这儿发生爱情”的她,仅一小城畸人而已。做一个理想主义者难于上青天,现实之残酷,不仅仅在是剥夺你的理想,而是一点点于碰撞中蚕食你的理想。理想妥协于现实,罗曼蒂克消亡终不觉。梦想巴黎歌剧院唱歌的人,也将举起剔肉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立春的更多影评

推荐立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