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时间·故事——《看不见的客人》的叙述启发

salome
2017-11-02 22:19: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开场便有两个场域,一个是前台——男主(Adrian Doria艾德里安)的房间里,是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里面只有律师(Virgina Goodman)和男主;另一个是后台——开篇时换过的一个监控视频,监控着“古德曼”的行动的视频,但好像没有看到监视者。
     两个场景,一个在内一个在外,“古德曼”连接了两者。在男主的房间里,艾德里安与“古德曼”完成了两套不同细节砌成的故事:一个故事里劳拉(Laura Vidal)是个智商极高且极其冷静的“坏”女人,为了掩盖掉丹尼尔事件而通过技术操作将死者丹尼尔置于携款潜逃的罪名之下。此后劳拉死了,艾德里安又在与律师的故事陈述中又将丹尼尔的父亲指认为“看不见”的、“蒸发了的”凶手。在不断地推敲细节中,死者的沉地出现了,故事的“真相”渐渐地在细节的拼凑下现形了,人物的情绪也经历了高潮,又在极强的意志力控制下逐渐平静下来。第二个故事铺展开来:第二个故事里,两个杀人案的嫌疑都直指穷凶恶极的男主。男主在野鹿冲撞下失控撞到隔壁车道,丹尼尔的车为了避免撞上男主的车甩向了山边,当场撞晕。男主指使劳拉不能报警,并分工合作处理尸体及肇事车辆。之后又由于劳拉与男主之间利益与选择的纠缠
...
显示全文
影片开场便有两个场域,一个是前台——男主(Adrian Doria艾德里安)的房间里,是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里面只有律师(Virgina Goodman)和男主;另一个是后台——开篇时换过的一个监控视频,监控着“古德曼”的行动的视频,但好像没有看到监视者。
     两个场景,一个在内一个在外,“古德曼”连接了两者。在男主的房间里,艾德里安与“古德曼”完成了两套不同细节砌成的故事:一个故事里劳拉(Laura Vidal)是个智商极高且极其冷静的“坏”女人,为了掩盖掉丹尼尔事件而通过技术操作将死者丹尼尔置于携款潜逃的罪名之下。此后劳拉死了,艾德里安又在与律师的故事陈述中又将丹尼尔的父亲指认为“看不见”的、“蒸发了的”凶手。在不断地推敲细节中,死者的沉地出现了,故事的“真相”渐渐地在细节的拼凑下现形了,人物的情绪也经历了高潮,又在极强的意志力控制下逐渐平静下来。第二个故事铺展开来:第二个故事里,两个杀人案的嫌疑都直指穷凶恶极的男主。男主在野鹿冲撞下失控撞到隔壁车道,丹尼尔的车为了避免撞上男主的车甩向了山边,当场撞晕。男主指使劳拉不能报警,并分工合作处理尸体及肇事车辆。之后又由于劳拉与男主之间利益与选择的纠缠,男主杀死了劳拉,又制造了各种时机将嫌疑推向丹尼尔的父亲。两个叙述的共同点是同样包含了丹尼尔失踪案件与劳拉被谋杀的案件,同样的故事发生情境下,不同的细节可以推论出不同的结论。直到影片即将结束时,丹尼尔的母亲扯下“古德曼”的脸皮,真正的古德曼登场,艾德里安站在窗台望向“古德曼”两次指给他看的对面的丹尼尔父亲的房间,眼里的恐慌与愤怒与丹尼尔父母的平静与悲伤形成了一次情感的碰撞。
     故事的叙述中,有很多令观众拍案叫绝的细节,不管是时间的把握上还是故事逻辑的编排上,我深深地被剧情折服。完整的剧情,从故事结果回溯故事的整个过程的方式,反而让我思考了我们毕业论文需要做的田野调查以及目前正在写的田野报告。田野报告也是如此,最终都会由田野中的细节拼凑出我自己的田野故事。“注意细节”是丹尼尔母亲假扮的“古德曼”对艾德里安的善意提醒。丹尼尔的父母推测真相,但真相需要证据。细节的揭露促使男主心理崩塌,以律师立场给予建议取得信任,不断地趋向男主害怕的“真相”。田野的细节似乎可以成为社会情境还原的关键,可怜的是,当我们身处田野,细节总是容易被忽略。
      影片两个故事的叙述中还充斥着时间的拉锯,前与后在故事的推理过程中也至关重要。田野似乎也是如此,除了我们所在的空间,时间往往会成为田野故事叙述的关键线索。我们习惯于线性地将事件要素一个个放在我们预设的时间轴上,难以逃脱。一旦细节固定,情节也就难以更改。调整细节的位置,不同的版本便会悄然产生。
看不见的客人(2017)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不见的客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看不见的客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