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价

赛梦

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觉得这锅鸡汤还算很不错。 作为一个家族中三人罹患癌症的人,我觉得情感上很难接受。 各位,你们有去过肿瘤医院的病房吗? 直肠癌,切除后在腹部造瘘,就是在肚子上开个眼,大便直接从这个眼出来,流进瘘口上安装的粪袋里,整个病房中洋溢着淡淡的粪水味道。 膀胱癌,切除膀胱后从腹部接出导尿管,尿液经由导尿管流到身上挂着的尿袋里。这些患者是可以走动的,但是身上却长出了两个塑料袋,里面一滴一滴淌出自己的尿液。走一步,长在身上的塑料袋就摇一摇。 乳腺癌,切除掉半边乳房,同时切除掉的是身为女性几乎全部的外观自信,半边胸高半边胸低的怪异身体,如果手术还摘除了腋下大淋巴的话,再附带一个如同大碗一样深而空洞的腋窝。 病体残躯,宛若非人。 然后,残破的身体剥夺了他们躯体的尊严之后,病痛继续折磨着他们的灵魂。 化疗。那远不只是你想象中“掉头发,无血色”的一个妆容那么简单。许多种类的化疗都伴随着万蚁噬体一样的剧痛,或者无以名状的酸麻。前者我也难以详述,而后者,你体会过坐久了腿发麻的感觉吗?想象一下如果全身发麻?而且是几个小时的发麻? 然后,在几周内,化疗就会彻底摧毁患者的容颜,许多人整个脸都因为极度...

显示全文

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觉得这锅鸡汤还算很不错。 作为一个家族中三人罹患癌症的人,我觉得情感上很难接受。 各位,你们有去过肿瘤医院的病房吗? 直肠癌,切除后在腹部造瘘,就是在肚子上开个眼,大便直接从这个眼出来,流进瘘口上安装的粪袋里,整个病房中洋溢着淡淡的粪水味道。 膀胱癌,切除膀胱后从腹部接出导尿管,尿液经由导尿管流到身上挂着的尿袋里。这些患者是可以走动的,但是身上却长出了两个塑料袋,里面一滴一滴淌出自己的尿液。走一步,长在身上的塑料袋就摇一摇。 乳腺癌,切除掉半边乳房,同时切除掉的是身为女性几乎全部的外观自信,半边胸高半边胸低的怪异身体,如果手术还摘除了腋下大淋巴的话,再附带一个如同大碗一样深而空洞的腋窝。 病体残躯,宛若非人。 然后,残破的身体剥夺了他们躯体的尊严之后,病痛继续折磨着他们的灵魂。 化疗。那远不只是你想象中“掉头发,无血色”的一个妆容那么简单。许多种类的化疗都伴随着万蚁噬体一样的剧痛,或者无以名状的酸麻。前者我也难以详述,而后者,你体会过坐久了腿发麻的感觉吗?想象一下如果全身发麻?而且是几个小时的发麻? 然后,在几周内,化疗就会彻底摧毁患者的容颜,许多人整个脸都因为极度的消瘦和反复的水肿,变成了最亲之人都难以辨识的样子。行走在肿瘤科病房,许多人的面容让你难以相信,他们还活着。 当你看着电影里女星的“病榻妆”感到揪心时,其实你根本一无所知。 而如果不幸到达癌症晚期,经常伴生的剧痛,更令人难以忍受。 化疗的痛是人在剧痛中求生,但癌症晚期的剧痛,是人注定要在剧痛中死亡。 病房从早到晚,都萦绕着痛苦的哀嚎声。 只有四个字可以描绘那景象:人间炼狱。 而后,是患者和患者家属,精神上的地狱。 你今年15,他明年27,我国人均寿命75。 而对癌症病人来说,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他们的纪年方法是,三年存活率,五年存活率,七年存活率。 健康人在展望未来时,他们在倒数着死亡。 由此,他们与正常人,时间流动的方式产生了差异。 而到了生命的最终,拿钱按天续命的阶段—— 假设说,一天1万,10年10万,一年370万。你能拿多久? 你愿意为了1万块让你的至亲死在你面前吗?——但你真的已经拿不出这1万块了…… 生命赤裸裸以金钱计量的时候,其实比所谓“生命无价”的唱高调要真是得多。

这部片子,过于阳光,过于乐观,过于鸡汤,根本无暇去直面死亡的冰冷腐臭与灰暗。 而如果不能直面最灰暗的部分,那份乐观阳光,则难免显得轻浮而廉价。 这部片子并不能使观者分担患者的苦难,仅仅是消费苦难而已。 即便我再一次充分相信熊顿和剧组的真诚,但以为剧组的过于天真,这片子仍旧仅仅是一种消费品而已。 它适合健康阳光的年轻情侣,在大餐之后慢慢踱进电影院,笑过之后再流眼泪把自己感动得稀里哗啦,然后出来把这故事像其他爆米花电影一样忘在脑后。 千万,千万不要因为你仅仅看过这部电影,就觉得自己已经对病痛下的人略知一二,甚至可以对他们有所点评了。 请尊重生活真实的苦难。 因为,它是同样真实的“希望”的唯一一途。

2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滚蛋吧!肿瘤君的更多影评

推荐滚蛋吧!肿瘤君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