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2

少昊氏
最近才发现,搞不懂自己想讲什么的电影还是挺不少(应该说是太多了,多的吓人),这个也算一个。本来是通俗的故事,硬要塞进去好几种玩意儿,看完我脑子里只有一团乱麻。邋遢水耗子真的有必要在开始出现的那么久吗?主角老鼠应该说没有任何作为英雄的吸引力,气质毫不可爱(能做到这点真不容易,我不喜欢耳朵太大、一脸蠢相的小东西),为什么不干脆点,把水耗子变成主角得了?多条线主次不分也是大毛病,要是能撇干净副线的多余故事,这片儿该有多好看啊。
对小的故事“单元”的处理还是挺不错的,小块的情景丰满漂亮,给孩子看其实已足够好。非常喜欢那段老鼠走在金碧辉煌的书上,走出一整个公主和骑士的故事,这样一行行踱完全书,太让人羡慕了!老鼠扯开国王的耳朵,试图告知他公主遇险,然而国王在空旷的房间里给亡妻弹鲁特琴,琴声悠扬,余音绕耳,此前他禁绝了一切好事儿,女儿在房间里天天哭,从不出门,因他在公主卧室外的房间里对着遗像昼夜弹琴;养猪的女仆偷去了王冠和妆饰,从小渴望做个公主。我还非常喜欢老鼠王国和地下耗子王国的设定,竞技场和拴猫的笼子;在禁绝之地有个奇形怪状的白内障老者,他在流放犯的腰上栓随意颜色的绳子,轱辘转到井里,根据...
显示全文
最近才发现,搞不懂自己想讲什么的电影还是挺不少(应该说是太多了,多的吓人),这个也算一个。本来是通俗的故事,硬要塞进去好几种玩意儿,看完我脑子里只有一团乱麻。邋遢水耗子真的有必要在开始出现的那么久吗?主角老鼠应该说没有任何作为英雄的吸引力,气质毫不可爱(能做到这点真不容易,我不喜欢耳朵太大、一脸蠢相的小东西),为什么不干脆点,把水耗子变成主角得了?多条线主次不分也是大毛病,要是能撇干净副线的多余故事,这片儿该有多好看啊。
对小的故事“单元”的处理还是挺不错的,小块的情景丰满漂亮,给孩子看其实已足够好。非常喜欢那段老鼠走在金碧辉煌的书上,走出一整个公主和骑士的故事,这样一行行踱完全书,太让人羡慕了!老鼠扯开国王的耳朵,试图告知他公主遇险,然而国王在空旷的房间里给亡妻弹鲁特琴,琴声悠扬,余音绕耳,此前他禁绝了一切好事儿,女儿在房间里天天哭,从不出门,因他在公主卧室外的房间里对着遗像昼夜弹琴;养猪的女仆偷去了王冠和妆饰,从小渴望做个公主。我还非常喜欢老鼠王国和地下耗子王国的设定,竞技场和拴猫的笼子;在禁绝之地有个奇形怪状的白内障老者,他在流放犯的腰上栓随意颜色的绳子,轱辘转到井里,根据其罪过在不同层次的地狱门前悬停,无心闯入的耗子也曾直接跳下在颜色晦暗的地下溪水旁,被邪恶(但露出脸且佯装善良)的原住民头儿带到罪恶之都。这些场景都是好的。
同时在读俄国文学史,看到公国的大公行传啦使徒行传啦,觉得非常憋闷。我真不喜欢骑士年代和骑士故事,中世纪各守城池相爱相战一类,那样的世界里,除了一个公主——阴翳闭塞,像是荒村野店里,屋里入黑不点灯的东正教蓄奴地主家里的丑女儿;一个王子——眼里除了故事主线以外什么也没有,还会搞搞和魔法沾边的勾当,时常给我感觉不是一个好东西——之外什么也没有。同样的,这种一类的故事,还有能让我感觉到有个“边缘”,走过几个街巷就到头的喝汤小王国什么的,我心里其实都不怎么喜欢。聪明的耗子都要上船,老鼠也一定得知道害怕,公主/骑士小说的另一缺点就是尾声都无趣极了。
(补:我也好羡慕汤厨子,他打开书,翻到某种程度就会凭空变出来一个由各种他工作的素材也就是蔬果变成的奇妙骑士,给他出各种主意。有这样的行业指南式好友真的太棒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浪漫鼠德佩罗的更多影评

推荐浪漫鼠德佩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