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改编是个技术活儿

后青春期的诗
几年前,用电子书的形式读过《平凡的世界》,依稀记得当时是受到不小震撼的,但若回忆起内容,大概只剩下孙氏两兄弟的名字,其他情节一概无印象。此番完整看了一遍这部剧,并重读了一遍原著,源起于26天前,即将又一次离开家,回到省会城市,面临着一个新工作,一切又是一片茫然未知,事关前途的诸多思绪又一起在心头环绕。就在打包好了拎包,准备出发时,没什么目的地翻看电视,某台正播《平凡的世界》,正演到润叶在原西县城的饭馆宴请少安吃饭,少安当着屏风后的田福堂跟润叶划清界限。此中的无奈、辛酸、不甘,令我感同身受。

看了大概一集,我出发了。临走前找出买来很久却一直没看的《平凡的世界》,一共三本,硬是塞进了已经满满当当的行李箱,也许一切都是机缘,我想。就这样离开家,上路了。倒了两次车,到了省城新公司附近几站地的地方,找了家旅店,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在附近仓买买了泡面、面包、火腿、纯净水、香烟,准备午饭晚饭就在旅店里解决了。吃完了泡面,躺在这间狭窄无窗开门只能上床地上放不下一个行李箱的房间里。顿时感觉这城市好大,而我又如此渺小,前途未卜。这时我想起了刚才看的那一集《平凡的世界》,少安面对的生活、所处的境地,...
显示全文
几年前,用电子书的形式读过《平凡的世界》,依稀记得当时是受到不小震撼的,但若回忆起内容,大概只剩下孙氏两兄弟的名字,其他情节一概无印象。此番完整看了一遍这部剧,并重读了一遍原著,源起于26天前,即将又一次离开家,回到省会城市,面临着一个新工作,一切又是一片茫然未知,事关前途的诸多思绪又一起在心头环绕。就在打包好了拎包,准备出发时,没什么目的地翻看电视,某台正播《平凡的世界》,正演到润叶在原西县城的饭馆宴请少安吃饭,少安当着屏风后的田福堂跟润叶划清界限。此中的无奈、辛酸、不甘,令我感同身受。

看了大概一集,我出发了。临走前找出买来很久却一直没看的《平凡的世界》,一共三本,硬是塞进了已经满满当当的行李箱,也许一切都是机缘,我想。就这样离开家,上路了。倒了两次车,到了省城新公司附近几站地的地方,找了家旅店,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在附近仓买买了泡面、面包、火腿、纯净水、香烟,准备午饭晚饭就在旅店里解决了。吃完了泡面,躺在这间狭窄无窗开门只能上床地上放不下一个行李箱的房间里。顿时感觉这城市好大,而我又如此渺小,前途未卜。这时我想起了刚才看的那一集《平凡的世界》,少安面对的生活、所处的境地,让我产生了极强的代入感,所以马上用手机缓存了十集,就这样一路用手机看完了56集。

在看的过程中一直想读一遍原著,一方面喜欢这个故事,想全面温习一下,另一方面又好奇电视剧和原著会有多大区别,如果这个时候立刻读一遍原著,也许能了解一下编剧这件事。所以马上拿出原著开始读。由于刚刚入职就被派到另一个区驻场,在旅店仅住了两天就必须搬到城市的另一边,期间几经辗转,琐事繁多,待读完这三本书,已经到了11月。不断想象、不断比对,在原著和电视剧之间,发现很多有意思的细节,也许这些细节就是剧本改编的门道。今天决定在这把我的一些想法记录一下,如果有缘,也和同样喜欢这部剧和原著的朋友一起分享。

首先,影视剧和文学作品不是一回事。二者发行渠道不一样,说穿了影视剧和书籍都是媒体,但如何传达给受众,区别很大。原著是作者的一手创作,按照作者原本的创作思路和写作手法完成,并把作品呈现给作者面前。而文学改编的影视剧,是二手创作,它不是按照原著一个字一个字地翻译成画面,也不是由作家操刀拍摄,又限于时代环境、作品审查、市场、审美水准等因素,更重要的一点,影视剧本质上是一种文化产品,是要赚钱的,这些因素都要求影视剧本必须要对原著作出改编。这改编有增减,有腾挪,有嫁接,甚至有合理想象。明白了这一点,才能对影视作品、对主创人员有所理解,不至于草率地认为:作品篡改了原著、是对原著的不忠。

原著是鸡蛋,影视剧是炒鸡蛋。

具体到《平凡的世界》这部剧,从剧本精神内涵来看,是符合这个时代的,传达的东西不止是苦大仇深,不是痛苦和遗憾,而是一种向上的力量、改革进取的精神,对生活本质的深刻展示。从文学作品的本身最重要的要素——人物说起。影视剧中,绝对的主角是孙少安、孙少平两兄弟。少安与润叶、秀莲的感情线,他本人从人民公社时代到农村改革初期的事业线是主线;少平作为农村知识青年追寻自己的精神世界、寻找自我的过程,是辅线;而作为与少安这个民间开拓者对应的官方开拓者,田福军的政治生涯又是剧中另一条分量很重的线。

一、原著中的几个人物怎么消失了
原著中的人物设置,重点与影视剧基本无差异。我要说的是一些不同。而不同里面最容易发现的,是人物的不同:
首先,原著中少安的母亲还在,剧中没有。这个不难理解,还要从剧中孙玉厚的扮演者刘威老师说起,剧中孙玉厚老爷子的标志性场景就是抽他的烟锅。站着抽、坐着抽、蹲着抽、走着抽,可以说是烟不离手。把黄土高原上老一代农民的深重苦难,淋漓尽致地传达了出来,抽烟时不需要语言,但这沉默,来自现实的折磨、生活的重压,是无力、无奈和无助。剧中拿掉少安母亲,让孙玉厚老爷子独自把三个儿女拉扯大,供一个不争气的弟弟读书并为他娶一房媳妇,赡养瘫痪的老母亲,可以说是重压到了一个极点。没有妻子协助,能让这个苦难深重的农民形象,塑造得更加立体深刻,更深入人心。

第二,原著中孙少平的好朋友是金波,和润生不熟。而剧中把金波的戏份和学生时代的所作所为几乎全部转给润生。呈现在剧中就是压根儿没金波什么事儿。我想,这样做的好处是,让情节更集中了。就像把弹药集中起来,分配给主要兵力使用,让角色更饱满。另外,少安和润叶、和田福堂的剧中纠葛,少平和润生的要好,能让孙田两家的主要角色们更密集更频繁地发生碰撞,让矛盾更集中,拍摄出来自然是更好看。拿下金波,扶正润生,还是为了塑造角色。
第三,原著中孙玉亭与贺凤英的女儿孙卫红,拿掉了。连带拿掉的自然还有她和金强的感情纠葛。剧中这两口子就是两个一心闹革命、眷恋集体化、毫无责任心、甚至没有荣辱观的没正事儿的夫妻。既然不靠谱,你们俩就不靠谱儿到底。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塑造孙玉亭。

综上三点,少安妈、金波、卫红这三个原著中的主要人物在剧中消失,都是一个目的,扶正或强化几位主要人物,让戏剧冲突更剧烈,让人物性格更鲜明。

此外,跳大神的刘玉升、田福军的大儿子田晓晨、王财娥后老公胡德禄,田福军岳父,吴仲平父亲、以及包括杜丽丽与诗人出轨在内的黄原城的几位文化界人士戏份,整体砍掉。除了原著改编必然的人物删减、去除枝枝蔓蔓以外,让情节精粹集中之外,一些与电视剧主题诉求、价值观不符、甚至不容易过审,抑或拍摄难度大、造价高的人物、情节,很自然就砍掉了。

二、几位主角的性格为什么与原著有出入?
孙少安,剧中当之无愧的主角,男一号。集光明磊落正直勇猛善良孝顺于一身,牺牲精神奉献精神开拓进取改革精神发挥得一塌糊涂,酒量大、饭量大、力气大,个子高身体壮能打架。用现在的话说,这是妥妥的男神。在这里插一句孙少安扮演者王雷。看得出来为了这部作品他是剧中几位花大力气的演员之一。台词这一点就说明一切,与少平、润叶等几位想起来就说几句黄原话想不起来就算了的主角不同,他从头至尾都操着一口地道的黄原口音,那种黄土高坡汉子的神态、动作,都相当到位。好,就是这么突出塑造的一个角色,应该怎么做?答案是继续给他添砖加瓦。最明显的一点,原著里炸山拦坝的主意可是田福堂想出来的。剧中给了孙少平,而剧中这部分情节着墨不少,其中劝说金俊武搬家,也是少安三顾茅庐、深明大义,才感化了俊武受其感化自动搬家,就连劝说钉子户金老太太,剧中也硬是在原著田福堂一个人跪求金老太太的基础上,让少安也上了炕。而原著里炸山拦坝计划的彻底失败,在剧中也并未提及。简单说,原著里造福乡里的好主意给了孙少安,而行动失败的锅,剧中的少安留给了原著里的田福堂。此外,带领一队社员分饲料地、为保全社员饲料地被田福堂胁迫离开润叶、率先搞成包责任制、单刀赴罐头村石圪节村拍砖摔牛拼酒协商放水、独自加固扒梁、上房生接王彩娥亲戚两板砖,一再重复“不相信日子一直烂包”,等等,这些塑造他形象的关键事件和言论,有的是添笔加墨,有的是直接想象。这么耀眼的主角光环,却因为穷必须和润叶分手,拍成电视剧是很能抓人心的。

正面上看,孙少安这形象是塑造起来了。有盈就有亏,原著中田福堂确实顽固、守旧,是改革的障碍。但是也没有腐朽到剧中那样,他也有理想,有主意,他可恶、但还没到无可救药的荒唐可笑。剧中开会讨论豁坝时他佯装头疼,但原著中他可是当机立断说干就干。的确这个行为还是冲动和愚蠢的,但是终究是没有如鼠辈般退缩。那么,为什么这么做?答案还是明显的,电视剧就是要立孙少安。这就是新时期青年人学习的榜样,智勇双全、深明大义、开拓进取,为了家庭,为了父老乡亲,为了美好的明天,什么苦都吃什么罪都能受,跟乔峰似的。那么相对应的、作为反面的人物,谁来当?就辛苦田老爷子了。所有的腐朽、顽固、阴险、狡猾、卑鄙、狭隘,都给您了。老实说,这一正一反的处理,是我最难接受的。原著中少安确实代表着进步的力量,做了很多事。但没到剧中那么完美,田福堂在原著中的局限性肯定是有,但也要考虑到他生活的年代,他的现实处境。如果人物非黑即白,和《地道战》有何区别?我想路遥先生也并没有打压田福堂的意思,他所呈现的,是生活在黄土地上的每个人,是他们平凡的生活。

三、原著中的政治生活线为什么变少了?
剧中的政治线没有人物故事线精彩,却是交代时代背景的关键线索。在时代巨变时期,受到冲击的不止是普通人,“大人物”们也在思想上、官场生涯上发生剧烈变动。甚至,农村的一系列变化,中间带和策源地,正是这些当官的。而剧中政治线的人物,主要都交给田福军了,他就像孙少安的影子,同样的伟大光明正确,围绕着他的升迁,牵出了黄原地区官场的部分画面。然而背后的一些关键情节,还是做了删减的。比如由于开挖水库被迫离乡的农民返回原址造成的骚乱,以及形成骚乱的社会深层原因,电视剧是不能拍的。

身居中央高位的“高老”,巧妙地安排为田福军的老相识,田福军带着高老机智地甩开冯世宽等人慰问困难户等情节,以及在提倡农村土地责任制上付出的巨大努力,都让田福军理所应当地升到市委书记的高位,巧妙地把原著中的真实原因绕道了。这部分是最好理解的了——政治敏感。这部剧要的是正面的、积极的、正能量的。而不是深究历史。
四、能从这部剧中学到哪些改编剧本的门道?

其实这部分体会才是最有价值的。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称之为比较学。剧本和原著的差别,就是改编工作,也是尺度。首先,在编剧面前,原著是原材料。如果把编剧比喻为根雕艺术家,那么原著就是埋在地下的树根。树根挖出来后,要先把泥洗净,把根须砍掉,形状上也要进行修整。拿《平凡的世界》来说,原著里涉及到的政治敏感情节,砍掉。次要再次要的内容、人物,砍掉;不利于情节展开、矛盾激化的内容,砍掉;原著素材集中再分配,包括同一人物在不同时间的行为,进行跨时空调配;不同人物的行为,进行戏剧角度嫁接;人物性格的再塑造;在合理的范围内为塑造人物进行艺术创作,等等。

原著中最后的结局是深沉、绵长、值得长时间回味的。黄土高原的子孙们,经历了社会的剧烈变革、时代的快速发展、个人生活经历的不断丰富,无论是人生轨迹还是思想性格,都产生深刻变化。孙少安就像盗火的普罗米休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是为了改变家族、周围人的命运,把烂包的日子翻转成乡镇企业家,甚至出资修缮小学,已经上升到慈善家的高度。在个人生活上,从最初与润叶爱情的苦闷,到迎娶一心和他过日子艰苦奋斗直到罹癌的秀莲,生活带给他的心灵成长,比任何人都深刻。孙少平,不甘心仅仅做一个农民,不甘心做父兄的附庸,历尽辛苦也执着追求自己的生活,终于成为一名优秀的煤炭工人,和田晓霞的凄美爱情、对师娘母子二人的照料,也最终让他认识了生活、认识了人生,像哥哥少安一样,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润叶,如此痴心、如此凄苦,一心想跟少安过光景,却因为那么多客观因素与李向前结为夫妻,最终等丈夫双腿截肢才终于接受了属于他的人生。田晓霞,一个美好的灵魂,可爱的精灵,超越一切世俗,敢爱敢恨敢追逐,最终走入永恒。润生,他的戏份变动最大,从借金波到改结局,意在把他这个“男五号”也塑造成一个战斗英雄,勇敢追爱的他最终和郝红梅一起,面对生活。贺秀莲,一个坚韧可爱的女人,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她不狭隘,为了心爱的人,她可以付出一切,包括生命。这个人物的塑造,是最具有生命力的。

相比原著的结局,电视剧的结局就黯淡了些。孙家一家人、整个双水村都在迎接新年,省去了兰香和吴仲平的校园生活、恋爱情节,二人直接携手回了双水村,把吴仲平显赫的家世也一并略过不表,对兰香这个角色来说,其实是不完整的。逛鬼王满银回来了,在上海小旅馆照镜子发现白发和皱纹这一触发他回家的情节,也直接略过了,就算他突然浪子回头吧。礼花齐放、华灯闪烁,村口的秀莲却是弥留之际,关于秀莲最终的结局,原著也并没有交代,倒是剧中的处理,添了不少悲凉。剧中妻子犯错误入狱,又失去女儿的田福军也回来了,回到他的家乡黄原双水村,在除夕夜,面对灯火辉煌的村庄,说了句“这片土地醒了”,又上升到了家国高度。我想,这一句才是这部剧想要表达的主题,想要传达的价值观吧。在今天的中国,要的是讴歌、鼓舞和向上的力量。要展现出这个国家当代半个多世纪的宏大转折。要展现农民改革进去开拓创新的面貌。在这些基础上,是引人入胜的情节和故事。

所以,就像我开头说的,评价一部改编自文学著作的作品,首先要把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区分开。即使心里冒出“不尊重原著”甚至“篡改原著”的想法,也试着站在影视作品的角度进行一番思考。退一步讲,如果观众通过一部改编影视剧而了解并产生读一读原著的冲动,并最终真的付诸于行动,那么电视剧在完成一部文化产品使命的同时,也为传承和普及文学、传播文化,做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站在评价的角度说了这么多,要感谢这两部作品带给我的震撼、感动和启示。其实归根到底,和少安、少平们一样,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平凡的世界。最后,就用原著中最后一段,作为这篇文章的结尾:

“如果沉醉满足于自己以往的历史就无异于生命大限的终临,人生旅程时刻处于“零公里”处。那么,要旨仍然应该是首先战胜自己,并将精神提升到不断发展着的生活所要求的那种高度,才有可能使自己重新走出洼地,亦步亦趋跟着生活进入新的境界。不管实际结果如何,这个起码的觉悟应当具备。

结论一目了然:只能永远把艰辛的劳动看作是生命的必要;即使没有收获的指望,也心平气静地继续耕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凡的世界的更多剧评

推荐平凡的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