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我们这一家

姚兔子

我们这一家有一集讲的是花妈跟水岛太太在电话里约好下周聚聚,但是水岛太太在挂断电话后突然想起自己下周要参加朋友的周年忌日,想打电话告诉花太太改约这周,但是电话打过去后花太太 因为出门了没能接到电话,于是两人因为电话占线出门拿快递等等原因一直错过,好不容易水岛太太终于打通电话告诉花太太约会修改时间的消息。

到这里不禁感叹日本人的礼仪真的很强大,那种不麻烦他人,对自己的严苛都是深入到骨子里的。水岛太太和花太太都多熟了呢,打电话时还是很客气,说了好多实在不好意思。可是你又没法说她们不熟,你可以感受到她们的亲密。

也有人说到那是个没有移动电话的年代,现在的我们,只要微信发段文字,就可以取消一个约会。科技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便利,尽管如此,还是有人问,我们可以通过微信文字消息分手,确认关系吗?也不缺乏这样的情况,你对一个聚会不是很感兴趣,你可以轻易地发条消息取消约会,但你如果打了通电话,聊完天后你发现你又想去了,对方的声音让你产生了怀念,让你无法拒绝他的热情。

我们凭什么认为所有事情都可以靠线上解决呢?为什么我们在发消息后没有马上收到回复就急得不行了,甚至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

显示全文

我们这一家有一集讲的是花妈跟水岛太太在电话里约好下周聚聚,但是水岛太太在挂断电话后突然想起自己下周要参加朋友的周年忌日,想打电话告诉花太太改约这周,但是电话打过去后花太太 因为出门了没能接到电话,于是两人因为电话占线出门拿快递等等原因一直错过,好不容易水岛太太终于打通电话告诉花太太约会修改时间的消息。

到这里不禁感叹日本人的礼仪真的很强大,那种不麻烦他人,对自己的严苛都是深入到骨子里的。水岛太太和花太太都多熟了呢,打电话时还是很客气,说了好多实在不好意思。可是你又没法说她们不熟,你可以感受到她们的亲密。

也有人说到那是个没有移动电话的年代,现在的我们,只要微信发段文字,就可以取消一个约会。科技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便利,尽管如此,还是有人问,我们可以通过微信文字消息分手,确认关系吗?也不缺乏这样的情况,你对一个聚会不是很感兴趣,你可以轻易地发条消息取消约会,但你如果打了通电话,聊完天后你发现你又想去了,对方的声音让你产生了怀念,让你无法拒绝他的热情。

我们凭什么认为所有事情都可以靠线上解决呢?为什么我们在发消息后没有马上收到回复就急得不行了,甚至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我们开始默认对方无时无刻不在看手机(虽然我们真的很长时间都在看手机),默认对方一定能够看到消息,并且可以马上回复。从某种意义来说,我们活成了网络上的一个节点,一旦你从网络的这个节点消失,你的朋友就可能以为你在现实中出现了什么事,实际上你可能活得好好的,但是他们感觉你消失了。

这种压迫感是实实在在的,看到消息会使我焦虑,阅后回复逐渐成为了一种压力。没有消息也会使我空虚,是不是人际交往出了问题?明明现实一片平静,也有人同我讲话。

我们以为自己自由了,自由地找到他人,自由地畅游在网络中。然而这却成为了一种更令人窒息,无形的束缚。我们在网络上的每句话都像证据,它被永远地保存在那。一旦发出来,就不再属于自己,可以被肆意解读,划分阵营,擅加偏见。一旦离开了网络,我们就从世界上消失了,那些你曾以为无限接近的人,却难以再找到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这一家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们这一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