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自用 最疼爱的陌生人

Nnuag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家庭聚会

群体对话

嫂子作为最为疏离的人物先行谈论起没有见过,终将不能见到的侄子们。通过哥哥妹妹和母亲在谈话中的态度反应,初步展现了各人物的性格心态。

大哥只立在一旁听,不时回头指责妻子的啰嗦,有局促的距离和不安,也许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关系,许久未见的弟弟,这使自己相形见绌却又暗暗想念的对象,该客套如妻子,激动如妹妹,还是忙碌似妈妈。妹妹躺在沙发上看着他们对话,享受着成长里未曾见过的家中神秘存在显现的乐趣。妈妈忙着准备菜,实际上妈妈一直忙着准备,她希望一切都是完美的,在这12年后突然得见的时候,希望有可能再次拥有孩子们小时候家庭的和乐,毕竟过去的快乐总是完美的。嫂子有些客套,那样的生疏,是离整个出走最远的人,是真的不知如何,有些忍让和试图理解,对丈夫的脾气反应感到不安也妥协无可奈何。

三段家庭内单独对话 展现性格情感的不同

跟嫂子话语的穿插作为对于大哥人物的解释 更展现兄弟之间相互不甚理解

大哥妹妹的对话补充了故事情节 人物具体情感关系

未曾被见证成长的妹妹,对于他的离开试图理解却无从知晓,是因为什么事件,什么悲剧、背叛,导致了离开。却因为神秘有一种...

显示全文

家庭聚会

群体对话

嫂子作为最为疏离的人物先行谈论起没有见过,终将不能见到的侄子们。通过哥哥妹妹和母亲在谈话中的态度反应,初步展现了各人物的性格心态。

大哥只立在一旁听,不时回头指责妻子的啰嗦,有局促的距离和不安,也许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关系,许久未见的弟弟,这使自己相形见绌却又暗暗想念的对象,该客套如妻子,激动如妹妹,还是忙碌似妈妈。妹妹躺在沙发上看着他们对话,享受着成长里未曾见过的家中神秘存在显现的乐趣。妈妈忙着准备菜,实际上妈妈一直忙着准备,她希望一切都是完美的,在这12年后突然得见的时候,希望有可能再次拥有孩子们小时候家庭的和乐,毕竟过去的快乐总是完美的。嫂子有些客套,那样的生疏,是离整个出走最远的人,是真的不知如何,有些忍让和试图理解,对丈夫的脾气反应感到不安也妥协无可奈何。

三段家庭内单独对话 展现性格情感的不同

跟嫂子话语的穿插作为对于大哥人物的解释 更展现兄弟之间相互不甚理解

大哥妹妹的对话补充了故事情节 人物具体情感关系

未曾被见证成长的妹妹,对于他的离开试图理解却无从知晓,是因为什么事件,什么悲剧、背叛,导致了离开。却因为神秘有一种类似盲目的崇拜和期待,好像不愿去再审视他,生怕再次失去没有得到的哥哥。期待着更多的相处,甚至某种程度上把他当做了榜样,希望同他一样离开和去追寻什么。她年纪最小,也许还不明白再次离开背后的问题,又一次或真正见证了失去时痛哭颤抖,且只能把爆发原因归咎于最后看似导火索的大哥的暴躁。

在整个家庭面前维稳的妈妈,在单独谈话时有怪罪的语气,怪罪他的缺失和来信都言简意赅的仅有二三字,连更换地址都未曾通知。点出了家庭内部的问题,大家各自隐藏的心事大概只能对这个隐藏了更深的人诉说。由此要求他承担对大家庭的责任。最后藉由香水而深深拥抱,才表现了对儿子的爱和思念。她喜欢和乐的家庭,怀念以前的星期天出行,喜欢和小女儿一起跳老久的健身操,做孩子们小时候喜欢的菜,认为讨好儿子天经地义。对家里的变化心中有数,也依旧在最大变数的小儿子这里感到慌乱。

暴躁的哥哥其实是他最想分享心事的人,一个出口,尝试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以为哥哥是最不会误会的人,也许以前是吧,但12年后哥哥承担着两个家庭,他暴躁且无耐心,那么试图想归咎于他并且即可发作的谩骂瞬间封闭了他和盘托出的想法,此时他才明白自己对被抛在身后的家人造成的影响,此时才明白也许自己不再有资格再次恶劣地影响他们,也不应该出做多年,回来不过为了一个更糟的消息,仿佛过于自私未尝补偿。他只能选择离开,在完成了母亲的要求,对家庭成员们进行了口头上责任的补偿之后。他更希望留下的是美好的相处的印象。就好像哥哥突然告知他年少时爱人的死亡,也许他才发现宁愿自己不知道,只留下当初深邃的眼神迷幻的光影。哥哥其实纠结,他想怪罪他,鞭笞他,审问他,可是看到因为他的归来家中的欢乐,难道没有感到喜悦么,在听到他期许以后的时候,难道没有试图和解么。可是他还是要走,一切都恍若一梦,还能如何。他有他的委屈。爆发其实是伤心,可是他能如何表达他的委屈呢。那一刻,昏黄的光影从后面亮起来了,打在众人脸上。大哥终于是哭了,怎么表达呢,连气愤都不知该怎么表现了,所有人都归罪于哥哥了,可是走的是他啊,造成一切的是他。好像他是因为自己的脾气而走的一样,每个家庭都需要那么一个出口么,必须由自己来充当么。

哥哥的妻子是最疏远的一半在局外的人物,且并不愿卷入这一切,仿佛只希望这段时间快些过去,大家且在期间大家都能保持表面的镇定与和谐,尤其是丈夫。这对生了三个孩子的夫妇,也许不甚十分了解,但又好像相互理解。妻子说丈夫心里笃定了弟弟认为和哥哥不同甚至对哥哥的一切毫无兴趣,这也许是当初弟弟想逃离的一切。哥哥好像是卑微自贬的。世界上弟弟只是以为,只是两兄弟的认同上的龃龉。然而妻子却不知道丈夫年轻时的经历,他会考后自己去了中国。好像兄弟俩实际上曾是一样的轻狂追梦少年,但是哥哥最后没有,是放弃了,还是为了家庭妥协了,都有弟弟的影响。妻子并不想介入这个家庭由于久失之人归来的变化,也不愿作为中间人尴尬,她希望兄弟之间自己谈话。却在一切暗藏暴风和骤雨之时感到惊惧。就像观众,一样的一半局外人,审视一些,试图知道什么,又不想陷入其中。

沉浸在重逢和如何开口的喜忧里 所有矛盾似乎急剧爆发

重逢之喜每一个人都感受到,却好像一种空泛的欢喜,因为许久不见的疏远,乏善可陈,只是应该欢喜,应该忘记。哪怕是对富有崇拜精神的妹妹,也感到了代沟而些许沉默。家人也许显得过于热情,连哥哥的嘟囔都有些是因为不知如何表达。而大限之期将要来临,他又该离开,他将永远离开,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周转的体会了与家人的矛盾之后,开不了口选择了放弃。他一次次看着表盘上指针的跳动。他一次次观察着家人,听着家人闲谈。生命里缺失了太多的普通的和乐。

他决定不说。他决定在点心之后,在闷热之后终于下期的暴雨中,在黄昏的光影下,再次离开。他们谁都不知道,即是生离也是死别。

如何与不理解你的家人相处 这些最亲密的陌生人

孩子们一开始爱父母。渐渐长大,会对他们批判,但有时会原谅他们。(王尔德)

我总以为你可以理解父母,却永远无法被父母全盘理解。家人是这样的,亲密是被迫,是不用相互理解的爱。不似你可以离开的无法沟通的朋友,曾经的爱人。家人是永远无法理解,永远无法沟通,可是永远还是要继续爱。就是因为要爱,才衍生如何去爱的矛盾。有时候爱那么大,却抵不过一时的矛盾。何况哪怕尝试理解了又能如何,生活还是一样,在固有观念下,沉浸在成长里历史中,于现实已经无意,只剩下“爱”,苍白,富足。

光影的变化

文森特卡索的演绎很细微,爆发很自然。

人物各自的形象都能被体会,比较丰满。

故事可以感悟,画面可供欣赏,很满足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只是世界尽头的更多影评

推荐只是世界尽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