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8.3分

他们让我发现,我从未遇到真爱

张三荤
柏拉图式的恋爱,我受不了。

张三荤放弃海真蓝时,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她太冷了,冷得像一个智能冰柜,能说话,会调情,但不能走进,会死人。

即使这样,张三荤仍迷得七荤八素。

那就索性说说,没了身体之后,人类之间的交流还剩下些什么?

好像除了性,我们已经什么都拥有了。张三荤心想。

多了这些小心思,全怪上周看了二狗推荐的电影。

《Her》,科幻爱情片。

讲述了在未来时空下,人与人工智能相爱的故事。

并不觉得它虚幻,它就是扎扎实实的现实。

距离让人产生幻想,在我们只有0mm时,我对你的爱会被很多细小的厌恶遮盖。但当你离开时,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一下子从MAC升到了TF。

思念令人痴迷,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远,肉体也变得无足轻重。

男主角西奥多是一个刚结束了破碎婚姻的中年不油腻宅男,工作是替人写信。他购买了一套人工智能系统,名叫“萨曼莎”,这是个风趣幽默、善解人意的“女孩”,两人一见如故,无话不谈,产生了一种爱情才会有的依恋和忐忑。

然而,人机之恋随着系统的升级进化戛然而止。而这其中漫长的厮磨与挣扎却来得真切。

今天,我们不谈那无...
显示全文
柏拉图式的恋爱,我受不了。

张三荤放弃海真蓝时,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她太冷了,冷得像一个智能冰柜,能说话,会调情,但不能走进,会死人。

即使这样,张三荤仍迷得七荤八素。

那就索性说说,没了身体之后,人类之间的交流还剩下些什么?

好像除了性,我们已经什么都拥有了。张三荤心想。

多了这些小心思,全怪上周看了二狗推荐的电影。

《Her》,科幻爱情片。

讲述了在未来时空下,人与人工智能相爱的故事。

并不觉得它虚幻,它就是扎扎实实的现实。

距离让人产生幻想,在我们只有0mm时,我对你的爱会被很多细小的厌恶遮盖。但当你离开时,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一下子从MAC升到了TF。

思念令人痴迷,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远,肉体也变得无足轻重。

男主角西奥多是一个刚结束了破碎婚姻的中年不油腻宅男,工作是替人写信。他购买了一套人工智能系统,名叫“萨曼莎”,这是个风趣幽默、善解人意的“女孩”,两人一见如故,无话不谈,产生了一种爱情才会有的依恋和忐忑。

然而,人机之恋随着系统的升级进化戛然而止。而这其中漫长的厮磨与挣扎却来得真切。

今天,我们不谈那无处安放的结局,只聊聊这特殊形态的感情。

说是特殊,其实也并非如此。

对你的朋友来说,你是纯净的空气、孤独、面包和良药吗?有些人不能接触自己的枷锁,可对朋友而言,却是救世主。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你们有那种,除了做爱以外,其他全部做过的朋友吗?

你们见不到面,甚至远在地球两端,但是只要知道Ta存在,就是安心的。

Ta不属于物质,你贪恋着这种神奇感觉。

如同西奥多的自语:

“就像我正在写一本书那样,一本我深爱的书。可现在我书写的速度慢了下来,于是词语和词语的距离变得无比遥远。段落与段落间成了无尽的留白,感觉到书写我们的故事的词语的重量。

我还是能感觉到你的温度,但我正站在留白里,站在词语彼此遥远的距离间。

一个不属于物质世界的地方,一个我初次发现的,蕴藏着世间万物的地方。”

这地方,只有你和我。别人,休想踏入半步。

我无法将他两人的感情评判为爱情。

在三荤的话语体系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为三种:

1.仅有精神关联的,是朋友;
2.仅有肉体关联的,是炮友;
3.肉体和精神双重沟通的,是母婴和男/女朋友。

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仅仅止步于朋友。

也许是三荤内心的不屈服吧,不屈服人类最终会孤独得可怜到与非物质的物谈恋爱。

匮乏,什么都可以匮乏,只有这件事不行。

电影最讽刺的地方在于:将女性形象物化,却并非将女性物化。反而,将女人极度抽象,不给她曼妙的身材,不给她可爱的脸蛋,她没有形状,只有声音。

声音满足幻想。

幻想是主观的,且是唯一可以实现完美的途径。

仅用头脑和声音就可以套牢一个男人,这是对女人无上的赞美。

片中的萨曼萨无时不在。

当他再一次陷入深深地自我困惑时;

抑或不可控制地怀念过去;

反复回忆着伤害;

陷入不断地自我循环……

她都在。

“萨曼莎”,存在于烟盒大小的机器中。

西奥多把她别在衬衣口袋里,露出圆形的“眼睛”。

他终于愿意从空旷的屋子里走出来,带她一起去游乐场,幸福地转圈;他重新走入人群,重新开怀大笑,重新感受喜乐。

那感觉,仿佛恋爱初期。明明对方不在身边,却做每一件事时都难以抑制地笑。身体上像是多了一个人,冥冥之中有种被注视的欣喜。

马路上没有兵没有马,兵荒马乱。家里面没有鸡没有狗,鸡飞狗跳。
——《见好》

可在旁观人眼中,他仍是独自一人。一人起舞一人独活,萨曼莎的深情只是虚幻。

他的消沉和无措没有根治,也永远无法根治。

无法否认,一个遭遇了婚姻挫败油腻的中年灵魂是需要年轻姑娘安慰的。

而这位年轻的姑娘,没有身体。

我承认他们之间产生过爱情。

在西奥多意识到她是个女人的时候,他们开始渴望触摸对方。触摸是比声音更真实的存在。

在那一刻,他们的关系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萨曼莎甚至找来了一位替身姑娘,渴望她代替自己与西奥多做场美妙的爱。但潦草收场,因为在西奥多心里,萨曼莎不是任意一个其他女人就能代替的。

“独一无二”是本片对于女性的又一次赞美。

在野蛮社会里,男人对于女性是没有同情与悲悯的,雄性为了泄欲可以向任意雌性求欢,甚至不会考虑你愿不愿意。

这一点,在漫长的中国史中也尤为突出。

我们以前从不将女子当做人:我们都以为她是父亲的女儿,以为她是丈夫的老婆,以为她是儿子的母亲;所以有“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话,从来总不认她是一个人!在历史上,只有孝女,贤女,烈女,贞女,节妇,慈母,却没有一个“女人”!诸位!在历史上也曾见过传记成女子是人的么?
——《胡适论女权:野蛮时代的悲悯与关爱》

她无形,却将女性人格注入西奥多的真实生活。

她离去,却打开了西奥多一颗沉溺于过往的心。

私密又忠诚。

当然,以上这一切都仅仅是影片的前半部分。

对于结局,三荤不忍直视。

一点点建立起的信任和依恋,都在影片的结尾崩塌、破碎。

没有一个人能够成为另一个人永恒的归属,但是却可以教会你如何将自己变成归属。

如果恋爱的人都是疯子。

我多么想为你,精神错乱。

热闹都是别人的,只有孤独才是自己的。

你看,我就剩这些了。

你总抢不走吧?

张三荤对海真蓝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她的更多影评

推荐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