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 路边野餐 7.7分

虚时旧梦

阿芒

20171102凌晨

其实只是个观后感。

上映之前就想看却一拖再拖没有看的电影,这两天被一个朋友频频说起。这部又用心又刻意又粗糙又动人的片子,花了我一个沉沉的夜。

我上小学的时候,有几年独自和父亲住在一个小镇上。那个地方有山有水,有一条没有名字的河穿城而过,河上也有一座大桥,叫摆所桥。总是回忆起父亲带我去河对面的草地里放风筝,河边有两棵特别高大的皂角树,落下来的皂角可以洗手。傍晚,我牵着风筝,父亲牵着我的手,俩人一起横穿河水从对岸走回来,我的白色小裙子像灯笼一样罩在河面上,仿佛我坐在一片云上,浮力减轻了所有童年的苦难。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去过那个小镇了,对于我来说,关于那条河所有的记忆,像梦一样。比如我和小伙伴们都会去河里玩水,我还看见过水蛇,还依稀记得差点因为溺水丢过小命...可至今我也不会游泳。

父亲是一个中学音乐老师。那时候他会骑着自行车载我去他的学校,我坐在讲台边上听他教学生们唱《酒干倘卖无》。我依稀记得学校外面有一片松树林或是竹林,土地又湿又软。树林再往再往外就是那条河,河的对面有一座大石山。山腰中央有一个大窟窿,有几块很大的石头落在山下。好像有一位老人跟我说过,...

显示全文

20171102凌晨

其实只是个观后感。

上映之前就想看却一拖再拖没有看的电影,这两天被一个朋友频频说起。这部又用心又刻意又粗糙又动人的片子,花了我一个沉沉的夜。

我上小学的时候,有几年独自和父亲住在一个小镇上。那个地方有山有水,有一条没有名字的河穿城而过,河上也有一座大桥,叫摆所桥。总是回忆起父亲带我去河对面的草地里放风筝,河边有两棵特别高大的皂角树,落下来的皂角可以洗手。傍晚,我牵着风筝,父亲牵着我的手,俩人一起横穿河水从对岸走回来,我的白色小裙子像灯笼一样罩在河面上,仿佛我坐在一片云上,浮力减轻了所有童年的苦难。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去过那个小镇了,对于我来说,关于那条河所有的记忆,像梦一样。比如我和小伙伴们都会去河里玩水,我还看见过水蛇,还依稀记得差点因为溺水丢过小命...可至今我也不会游泳。

父亲是一个中学音乐老师。那时候他会骑着自行车载我去他的学校,我坐在讲台边上听他教学生们唱《酒干倘卖无》。我依稀记得学校外面有一片松树林或是竹林,土地又湿又软。树林再往再往外就是那条河,河的对面有一座大石山。山腰中央有一个大窟窿,有几块很大的石头落在山下。好像有一位老人跟我说过,那里面原来住着神仙,原来是一个菩萨的雕像,后来.....不记得了。

我是个不太念家的人,近几年也才有了故乡和家的概念。去过很多地方之后才知道,贵州的确是潮湿,经常阴雨绵绵。影片里所有空气里的味道,我都仿佛能闻见:泥土,塑料,金属,汽油,汗水,稻田,青苔,影子和光,都是一艘小船,带我驶向没有时间惯性的记忆里,驶向童年的那条河。

大概因为父亲是老师,身边的小伙伴都非常害怕他,我很多时候都是偷偷地和他们一起玩儿。镇上有一个像小猴儿一样的男孩子,他是我们班的劳动委员,上山,爬树,跳楼层,走路都是飞跑的,永远都充满活力。他和其他的几个小伙伴不敢去我家,傍晚做完作业吃过晚饭,他总是被派遣来我家附近吹几声哨子,我便知道是在唤我出去玩游戏了,那是我们从来没有商量过的默契。那时候的我们有好多好多根据地,一起田间抓过蚂蚱也山头看过流星,某个夜晚他抓了两只萤火虫夹在眼皮上一直眨眼睛...小地方的孩子能玩儿的乐子特别多,美好的灵动的回忆也多。

我上初中之后搬去了县城,就没有机会和小时候的伙伴们玩儿了。再后来慢慢就没了联系。算算到现在也有十多年没见了,甚至都不太记得他长什么样儿了。依稀听说本来家庭条件不太好的他,家里出了很大的变故之后便没再上学,出去打工了。

直到最近几天,他突然加了我的微信。就在观看《路边野餐》之前,他给我发来问候,才知道他前些年在东莞打工,后来又辗转去了杭州。不免聊起很多小时候的事儿,突然之间,那些不确定是否存在的片段有了一个可以证实的人,那些记忆仿佛都有了基点,不再是玄妙的梦境,时间于是变得圆满。而且,也许还隐藏着很多我不记得的故事。

我看到逆时针倒流的钟,听到那些湿答答的断句,想着那个住进鸟眼睛的人...然后我看到了自己,而且,我也是老陈呀。

最后想给那个老陈念一首聂鲁达的诗:

“我说过你在风中歌唱,有如松林有如桅杆。你跟它们一样高而无言,突如其来的悲哀如一次航海。你像古道一样收集事物,你充满回声和乡愁的音调。我醒来了,在你的灵魂里沉睡的飞鸟,有时也要逃亡迁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路边野餐的更多影评

推荐路边野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