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现实无关的未来想象

TUSK

1982 年的「银翼杀手」(Blade Runner)毫无疑问是科幻电影的经典,甚至占据了许多科幻片排名的榜首。时隔 35 年,续作「银翼杀手 2049」(Blade Runner 2049,以下简称「2049」)的上映也引起了广大影迷的关注。前几天我去看了,确实沒有失望。

前情概述

复制人(replicant,或称人造人、仿生人)是「银翼杀手」世界观中最重要的构成。二十世纪初,Tyrell 公司的复制人技术已经很成熟,和真人几无两样,而力量和速度则远胜之。复制人主要被用于外星殖民扩张等危险活动,旧型号的寿命衹有 4 年。有些复制人逃回了地球,负责追杀他们的警察就叫做「Blade Runner」。

前作发生在 2019 年,主角 Deckard 就是这样一位银翼杀手,负责追捕复制人 Roy,在追捕过程中还与新型复制人 Richael 产生了感情。片中复制人与真人的区別...

显示全文

1982 年的「银翼杀手」(Blade Runner)毫无疑问是科幻电影的经典,甚至占据了许多科幻片排名的榜首。时隔 35 年,续作「银翼杀手 2049」(Blade Runner 2049,以下简称「2049」)的上映也引起了广大影迷的关注。前几天我去看了,确实沒有失望。

前情概述

复制人(replicant,或称人造人、仿生人)是「银翼杀手」世界观中最重要的构成。二十世纪初,Tyrell 公司的复制人技术已经很成熟,和真人几无两样,而力量和速度则远胜之。复制人主要被用于外星殖民扩张等危险活动,旧型号的寿命衹有 4 年。有些复制人逃回了地球,负责追杀他们的警察就叫做「Blade Runner」。

前作发生在 2019 年,主角 Deckard 就是这样一位银翼杀手,负责追捕复制人 Roy,在追捕过程中还与新型复制人 Richael 产生了感情。片中复制人与真人的区別引发了观众的思考。

「2049」上映前,发行商华纳兄弟在 YouTube 上发布了三个短片,分別叫作「Black Out 2022」、「2036: Nexus Dawn」、「2048: Nowhere to Run」,讲了前作到「2049」之间的几件事情。B 站有搬运,有时间的话不妨看看,有助于对电影的理解。下面是我的简单介绍:

  • 2022 年,遭到抵制的复制人策划了炸毁 Tyrell 公司资料库的行动,从而复制人不易被追查,同时引爆了核弹,使洛杉矶陷入了大停电(black out),许多人丧命。自此政府禁止生产复制人,Tyrell 公司破产。
  • 2036 年,收购了 Tyrell 的 Wallace 公司研发新一代复制人,创办人 Mr. Wallace 以其永不背判的特点与政府谈判,从而得到生产许可。
  • 2048 年,一直隐藏身份的复制人 Sapper 因在街头出手救人而暴露,从而引发「2049」片头银翼杀手 K 的追杀。

光影特效

我给这部打了四星,而给前作衹打了三星。这不是说我认为续作比前作好,我认同很多人说续作沒有超越前作的看法。但是就我自己的观感来说,前作虽然创造性地刻画了奇异的赛博朋克世界,却有点不畅快的感觉,如片中的绵密的夜空下的雨,让人感到湿润、滑腻、冗长(当然也有很多人喜欢这样的感觉),而「2049」的场景,不仅更为具体、宏大,而且是相当舒服而引人入胜的,同样的雨景,可以深入、仔细地享受其中。所以仅仅是画面,就完全可以值回电影票价以及花去的时间。

不过我很好奇,倒底是什么使我觉得「2049」比前作更「好看」?我有两个答案:

  1. 精致度。毫无疑问,现代电影工业催生了极为成熟的特效制作产业,如果注意看大作的片尾(包括这部)就会发现一部片需要用到很多特效,这些不同的特效,甚至特效的不同处理阶段都是交由不同的公司做的,参与制作的人员可达数千人。如果说 1982 年的「银翼杀手」是制做出来的话,那今年的「2049」可以说是「打磨」出来的。
  2. 当代性。生活在当代,是否就一定会喜欢当代的东西呢?不一定,但大多数情况是这样。比如我不喜欢当代流行乐(不管是中国的还是欧美的),而喜欢七十年代的音乐,但这是我有意识地听歌选择,而且我知道绝大部分听歌者都不是这样。在另一些方面,我是完全当代的,比如我不能欣赏旧时代(十年以前)的电子产品(诺记的直板手机、早期 Walkman 等),虽然很多拥趸对它们津津乐道;比如现在看十年前的衣服会觉得土,这种「土」的感觉完全是生活在当代而自觉有的一种视角,并且几乎无法抗拒。电影「2049」就是当代的事物。

很难说这两点哪个的作用更大,它们虽然紧密相关,但显然也是可分的。

场景设定

影片的时间离当今其实相当近,我们也很清楚现实的 2049 年不可能达到片中展现的技术,片中的设定应该说是完全基于 1982 年的「银翼杀手」(我沒看过小说,不知道是不是小说里的设定)。

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当时对未来的想象大概是什么样子:

  • 手机以及互联网好像都沒有出现。一个沒有手机和互联网的现代社会是很难想象的,但 1982 年的人会认为很正常。其实在「银翼杀手」中,地球早已残破不堪,许多城市变为废墟,也许无法建造网络这种基础设施——不过我更愿意认为它们从未被发明,不属于「银翼杀手」世界。
  • 显示技术。最引人注目的是片中无处不在的全息投影,不过似乎主要是商用,工作中用的显示器基本是 CRT 的变形——因为当时 LCD 技术还沒有面世。
  • 机械的延续。「2049」中,全息投影已经做得唯妙唯肖,但投影的移动还需要靠天花板上的机械臂——不得不说是一个复古但有趣的设定。另外片中还出现了大量机械式的仪器、工具,可能的一个原因是 2022 年的大停电引发的人们对电子设备的可靠性的担心。
  • 语音识別技术。这项技术和实际离得最近,电影中 K 语音控制无人机飞行,在现实中基本上已经不是一件难事。
  • 生物技术。「银翼杀手」中的生物技术可以说是远远领先于现实,通过基因工程制造出的复制人不仅几无缺陷,而且比人类更完美。同时影片中也通过生物工程解决了人类粮食短缺的问题。好像千禧年之际大家还普遍认为二十一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笑
  • 银翼杀手中,人造物已经充满日常生活,以至于一块自然的木头都无比珍贵。地球应该遭受过核爆,土地仅能维持居住,而不够(或者不能)生产植物。

「银翼杀手」衹跟上世纪八十年代及当时人们对未来的想象有关,和当今的现实世界是完全不相干的,这一点电影表现得很明确,如于现实的 1991 年已经破产的泛美航空的广告在「2049」中继续出现。

现实中科技的进步多表现在民用(消费、娱乐等),而影片中的科技似乎更为宏观(外星殖民、集中生产等),猜测与上世纪七十年代左右冷战背景和航天竞赛有一定的关系。世界的发展方向真是不好预测。

一个悬念

前作最大的悬念在于主角 Deckard 是不是复制人,导演 Ridley Scott 说是,而扮演者 Harrison Ford 坚持说不是。说他是复制人的最有力的证据是片尾的独角兽折纸,因为 Deckard 经常梦到一只独角兽,而不太可能和別人说过。

续作也沒有点明这一问题的答案,但现在看来,说他是复制人的观点占了上风。片方不打算解答这个问题,应该说这种真人与复制人身份之间的「模糊」,正是本片主题的一部分。

观看注意

这次的引进很良心地提供了 2D 和 3D 供大家选择。我的一贯看法是,有 2D 的话就选 2D,因为 3D 片往往亮度较 2D 低很多。本片又是有点黑暗风格的,可想而知 3D 效果并不会好。我的话不一定可靠,但本片的摄影师 Roger Deakins 在他的博客上推荐观众看 2D 宽屏版(画幅 2.39 : 1),因为这是拍摄的原始构图比例,而 3D 版本更是後期转制的。

不过国内上映的还是以 3D 版居多。现在看到上海这边提供 2D 版本的影院不少(也许是受到妖灵妖的号召?),离武东路 57 号比较近的有下面几家(骑共享单车可达):

  • 宝山大光明(我去的)
  • 合生汇中影
  • 中原博纳影城

国内上映的片长是 162 分钟,虽然挺长的,但我全程精神集中,一次瞌睡也没打(熟悉我的同学会知道,我是有多容易在电影院睡过去)。

原片是 163 分钟,所以国内版本删減了一分钟,具体删減的是几处裸露场景(包括全息投影、雕塑的裸露),是让人不爽,也沒有办法。有几处用了截图的手法,所以画面不够清晰,有一点违和。有兴趣也可以注意一下。

闲言碎语

有几个角色我觉得很有意思,也演得很好。一个是 Wallace,由 Jared Leto 扮演,说话时音调低沉,眼睛也不看你,非常有派头,喜欢用一连串的定语从句,一看就知道是有地位的文化人;另一个是小角色,来自索马里的市井博士兼二手流通贩子,说一口索马里语(属亚非语系库希特语族,Afroasiatic -Cushitic,为非洲东部国家索马里官方语言),令人印象深刻。

导演 Denis Villeneuve,国内翻译为「丹尼斯・维伦纽瓦」,其实不大妥当。他是加拿大𣁽北克人,按照法语名字应该念作「德尼・维尔诺夫」(/dəni vilnœv/)(刚学了法语发音,顺手练习一下哈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