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男人优雅地拯救世界

monok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部非典型性007的电影,但比007更加具有英式的黑色幽默。凯恩爷爷+柯林叔叔的组合,是让我看这部片子的原因。

间谍类系列电影,有英国的007詹姆士·邦德,以及美国的杰森·伯恩(谍影重重)。前者有各种炫酷的黑科技装备和美艳的邦德女郎,后者有吊炸天的动作戏和跑酷般敏捷的身手。而王牌特工,巧妙地结合两者的优点,树立了自己的间谍电影风格。

007里经典的军情6处(MI6),在电影《王牌特工》中,化身成一个叫Kingsman的组织。这个“王的男人们”,听起来很中二的机构,成员代号均为圆桌武士。凯恩爷爷版本的M(特工机构负责人)代号亚瑟王,其他特工分别是十二圆桌骑士。在一个特工出勤牺牲后,会加入新的特工,取代原特工的代号。兰斯洛特,是圆桌武士的第一勇士。所以在影片开始,就设计拥有该代号的特工牺牲,然后招募新的特工,因缘巧合,原本默默无闻的主人公艾格西进入了组织。柯林大叔代号加拉哈德,是亚瑟王传说中,地位独一无二的骑士,因为只有他最终寻得圣杯的下落。名字其实暗示了影片人物的命运,也是主人公和柯林大叔之间羁绊的开始。而作为亚瑟王中,传奇的大魔法师梅林,也是Q(007中的军需官)的角色,由马克·斯特朗扮演。在影片中...
显示全文
一部非典型性007的电影,但比007更加具有英式的黑色幽默。凯恩爷爷+柯林叔叔的组合,是让我看这部片子的原因。

间谍类系列电影,有英国的007詹姆士·邦德,以及美国的杰森·伯恩(谍影重重)。前者有各种炫酷的黑科技装备和美艳的邦德女郎,后者有吊炸天的动作戏和跑酷般敏捷的身手。而王牌特工,巧妙地结合两者的优点,树立了自己的间谍电影风格。

007里经典的军情6处(MI6),在电影《王牌特工》中,化身成一个叫Kingsman的组织。这个“王的男人们”,听起来很中二的机构,成员代号均为圆桌武士。凯恩爷爷版本的M(特工机构负责人)代号亚瑟王,其他特工分别是十二圆桌骑士。在一个特工出勤牺牲后,会加入新的特工,取代原特工的代号。兰斯洛特,是圆桌武士的第一勇士。所以在影片开始,就设计拥有该代号的特工牺牲,然后招募新的特工,因缘巧合,原本默默无闻的主人公艾格西进入了组织。柯林大叔代号加拉哈德,是亚瑟王传说中,地位独一无二的骑士,因为只有他最终寻得圣杯的下落。名字其实暗示了影片人物的命运,也是主人公和柯林大叔之间羁绊的开始。而作为亚瑟王中,传奇的大魔法师梅林,也是Q(007中的军需官)的角色,由马克·斯特朗扮演。在影片中,他跟变戏法似的,负责给特工们提供高科技武器,黑进敌方系统,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位于伦敦的Savile Row(萨维街),以定制传统的男士西服而闻名。在那条街上有家叫Kingsman的裁缝店,实际是Kingsman特工组织的大本营所在地。Old Fashion以及绅士品格,一直贯穿影片始终。Kingsman的特工,正式雇佣后,都要量身定做一身手工西装。而特工的工服标配是:高级定制西装,戴黑框眼镜,穿牛津黑皮鞋,手持绅士专用长柄黑伞。Kingsman的特工既不是风流沾花惹草的邦德,也不是肌肉发达拳头狠的伯恩,而是非常传统的绅士。

传统的英国绅士,是渗透到骨子里的风度,小到对每一个细节的注重。比如脚上穿的鞋子,“牛津好过布洛克”是影片中一个很重要的暗号。牛津是纯黑色,而布洛克表面有花纹。做事也要低调像没有任何花纹的牛津,而不是有雕花的布洛克。因为这就是Kingsman的本质,深藏功与名。

柯林大叔和主人公谈心时,大叔家整面墙都是报纸头条。每一个头条后面都有大叔出勤重要任务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出生入死,有同伴的离去和遗憾。可是大叔却说,“一个绅士的名字只能在报纸上出现三次,出生,结婚和死亡。因为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我们是绅士。” 所以即便是拯救了世界的超级英雄,也要时刻恪守绅士的守则。

“Manners make the man” 在片中出现两次,第一次是大叔在酒吧,教训小混混的时候。他慢条斯理的锁上门,掷地有声的吐出这三个字。非常优雅而不失风度的胖揍了混混帮,动作行云流水,还小秀了一下黑科技武器。防弹小黑伞,也是炫酷到尖叫。

对于动作戏份,那种慢动作肉搏和爆炸场面,以激昂古典音乐为背景,然后看着坏人门牙飞出去的抛物线。是我喜欢的暴力美学,而王牌特工的动作戏,大多是这个风格。打戏非常赏心悦目,干脆利落。

主人公艾格西的父亲因为救同伴而牺牲,所以柯林大叔对艾格西一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后期,他不仅是艾格西好友,更像是他的父亲般的存在。在艾格西妄自菲薄自己的出身时,告诉他“真正的高尚是比曾经的自己更优秀。”最终让艾格西,自己改写自己的命运。

最后,说一说片中的反派。如果将世界交到疯子手里,那将是令人无法想象的末日惨像。不知道,片方是不是有意找一个美国演员扮演反面角色。黑人演员塞缪尔·杰克逊饰演一个极端的社会科学家瓦伦丁,他以消灭全世界的妓女、瘾君子、小偷和宗教极端分子等所谓的社会毒瘤,来解决世界人口激增带来的一系列温室效应等问题。他扭曲的观念认为,既然是坏的东西,那就应该全部铲除,然后由社会精英,建立新的世界。

瓦伦丁把自己比做神,打造了变态的诺亚方舟屠杀计划。以脑磁波的干扰方式,让人丧失神志,自相残杀。被磁波控制的人,眼中没有亲朋友好友,只剩暴力。这个伦理问题是导演抛出的,但影片只是简单的邪不胜正结尾,并没有给这个问题正面的解答。

牺牲大多数普通民众,留下少数社会精英,为以后重建社会作为人类最后的希望,是大多数末日片会涉及的桥段。更何况,这部片说的是,疯狂科学家替社会做清道夫,建立干干净净的新世界体系。单从这点看,这个科学家,似乎就是有点疯,似乎也没有那么坏。可是,在这些毒瘤中,有多少人身来就愿意去吸毒贩毒,去成为妓女和小偷的呢?这部分人中,有多少人其实是受害者,迫于生计无奈,而走上的犯罪道路的。为什么该死的是他们,而不是那些穿的人模狗样,暗地却做尽丧尽天良事的“精英”?

最后的最后,要小心那些西装笔挺,晴天还带黑伞的人。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王牌特工:特工学院的更多影评

推荐王牌特工:特工学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