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他是K,他没有姓名

维昂维瑞耶
2017-11-01 17:42:4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后,当戴克询问K“你是谁”之时,我心头一紧,怕K天真一笑,说出“我是乔”。

可是K没有。

那一瞬间,我被打动了。

在这个关键情节之后,我用《银翼杀手》衡量这部续作的挑剔眼光忽然收起来了。

虽然美学上已经大打折扣,可是当K躺在落雪的台阶上仰望天空的时候,我还是与之发生了深深的共情。

如果所有能证实自己所是的条件都被证伪,那么我是谁呢?

这不是前部宏大命题里人与造物主之间的对话,而是现下所有活在二手人生里的年轻人所必然面临的命题——不再关心整个族群的命运,不关心宏伟的去向,可依然想知道为什么我是这样一个我。

凭什么“我”成为了如今的“我”?那命运中的偶然指向着必然。今夜,不必关心全人类,你是你啊。

什么都没有。无父无母,没有确实可依托的爱情,没有值得为之可献身的事业,没有肩负神圣的使命去改变历史。连记忆都是别人的,它并不真实。那么,这样的“人”该如何活下去。

片中的其他角色都比K幸运,他们有活下去的理由,他们有意义。但很可惜,K没有。

误以为被命运选中了,以为自己是the one,可漫长的成长让你得到并且不得不接纳,你不是ENO,你什么都不是,你无法

...
显示全文

最后,当戴克询问K“你是谁”之时,我心头一紧,怕K天真一笑,说出“我是乔”。

可是K没有。

那一瞬间,我被打动了。

在这个关键情节之后,我用《银翼杀手》衡量这部续作的挑剔眼光忽然收起来了。

虽然美学上已经大打折扣,可是当K躺在落雪的台阶上仰望天空的时候,我还是与之发生了深深的共情。

如果所有能证实自己所是的条件都被证伪,那么我是谁呢?

这不是前部宏大命题里人与造物主之间的对话,而是现下所有活在二手人生里的年轻人所必然面临的命题——不再关心整个族群的命运,不关心宏伟的去向,可依然想知道为什么我是这样一个我。

凭什么“我”成为了如今的“我”?那命运中的偶然指向着必然。今夜,不必关心全人类,你是你啊。

什么都没有。无父无母,没有确实可依托的爱情,没有值得为之可献身的事业,没有肩负神圣的使命去改变历史。连记忆都是别人的,它并不真实。那么,这样的“人”该如何活下去。

片中的其他角色都比K幸运,他们有活下去的理由,他们有意义。但很可惜,K没有。

误以为被命运选中了,以为自己是the one,可漫长的成长让你得到并且不得不接纳,你不是ENO,你什么都不是,你无法责怪任何人,甚至不能责怪命运本身。命运只是造物主不经意的一个偶然——肉身的上帝是个盲人他不正视你,精神的上帝困锁原地自身无路可去。你甚至不是造物主善意或者恶意的玩笑,因为即使你可以与造物主面对面对质,他也无法为你负责。你是他的一次偶然决定,可这个偶然让你被命运玩弄了。

这或许就是K躺在雪地上时,击中我的那个情感共鸣。我和他一样,憧憬并且迷惘。这两种看似矛盾的气质被高司令完美得呈现了出来。是啊,我就是这样一个天真的失败者,可就向K一样回应了命运偶然的召唤。

何以为真?“我”能相信“我”吗?

寻找父亲,寻找导师,寻找英雄之旅——可是当这一切统统化为泡影,这才缓缓听懂了那个理想爱人Joi真正的秘密,她是自己内心的响应,她是完美的镜像,自己只是听到了自己真正的内心——想要不一样、想要特别、想要成为那个人,想要一段真实可信的生命存在。

K的悲剧跟以往故事里的AI不一样。他所遭遇的本不应该是一个AI所应该遭遇的。或许身为造梦师的安娜·斯德琳博士把自己的这段记忆不止植入给他人一次,而K要被命运多少次选择(K要恰好成为一个警察,恰好遇到这个案件,恰好上司委托他去寻找孩子,又恰好能找到安娜询问),才在偶然之中步入了命运的必然。安娜看到K的记忆之时流下眼泪,那个泪水并不是因为悲哀,而是她知道历经万劫,这个偶然终于步向了必然。

不禁想到佛经之中有一段对生命的比喻,说一个人获得生命的机会,恰如“盲龟浮木”——在苍茫大海之上,有一块浮木,木上有孔。有一盲龟,于百岁中,探了一头。而这一次,恰好就穿过了浮木之孔。佛经规劝众生要珍爱自己,因为一个人获得生命与“盲龟浮木”一样,是非常难得之事。

对于K来说,他的觉醒是多少偶然的结果。他遭遇到的,一如“盲龟浮木”,难上加难。

之所以这么难,是因为,如果不觉醒,就不必遭遇如同人类一样荒诞的命运。一个Al本不必经历命运嘲弄之苦,从这个角度上来讲,K比那些突然获得了想象力,获得记忆,获得情感,获得生殖能力的AI更像一个人。因为他是命运的使徒,他获得了一个普通人才会历经的命运。

或许从视听语言本身讲,前作的美学观念是2049无法企及的。但仅从科幻观念的角度讲,2049向前走了重要的一步。多数讨论AI与造物主的科幻故事,还着重于平权,侧重AI对造物主的愤怒拷问,还要分辨各自“何以为人”的问题。而在2049中,这个问题被超越了,它不在意如何判定人与AI的差异,而进一步讨论了“何以为我”的问题。K的觉醒并不是向同类故事中的AI突然有了情感(他本来就有),他是突然看见了命运的荒诞,他了解了意义如何丧失,被失败本身推向了真正的自我觉悟。所以,他是K,他始终没有回应那个温情脉脉的名字乔,他没有必要去成长为乔。

好在他是K,他不是乔。

好在它是2049,而不是1982的复制。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