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于市:形大于核的2049

ダメ人間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银翼杀手2049》(下称“《2049》”)收获一大片精英观众的赞誉之后,此刻的我还是决定遵循自己的内心,逆行描绘我内心复杂的观影感受。在下笔之前,我忍住了没有去看太多其他的文章,以其能写下最原始的感受。但还是在唯一一篇看过文章中,发现了很多不一样的观点,甚至有点想笑。还是唱点反调权当平衡吧。

结论先行:我认为《2049》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且严重偏移了1982年第一部的主题的影片。

当然,我能理解那些倾向于把《2049》看作是独立作品、和前作无任何联系的观众,对于他们来说,这确实是一部非常华丽的终极视觉大片。由无冕之王Roger Deakins所加持的舞美艺术,从迷雾丛生到黄沙烂漫,从严谨规整到破败无序,他试图令《2049》中的每个场景每个镜头都像画作一样令人窒息。事实上他也做到了,美得无话可说。我记得在几次涉及到华莱士的整体内部设计的段落中,屋顶水池的涟漪化作光的旋律投射到方正的办公室中,走廊规整的条纹光线像百叶窗一样收起,华莱士坐在昏暗而又平静的湖面顶层出现,新型号复制人像冒牌新生儿一样从巨型塑料袋中诞生,我眼眶都湿了。天啊怎么可以这么美!

可是,越美只会越会令我觉得可惜。我并不同意《2049》是...

显示全文

在《银翼杀手2049》(下称“《2049》”)收获一大片精英观众的赞誉之后,此刻的我还是决定遵循自己的内心,逆行描绘我内心复杂的观影感受。在下笔之前,我忍住了没有去看太多其他的文章,以其能写下最原始的感受。但还是在唯一一篇看过文章中,发现了很多不一样的观点,甚至有点想笑。还是唱点反调权当平衡吧。

结论先行:我认为《2049》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且严重偏移了1982年第一部的主题的影片。

当然,我能理解那些倾向于把《2049》看作是独立作品、和前作无任何联系的观众,对于他们来说,这确实是一部非常华丽的终极视觉大片。由无冕之王Roger Deakins所加持的舞美艺术,从迷雾丛生到黄沙烂漫,从严谨规整到破败无序,他试图令《2049》中的每个场景每个镜头都像画作一样令人窒息。事实上他也做到了,美得无话可说。我记得在几次涉及到华莱士的整体内部设计的段落中,屋顶水池的涟漪化作光的旋律投射到方正的办公室中,走廊规整的条纹光线像百叶窗一样收起,华莱士坐在昏暗而又平静的湖面顶层出现,新型号复制人像冒牌新生儿一样从巨型塑料袋中诞生,我眼眶都湿了。天啊怎么可以这么美!

可是,越美只会越会令我觉得可惜。我并不同意《2049》是和82年版《银翼杀手》各揣其意的电影,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其实没有必要继续用“银翼杀手”这个名字。82年版的主题更多是专注在复制人对自己存在意义的哲学探讨上,而《2049》的核心主题亦是同前作相类似:复制人高司令在认知自己的存在的前提下去追求他存在以外的灵魂,但结果还是以悲剧来否定自身的存在。

其实要讲的核心故事没太大问题,最令人不满的只是电影中充满了令人疑惑的设定和段落。例如AI女友Joi和高司令的关系,乃至后面的妓女,和最后安排Joi被踩坏前高喊“我爱你”。这一组设定都令我觉得非常困惑。首先《2049》不知道是忽视还是故意隐去前作中的“老型号寿命是4年”的设定,因为在基于这个寿命的设定上,复制人Roy的举动才是合理的——他见证过别人未曾见过的风景,因此他竭尽全力去延迟自己死亡的界限,更强调了他对于这个世界的爱和不舍。

但是在Joi和高司令的感情段落中,令人感觉太诡异了。诡异主要是由于一:前面没有花任何笔墨建立高司令和Joi亲密关系,全片也没有任何一处描述Joi这个角色的背景,观众面对突然间出现的角色需要时间了解和消化,这导致二:当高司令买了一个让Joi能实体化的设备,Joi第一次感受到雨时,我并不觉得这份爱有多重要或者,为什么要描绘这份爱。是想要说复制人也懂得爱?还是机器人比人更有灵魂?我更偏向认为这是由于一开始没有为Joi这种设备做好背景故事设定和划分机器人情感界限所导致的不适。

为了让他们两相爱真是费尽了全力,还找了一个搞革命的实体复制人来完成他们之间的结合。所以这样就令他们成功二合一是完整的爱情了?最后被反派踩坏设备Joi喊出“我爱你”我也是觉得异常牵强。总的来说我觉得Joi的这段可以完全不要,大可以让高司令完全孤立于这个世界中,让他真正“没有灵魂”,这种处理的反差下可能都会形成更大的冲击。

更何况,高司令和Joi两位的演技都太可怕了……

Joi我就不继续说了,毕竟她的段落我已经批评了全部了。高司令,高司令的演技,真的差。在他获得数字信号找到玻璃屋中的造梦师时,他有过一个呈现爆发演技的机会。可惜他真的很可怕。他选择了一种最初级的方式去演绎悲痛和愤怒,你一辈子都以为自己是平淡无奇的其中一份副本,现在有证据给了你希望,也给了你痛苦,你会是跳起来骂的状态吗?不会的,一个一直都以为自己没有灵魂的复制人不会是这种反应的。反倒是造梦师看到真实的梦境的反应让我备受触动。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这个梦境是被别人有意无意复制到高司令脑海中的话,从革命独眼女的话中可以得知,高司令这个拷贝是他们革命者相关的人制作的,那为什么造梦师看到自己的梦境出现在别人的脑海中的时候,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主观地说,非常贴近一个从未见过这个片段的反应。所以这又不符合最后的谜底的设定。

再来说又一设定的问题——Harrison Ford。即使在前作中也是未明确他到底是不是复制人,他始终是有寿命/生存限制条件的吧?我认为总不能单单为了视觉效果,把Harrison自己一个人丢在这个貌似遭受过核爆轰炸的城市中,而不给定这么多年以来的生存条件的说明吧?我只记得他在片中只提过这里有无数的酒。如果他是复制人,他比Roy要早退休,也不能是和Roy差太远寿命的复制人,就算达到了10年,这也解释不通;如果他不是复制人,那么他是人类,他也不可能在这种辐射条件下生存,假设辐射不存在,也没有看到食物来源的设定(不要跟我说那些蜜蜂),也解释不通。

而在关外废墟中,小朋友工厂的设定又是为了造梦师的童年吗?他们是复制人还是人类?理论上是在发现了Rachael具有生育能力后,想要倡导翻身做主人的复制人们的老巢,那小朋友们是复制人咯?但是能生育的不就只有Rachael吗?那小朋友们是从何而来。我提了这么多问题想说明的是,不够完备的设定,就是会让观众很疑惑,就是不足够好。这可是一个160多分钟的电影啊,多的是时间。

还有号称复制人拥有了生育能力就可以造反的人。为时尚早啊,你有第一代复制人小孩了吗?就算你已经不经由华莱士成功孕育第一代复制人后代,可以弑神了,这个主题好像也跟这一部电影有些偏差吧?究竟是想讲多少件事?这班人的出现对于高司令这个角色的主线来说,也太牵强了。

独眼女人的提前开迷,和明明能演戏的Jared Leto被迫说了一半神性一半尴尬的对白,我真心认为本片的台词实在也是,不够好。

不过二分种的Rachael极致还原,还是让我觉得非常感动非常值得去电影院的。

最后,在本片的命题上,我认为比较割裂,高司令身上的“我是否有灵魂”,革命者身上的“我是否能弑神”,一个是对自我的探究,一个是对自由的追求,并不相符。而前作中,复制人对自我存在感到疑惑从而开始无尽的追问,包括Rachael包括Roy的反应都是合理的,更加具有哲学层面的思考高度。我并不是不喜欢《2049》,只是它还是有点辜负了我的期待。给定范围和界限,才能令整体的逻辑通透,故事充盈。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