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来自万圣夜的恐怖故事

卡卡罗特

这是一段来自万圣夜的恐怖故事:

《银翼2049》若是像其他科幻片一样履行复制品的义务,那他至少可以在不需要认知的条件下有着幸福的市场。

然而它硬是被创作者和影评人赋予了太多的内涵,让它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文艺科幻的形象了,然后就被他的真正的人际圈残忍的拒绝了,最终也就落得雪中自缢的结果。纵使得到各种哲学道德层面上的认可,终究挽救不了现实中的孤挽。

这和现代社会的人又是何其相像。人们对机械,对智能,对科技的恐惧归根结底是对他们类人化后的恐惧,毕竟人类自己都没有解决自己的问题怎么去解决别人的问题。

于是,怎么办呢?那就让一群不具备革命技术的去搞艺术,去搞认知。让一群没有文化素养的不具备革命动机的人去搞科创,去搞科技。于是社会就能掌握在那群“既有革命力量又有革命动机”的少数精英的人的手上,然后这群人用所谓的科技恐惧,或者其他反人类的事物来转移普通群众真正应该恐惧的对象,于是,逐渐的,人民群众的力量,和复制人的力量就没有什么区别了。然后只要给你个心理上的对于“幸福”的动机,给你个“你是个特殊的人,你有你自己真正的价值”的夸奖,然后再让你花大把时间去证...

显示全文

这是一段来自万圣夜的恐怖故事:

《银翼2049》若是像其他科幻片一样履行复制品的义务,那他至少可以在不需要认知的条件下有着幸福的市场。

然而它硬是被创作者和影评人赋予了太多的内涵,让它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文艺科幻的形象了,然后就被他的真正的人际圈残忍的拒绝了,最终也就落得雪中自缢的结果。纵使得到各种哲学道德层面上的认可,终究挽救不了现实中的孤挽。

这和现代社会的人又是何其相像。人们对机械,对智能,对科技的恐惧归根结底是对他们类人化后的恐惧,毕竟人类自己都没有解决自己的问题怎么去解决别人的问题。

于是,怎么办呢?那就让一群不具备革命技术的去搞艺术,去搞认知。让一群没有文化素养的不具备革命动机的人去搞科创,去搞科技。于是社会就能掌握在那群“既有革命力量又有革命动机”的少数精英的人的手上,然后这群人用所谓的科技恐惧,或者其他反人类的事物来转移普通群众真正应该恐惧的对象,于是,逐渐的,人民群众的力量,和复制人的力量就没有什么区别了。然后只要给你个心理上的对于“幸福”的动机,给你个“你是个特殊的人,你有你自己真正的价值”的夸奖,然后再让你花大把时间去证明这是个伪命题,那目的就达到了。

人总是渴望奴役人的。并不是说在这个过程中他可以得到什么乐趣,更多的是他少了一份战争的麻烦,多了一份和平的安逸而已。所以,人类发展科技,终究是为了将人机械化,自动化。

世界这么大,当然只能属于那些特别有才能的人。没有才能的人就花大把的时光花在成为他们的路上,食他们的残羹还乐的哈哈笑,还说“梦想实现了”,还说“勤能补拙”,因为客观规律就是这么安排的呀。

那些花时间设计题目的人和那群给机器设计测试问题的人思维是何等的相似,因为他们的作用对象的性质已经日趋相同了。

所以,如果有一种贩卖自己成为复制人交易,可能是最直接的救赎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