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离银翼杀手并不遥远----银翼杀手系列的完全体解读

悠灵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是艺术最简单的入门方式。
如果说科幻小说是理性的诗歌,那科幻电影就是其中的绝句律诗十四行诗。科幻电影的表现方法极具形式感的冲击力,而需要大量文本阐述性解释的2001漫游太空或者银翼杀手等,由于电影本身的超前性和表现方式的复杂性和内容的哲学性导致了它们的“曲高和寡”。必须要说的是,在我早年不知天高地厚过早地看这两部片子的时候是非常非常不耐烦的,比之黑客帝国那种鲜明的快节奏来讲,一般人在观影量较低欣赏电影只是入门级别的初期,的确不太可能直接接受这种风格,从而误入“歧途”。所谓艺术鉴赏入门的本质,就是对具有多重阐述性的客体做出的“正确的”“柏拉图注脚的注脚”。这里“正确”做引号是因为阐述常常可以是个人化的,但是艺术依然有必然的内核规律。无论阐述多么复杂多样深邃,都不可能让一个垃圾作品成为名垂青史的艺术品。(如果有人要拿杜尚的《现成的自行车轮》等来抬杠,实际上对不再绘画的新艺术品的阐释是反思绘画乃至艺术存在性本质的另一门“艺术”分支。就好比某些电影是一个特殊时代特殊存在反衬社会畸形审美思潮等而实际上其电影质量不高的现象类似----红色电影,由于对其反思的声音高于那个时代或者记录那个时代,所以...
显示全文
电影是艺术最简单的入门方式。
如果说科幻小说是理性的诗歌,那科幻电影就是其中的绝句律诗十四行诗。科幻电影的表现方法极具形式感的冲击力,而需要大量文本阐述性解释的2001漫游太空或者银翼杀手等,由于电影本身的超前性和表现方式的复杂性和内容的哲学性导致了它们的“曲高和寡”。必须要说的是,在我早年不知天高地厚过早地看这两部片子的时候是非常非常不耐烦的,比之黑客帝国那种鲜明的快节奏来讲,一般人在观影量较低欣赏电影只是入门级别的初期,的确不太可能直接接受这种风格,从而误入“歧途”。所谓艺术鉴赏入门的本质,就是对具有多重阐述性的客体做出的“正确的”“柏拉图注脚的注脚”。这里“正确”做引号是因为阐述常常可以是个人化的,但是艺术依然有必然的内核规律。无论阐述多么复杂多样深邃,都不可能让一个垃圾作品成为名垂青史的艺术品。(如果有人要拿杜尚的《现成的自行车轮》等来抬杠,实际上对不再绘画的新艺术品的阐释是反思绘画乃至艺术存在性本质的另一门“艺术”分支。就好比某些电影是一个特殊时代特殊存在反衬社会畸形审美思潮等而实际上其电影质量不高的现象类似----红色电影,由于对其反思的声音高于那个时代或者记录那个时代,所以我们才会保留其现象级的痕迹。)

2001漫游太空的镜头和配音直接等同于导演的思考方式,等同于导演要展现的哲学问题。银翼杀手是在客观上表现出PKD(菲利普迪克)的小说核战争后场景的前提下,重构了一个真实感十足的未来世界认知。影片本身的场(情)景科幻真实合理性和社会建构超越性思考才是《卫报》60位科学家选择1982版银翼杀手为人类最伟大的科幻电影胜出2001漫游太空等的原因。这里场(情)景科幻真实合理性是指画面展示的废弃的地球,以及复制人和人类的界限模糊,复制人和人类宿命般厮杀。社会建构超越性思考包括对科技一定是改善人类文明使得更大多数人获益以及社会结构更去等级化吗这个问题的一种更可能接近真相的解答。“一些人统治,一些人被统治”的现象,在基因随意改造和机器人出现自我意识等的防线突破以后会变得更加残忍。由于基因资源使用权和对AI的控制权,精英群体和底层的差距在未来会远远超越我们的想象。这也是为什么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传记作者称1982版银翼杀手为“警世电影”。

2049的不足
扯远了,现在开始2049的评价,我会把1982版和许多其他人对2049的解读一起引用进来。先写几个个人的细节槽点以表明我不是盲目推崇:
1、避讳脸熟演员选择
不是我挑刺,划时代的电影(2049没有这个高度-可谓划小时代)里几乎没有过于脸熟的演员这是常识,虽然要体谅商业宣传但是我还是不吐不快。
LAPD的老大因为是Claire所以有些出戏。使用过于脸熟的演员会破坏观影沉浸感,我觉得导演应该采取一定的措施补救。一般这种情况可以给这个角色特定语音摆脱旧发音,特定的化妆比如伤痕装束等让演员尽可能不会有过往的影子。至于hot popular的高司令,其实他的个人气质不容易出戏(我没说他面瘫),或者说不太有丰富面目细节动作的高司令适合此片主角,无脸熟的违和感。另外,莱托的目盲设定无论是有深意的讽刺“造物主的盲目或人性的迷失还是致敬泰瑞尔高度近视”等都让人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对莱托的旧角色转移。当然,哈里森只能挤挤“热泪盈眶”了。
  
2. 一个失败的演员人选
无菌室内的复制人博士最应该换演员。本片女演员全部立体感存在感强,但是唯独这个“记忆编剧”博士无论演技还是长相化妆都很奇怪。好像社会对高智商女人有那么点固有认识(stereotype),实际上即使不用长相过人的演员,这个演员也要在演技上表现出过人的一面。这个博士女儿是常年孤独一人编剧啊,内心戏是多少个莎士比亚你都没法猜,这种人是不可能跟正常人一样喜怒形于色的。我理想的此博士性格是《傲骨贤妻》里的红法律师塔西欧尼类型。不过在这部过于严肃深沉的戏里(第一部里还有很多幽默感,尤其Deckard两次被打的戏),神经质性格又有点破坏气氛,那就只要用五官质感胜出了或者启用娃娃脸来演一种极度深寒表情也行。
关于影片的男性审美在这篇文章里有详细的批评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875516/。我赞同电影里的社会建构和镜头审美的男性凝视,但是这是忠于赛博朋克和末世废土的早期设定的。男性统治的混乱秩序用女性的依附性存在来展现更简单一些。建议导演在后续第三部在大荧幕上呈现大量裸男妓,拓展出一种女性视角下的末世(你才是gay)。
3、雪花颜色的科幻设定
最后高司令死的戏,天上下的是白雪。伊克斯凯尤思咪?那么大的沙尘天那么黑,这场戏的雪如果是各种颜色的会更美的。这里延伸一下,开场高司令去“退役”N8复制人的时候,地面设计毫无废土感末世感,虽然我没想到怎么设定,但是还是要写下。如果为了Like tears in rain,可以下冰雨。实际上我多说几句,很多场景的过于现实了,氛围被拉近生活会破坏影片整体要营造的感觉。第一部开始看都是难以接受的场景,但是时间越长看的次数越多味道越独特。就好比流油的咸鸭蛋那种带有时间的存在性视觉化的美味的赶脚(不拿臭豆腐举例因为我不吃)。
4.剧本台词下线
台词啊台词,好的台词全在前导片里里了。2049里除了If you love someone, you should accept it be a stranger again其他台词平平无奇。而三部2049前导短片中“Life doesn’t mean living”,”There’s no heaven or hell for us ,this world is all we got”.(全凭记忆手写,可能有误。)等台词格调满满。(前导短片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5149435/?from=search&seid=8011646148440114858
   在此说明下1982版那句著名的临终遗言: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hauser Gate. All those...moments will be lost...in time. Like...tears...in rain. Time...to die。(C射线,也许是ROY口中的一种激光武器发射的人造光束,或者是某种特定宇宙空间环境下的可见射线光;唐怀瑟之门,以欧洲人惯例的命名模式杜撰的地理名,《唐怀瑟》是瓦格纳的歌剧,全剧讲的是吟游诗人唐怀瑟面对爱情与宗教的故事,剧中有“真心悔改之人必得上帝的宽恕”的唱段。在这里,“Tannhauser gate”类似于天国之门。这段科幻片中的台词也因此具有了一种神圣悠远的宗教氛围。)经常阅读科幻文本观看科幻电影的人熟悉科幻作品中常常使用陌生名词生造词汇来表现一种目前不存在或未发现的地理位置或者科学技术等等,这段台词更惊人还包括这台词不是原剧本,这段台词是Roy的演员结合剧本和场景临时精心编制后导演保留的。这段台词特别类似科幻版的希罗多德〈Herodotus〉记录的感慨:波斯国王薛西斯〈Xerxes〉眼看着自己的百万雄师,想到百年之后竟没有一个人能倖免黄土一抔的厄运,感慨之余,不禁潸然泪下(叔本华引用此来感慨世人不读伟大的名著,伟大的思想全都荒废)。这种荒凉感会永远伴随人类,像幽灵一样。

《银翼杀手2049》正式评价

需要指出2049的设定细节: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888093/这篇写的太好了,可以直接看。我实在太懒也不可厚脸皮直接转。
我突出重点地分段写下影片分析:
1. Deckard是不是复制人?
Deckard取自笛卡尔,用“我思故我在”来暗示Deckard为复制人。包括黑夜中Deckard与Rachel的眼睛瞳孔为猫头鹰模样,Deckard梦中的独角兽被警察加夫的折纸和临别赠言暗示他是与Rachel类似的复制人。电影本身复制人是仿生人是属于合成有机物技术造就的披着人皮的“新物种”,这也是他们被称为Skin-jobs的由来,我们可以把他们理解为碳基机器人。


我看到有人提在2049的访谈中,监制也就是1982版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坚持Deckard是复制人而演员哈里森福特坚持认为Deckard应该是人类。虽然在1982版上映的版本中片尾有Deckard与Rachel在车中逃亡的镜头甚至还在剧终加了Rachel没有四年寿命限制,他们幸福地生活了这种狗血的字幕。其实当时版本导演无法自主决定影片阐释权。之后导演不断剪辑影片并增加独角兽梦境剧情等终于完善地表达了自己所要的银翼杀手。(参阅雷德利斯科特银翼杀手三十年访谈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1291839/discussion/50531403/?type=like
   我们伟大的《红楼梦》经历“增删五次,批阅五载”还没留下完美结局,一部人类最伟大的科幻电影多次剪辑甚至增删是完全必要的。实际上,以前我自己心高气傲观影的时候也强迫地认为电影应该完善地表达出所有内容,不应该通过后续解读或者后续短片来丰富其主体。但是,银翼杀手完全改变了我的幼稚看法。(当然也包括黑客帝国系列动画和穆赫兰道解析文本等)这种思维方式就好比买一副自己看不懂的画,只知道价格的人是不具备欣赏艺术能力的。画的像不像,值不值钱这些因素与电影票房高不高电影好不好看一样,不参与组成艺术。艺术欣赏的过程是阐释的过程。
2. 2049的优秀之处
接上段引申出我要说的是,2049的优秀在于它和它的三部短片参与了1982的解读,从而形成一个不可缺少的整体。2049中对AR女友Joi的解读就是这种新时代思考与旧版思考结合为一体的表现。

我浏览了豆瓣三万三千多的短评,偶然看到一个说法,Joi的存在就好比我们看小说看电影一样,里面即使全是虚构的,我们寓情于景地参与其中,随故事的发展起起落落悲欢离合。等到一起终了,虚拟的故事结尾,我们的情感何处安放?我们的情感经历究竟怎样才可以定义为“真实”? 这里要说的不同于黑客帝国里电脑全模拟的编程世界链接大脑给出的虚拟感官,因为虚拟感官刺激不是自主选择的。也就是说,我们如果有选择情感接收和释放的权利的情况下,我们与外界的交流无论真实与否都是“真实的人”的表现。不过对于AR技术的编程体AI是不是另一种“人”,本片没有做过深解读,这是因为AI的觉醒完全是另一个level才能解释的。AI比复制人更艰涩的命题在于,AI可以无限复制出无限不同的个体也可以无限复制出完全统一的个体,留给其他影片再展现比较合适。
3. 什么是人?
  提到“什么是人”,1982版测试人是不是复制人的测试题应用于真实的人类的时候,出现了差错。(注:一家杂志记者对竞选旧金山市长的6名候选人进行了Voight-Kampff Test,结果令人惊奇!有一些候选人竟然是人造人!详情见:
http://www.thewavemag.com/pagegen.php?pagename=article&articleid=24031)。这是种图灵测试演变的。
在2049中,测试方法加强为精神分析领域的研究。详细的资料见: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7319464。这种分析更具有情感剥离感,而且与1982版要测试“他多接近人”不同的是,2049中要测试“他多不接近人----不偏离无情感基准线”。人存在被误认为是复制人很大程度上,人的感情世界不是简单的检测可以概括的,感情停滞反应缓慢都是人的一部分。而“正常人”要试图伪装自己不是人,这反而太容易被识破。在《真实的人类》中,小女孩因为对父母做人的方法产生排斥而对保姆机器人产生情感共鸣(more human than human),自此小女孩开始认同自己为机器人。这是很突破性的一个展示,虽然电影几乎没有办法表现这种心理学情节,但是我还是希望第三部能添加人参与解放复制人的戏份。同时这里也有一个新的问题,“人的认同感”是人的必要部分吗?这个问题还等同于,复制人的精神状态是否应该是“正常的” ,没有人类社会普遍的精神分裂(费尔贝恩:因为我们的养育都不是理想化的,所以精神分裂是普遍存在的)。人类社会中最丰富迷人的“精神生活享受”几乎都是“非正常人”的。人类的“正常”除了根深蒂固的长期的社会驯化(教育和政治)还有人的生物性属性的排他(淘汰弱者、乱伦错愕、同性恋否定、高度自私和利他矛盾体等)。可以说没有比“正常人”更令人恶心的。在这里扯远一点,复制人是不是人类潜意识里的“纳粹”?复制人本身的完美属性导致其社会形态完美统一高度道德化秩序化?我希望第三部可以讨论到这个层面。
人的定义在生物学上是一种与其他生物有生殖隔离的具有自由意志的高等生物。实际上,生物上“种”的定义是非科学的,是一种语言学技巧的认识方法。种的实际界限是不存在的。举个例子,我们通过基因技术改造了一批人类,使得他们跟我们有生殖隔离但是他们内部无生殖隔离(不要问我允不允许以及谁会接受改造),那这批人是人吗? 生物学上不是人(人的并列新种),在社会伦理上反而是人的现象就出现了。
说的可能复杂了,一句话:“人”这个字不是可以用来束缚一个复制人是不是人的称谓。与其说复制人变成了人,不如说复制人的存在丰富了人的存在方式,而所谓觉醒的有自我意识的复制人成为了一种“理智体”。“理智体”这个词我新造的,用来排除以下几种不能划分为人的情况。a.基因改造的形体低等的但是智慧自由意志的生物,比如《猿球崛起》;b.AI技术觉醒的机器人甚至包括纯程序代码发展出自由意志。c.外星人等我们无法理解的高级自由意志生物;d.宗教文学中的鬼神等的存在均为“理智体”。而雷德利导演访谈中已经讲过银翼杀手和他的《异形》系列、《普罗米修斯》等是同电影宇宙,也就是人自己也有是人造物的可能。

 那这就延伸出另一个更可怕的问题:自由意识是否不同“理智体”有不同认识,以及自由意志是否真实?
    在量子力学的观察者效应中,存在一种观察者也就是“理智体”在理解世界观察世界时候导致量子世界波函数坍缩使得宏观世界唯一具象化的现象。这衍生了一种叫做“终极人择原理”理论,也是世界目前的存在是以我们是唯一一种“理智体”存在,唯一一种可以观察认知世界的存在而坍缩形成的。那新出现的“理智体”会导致宇宙新的抉择,人类可能会彻底消失。当然,比之于此,更可能出现的是:新“理智体”与人类争夺行星所有权。银翼杀手所要展现的两种人类的厮杀其实在上古时代上演过了。智人灭绝了尼安德特人并进化为现代人。虽然1982年的人没有普及这种古人类学认识,但是人类特指现存的智人后代是一种长达数万年没有思考过自己存在必要性和合法性(Authority)的物种。整个人类文明在突飞猛进的AI技术和基因工程时代来临的时候,必然要做出对自己是否依然是世界中心的新的伦理抉择。虽然我觉得人类没有选择权利(三体万岁的你走开)。
4. 政治隐喻和赛博朋克、宗教象征
不扯哲学问题的话,电影的政治隐喻反乌托邦1984和赛博朋克风都实际上都有人无数次解读了。2049比1982版银翼更趋向《疯狂麦克斯4》那种末世废土风格,色调更明亮导致氛围其实有些不够沉郁。
        赛博朋克(cyberpunk,是cybernetics与punk的结合词),这种风格实际上一种社会秩序被寡头企业控制,人类科技发达导致阶层沟壑加深,底层人低精神生活状态的必然呈现。2049的故事氛围没有着重强调1982版的社会形态,但是从复制人秘书可以无忧无虑地杀LAPD各种人来讲,也算一窥其二(短片2036中,地球所谓司法部在华莱士的张扬跋扈面前毫无抵抗力)。其他宗教的隐喻如1982杀死泰瑞尔前的Roy的“犹大之吻”、2049中6.10.21在《旧约》中对应段落的引申解读等等虽然很切合,但是我在此不做过多阐释。我比较喜欢的是1982版Roy手掌肌肉逐渐失控被迫用钉子刺穿的宗教仪式化表现。Roy无论是作为人的“赎罪者”耶稣还是作为解救复制人的“新上帝”都很值得玩味,不过宗教解读不宜牵强附会尤其是不宜旁征博引,不然迟早过度解读走火入魔。需要指出的是,伊甸园中禁果实际上是使人知道美丑善恶产生自由意志的智慧果。在此类比的话,复制人的后代应该是直接携带了自由意志。这是复制人完全脱离“仿生体”变成“”真生体”的一个过程。这也是2049有突破性又不流于俗套的表现。说不俗是因为,这个孩子是2019年爱的自由意志的产物。死本能(种族繁殖)和爱欲(自由意志)的存在合二为一。
5. 2049中的“人”的抉择
高司令变为“人”的重要命题包括其对AR女友Joi情感经历的认知和去自我中心化的选择。对虚拟人物情感经历的认同是人才有的,这一点不同于记忆,是一种想象力肯定。(至于Joi是不是自由意志前面已经说过不宜在2049中展开,《Her》其实讨论过类似命题,如果Joi的选择都是自我发展主观抉择的,可以定义为新的生命体。)这个对虚拟存在的肯定体现在菲利普迪克原作《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这个题目上。该题目包括第一层的梦境能力(理性碎片整理和潜意识),第二层的记忆重现能力(机器人把客观世界的电子羊转变为主观认知,代表了自我认知的连续性),第三层的想象创造能力(人会梦到电子羊,因为人会想象or创造电子的存在体,机器人会梦到真实羊和电子羊乃至其他羊的形式存在才可以成为完全体的“人”)。
   其次,所谓的俄狄浦斯情节的终极起源,人类社会化的普遍的精神分裂状态其实就是人的去自我中心化。人在幼年全部都是生物残留的争强好胜自私卑劣外显,如果不是长期的驯化(学习教育),生物的人是不能变成真实的人的(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的人就是撒谎伪装表演的人,是普遍精神分裂的“正常人”(大多数人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分裂因为大多人的低精神生活状态不会碰撞出真实自我的涟漪)。高司令在接受自己不是人生下来的,自己是缓兵之计的过程,就是我们人个体否定自我中心的一个过程。幼年的人普遍认为自己是有权利选择自己存在方式的以及周围的人和存在是围绕着我们的。实际在成长过程中,“我”逐渐消失,他人成了“我”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高司令舍命救人的抉择体现了其“人”化的过程。
最后,纳博科夫有句话:“风格和结构才是一部作品的精华,伟大的思想不过是些空洞的废话”。文艺批评确实有时太关注“上层建筑”的思想内容面,影视人大概会更关注“电影基础”,镜头或结构。银翼杀手系列破开大空话,依然有王家卫般的电影气质黑客帝国式硬核科幻的迷人,常看常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