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向死而生的人类寓言

Jader.
2017-10-3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2019年。 那个粘稠的、不留一丝生命力的雨夜。 复制人ROY在滂沱中留下了最后一段话,终于,向造物主那该死的程序设定妥协。 ROY的生命,定格在了可悲的四年。 “我见过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的事物,我目睹了战船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时刻,终将随时间消逝,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 电影史上,能有多少台词,多少年后依然名垂青史,成为不朽。 复制人,一个生来悲愤的群体,其被创造性铸就了他们的革命性,也铸就了他们生来便向死而生的命运。 这个反乌托邦的赛博朋克故事,脱胎于1982年。 三十余年后,2049的故事,仍然在上演,复制人的悲情,从未终结。 2 审视人类,是前后两部银翼杀手共同探讨的命题。如果说生命是由生入死,《银翼杀手》则是还原了一个绝对客观的角度,想一个被圣光笼罩的上帝,以一种莫大的悲悯情怀,静观一切。 复制人与生俱来精明的头脑与发达的四肢,却被冠以奴隶的身份,他们被遣送外太空,作为牺牲品与消耗品,工具一般地存在着。失去了主观感受,生命都是冰冷的。作为操盘手的人类,在站在科技顶峰后,人性的阴暗与丑陋暴露无遗、百孔千疮。人类开始慵懒,开始放纵,开始索取而不知付出,甚至借以科技实力之名,实行对复制人的专政。 与之相反,复制人是如此纯粹,他们的反叛,只是来源于最根本的求生,他们不曾拥有,所以万倍渴求。他们的人格光辉,比肮脏的城市基因,耀眼的太多。 纵观前作,导演有意用主角视角引导观众,随着Deckard对事实真相的层层推进,观众渐渐体味到了复制人对生存的渴望,在这些工业模具的身上,触碰到了人性的温度:他们不甘于此,他们也在为生命的长度做着最大的努力。只是,这种努力,被主观地丢进了黑暗的角落。 只是因为,他们因复制而生,他们不配。 而在《银翼杀手2049》中,银翼杀手K揭开了一个里程碑式的真相:复制人具备了生育能力。而它的潜台词正是,复制人与人类最本质的区别——我从哪儿来,就此模糊了边界。真实与虚幻,不再是阴阳两隔,同为生命,复制人同样值得探寻活着的价值。不能直视血淋淋的生,就无法直视血淋淋的死。从初生的啼哭中,我们摸得到一个鲜活的灵魂。孕育,使生命值得被敬重。可当这份敬重之于复制人,重量几何? 声声呼唤就在耳畔:我们,也是人啊!可岁月不过是在无情的挣扎,又有谁来反思?又有谁来忏悔? 3 《银翼杀手》系列并不是标准商业运作的产物,甚至比同样具备着庞大思想体系的《黑丝帝国》系列更为内敛,《银翼杀手》更像是在软科幻和艺术片之间游走,自顾自地阐释情怀。闷,是影片叙事的总基调,也是与大众口味相斥的本源。它没有夺人眼球的星际战场,没有机甲风暴,只有阴暗的天空,混沌的黄沙,和不知何去何从的、卑微的生命。 正因如此,影片上映首日,仅仅过千万的票房被无奈地资本洪流吞噬。甚至在最合乎观众口味的猫眼评分当中,《银翼杀手2049》不敌国民烂片《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无独有偶,1982年首作公映之时,也被玩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是时间证明了它的伟大。 《银翼杀手2049》,同样需要时间的积淀。 一万个放心,需要在积淀中厚重起来的,是观众的鉴赏水平,是市场的绝决程度,是资本的影响力度,绝非电影本身。因为它已经足够伟大。 摄影师罗杰·迪金思,曾因《肖申克的救赎》《冰血暴》等作品三次获奥斯卡提名。多亏他神一般的笔触,光影迷迭,纷繁涣散,影院中昏昏欲睡的观众才能把目光重新投回荧幕。 只可惜,鬼斧神工的构图与光影,从来不是为了讨好观众。 还记得小钢炮的嘴遁?电影开场半小时后,“垃圾观众”们的手机屏幕一块块亮起,比荧屏还夺目…… 最悲剧的理想主义莫过于,理想主义沦为了理想主义! 前瞻短片《银翼杀手2022》里说道:生存,不等同于生命。 电影,也从来不仅仅是光与影这么简单。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