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万岁 太太万岁 8.4分

她最后得到了快乐的结局也并不怎么快乐

念兹在兹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太太万岁》是桑弧约请张爱玲创作的第二个电影剧本。如果说他们第一次合作的《不了情》还有着彼此磨合的生硬,那这部电影,桑弧对于电影语言的娴熟应用终于和张爱玲的编剧意趣相得益彰。


       张爱玲很清楚,“文艺可以有少数人的文艺,电影这样东西可是不能给二三知己互相传观的。”但即使是喜剧,她依然给这部片子注入了苍凉,用张爱玲自己的话说,像女主人公陈思珍那样的太太,“顾忌太多了,对人难得有一句真心话。不大出去,但是出去的时候也很像样;穿上‘雨衣肩胛’的春大衣,手挽玻璃皮包,粉白脂红地笑着,替丈夫吹嘘,替娘家撑场面,替不及格的小孩子遮盖她的生活情形有一种不幸的趋势,使人变成狭窄,小气,庸俗……”

        从电影开始的几场戏,我们就看到了思珍的狼狈。她麻缠在家庭的俗务中,出嫁后就没时间听听自己喜爱的音乐,逼自己学会了“顶不爱打的”的牌,像液体一样扭曲自己适应婚姻生活。还总是不得不用说谎来维系家庭的和谐:怕婆婆生气,她撒谎替摔破碗的张妈找补;怕婆婆担心,她扯谎丈夫坐轮船去的香港;帮丈夫筹钱开公司,她跟爸爸谎称...
显示全文
《太太万岁》是桑弧约请张爱玲创作的第二个电影剧本。如果说他们第一次合作的《不了情》还有着彼此磨合的生硬,那这部电影,桑弧对于电影语言的娴熟应用终于和张爱玲的编剧意趣相得益彰。


       张爱玲很清楚,“文艺可以有少数人的文艺,电影这样东西可是不能给二三知己互相传观的。”但即使是喜剧,她依然给这部片子注入了苍凉,用张爱玲自己的话说,像女主人公陈思珍那样的太太,“顾忌太多了,对人难得有一句真心话。不大出去,但是出去的时候也很像样;穿上‘雨衣肩胛’的春大衣,手挽玻璃皮包,粉白脂红地笑着,替丈夫吹嘘,替娘家撑场面,替不及格的小孩子遮盖她的生活情形有一种不幸的趋势,使人变成狭窄,小气,庸俗……”

        从电影开始的几场戏,我们就看到了思珍的狼狈。她麻缠在家庭的俗务中,出嫁后就没时间听听自己喜爱的音乐,逼自己学会了“顶不爱打的”的牌,像液体一样扭曲自己适应婚姻生活。还总是不得不用说谎来维系家庭的和谐:怕婆婆生气,她撒谎替摔破碗的张妈找补;怕婆婆担心,她扯谎丈夫坐轮船去的香港;帮丈夫筹钱开公司,她跟爸爸谎称婆婆家里有金条……然后谎言一再被戳穿,她极力维护的生活处处见绌。但好在,她总还有一点真实的甜——丈夫唐志远是爱她的,而且她还有一枚象征着美好的胸针可以向往。

       可这美好也是短暂的,丈夫靠着她筹措的钱很快发迹了,那枚象征美好的胸针也很快变成了他哄姨太太开心的小玩意。即使最后,他以破头的代价,从姨太太那里抢回了这枚胸针——他是浪子回头了,他们的婚姻是存续了,可那又怎么样呢?《太太万岁》是喜剧收官了,可太太呢?
       
       答案都在张爱玲的文字里了:“她最后得到了快乐的结局也并不怎么快乐;所谓‘哀乐中年’,大概那意思就是他们的欢乐里面永远夹杂着一丝辛酸,他们的悲哀也不是完全没有安慰的。”

        唉,中国大部分婚姻的历史和现实都在电影里了。

        假若不是桑弧,我想我们不会说这是一部喜剧,但桑弧的镜头语言却让电影呈现出一种欢快质感。

        思珍爸爸出场的那场戏,一个摇镜头就对比出了一种搞笑的意味;
        一个固定镜头,就把小舅子和丈夫第一次见面时的眉眼机锋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人忍俊不禁;
        三个特写镜头就说明了唐志远公司的壮大,一点都不啰嗦;
        片中几组转场镜头,巧用了声音、特写、同景别来进行转场,既自然又干脆利落,甚至还充当了一定的叙事功能。比如关于别针的一场特写转场——上一分钟丈夫嘴里说的“想买没钱买,能买又没有”的别针,下一分钟已经出现在了姨太太施咪咪的身上——别针的转移,其实也是爱情关系的转移,同时也让我们的情绪,从失意的思珍身上,转到了春风得意的姨太太身上,她红唇吐艳,在唐志远办公室怡然自得地抽烟、吐雾,俨然已经是女主人;
        而唐志远为思珍抢回别针,和小瘪三谈判的那场戏,则模仿了默剧的节奏和幽默感,没有对白,只有演员的肢体语言和配乐相互配合,生出了一种看卓别林电影的愉悦感……

        虽说片中演员们的表演由于时代的限制,总是不够自然(却还是充满真诚的),但情节设计的精巧、自然和完整性足以弥补这些不足。

       契诃夫在论及编故事的技巧时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如果故事中出现手枪,它就非发射不可。”几乎这部电影里的每一场戏、每一个道具都不落空,有所呼必有所应。

       而在电影中,思珍总是帮回家的丈夫整理衣服,从口袋里替他掏烟,服侍他休息。这些相处小细节,十分生活化和自然,但又为她发现丈夫出轨做了巧妙的铺垫——后来,她从他的口袋里,翻出了丈夫和姨太太约会的电影票以及沾了姨太太红唇印的手帕;

       甚至看似不经意的细节,其实也充满前后呼应的精巧。比如弟弟初次上门时,他对搭成飞机差点失事的描述,那自吹自擂的样子不仅让现场的家庭气氛活跃起来,还打动了妹妹的芳心,更让荧屏外的我们看的好笑不已。而后来,这也成为思珍之所以要撒谎丈夫坐船去香港的原因;

       胸针这个道具的反复出现,不仅充当了重要的叙事作用,还折射了太太和“姨太太”两个人身份、地位的变化。而其他小道具,如红药水、菠萝蜜、手表等,也充满了前后呼应的巧思。片头的唐志远郁郁不得志,因而醉酒磕出了一道疤,妻子为他贴心地抹上了红药水,他感动地说“思珍,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对我好”;片尾,他的事业、感情皆成空,为了抢回象征爱情的别针,额头再次豁出了口,决心离婚的思珍还是不忍了,再次为他抹上红药水……在一瓶红药水的轮回里,他们千疮百孔的婚姻,好像也可以重头了。

       这样写实的婚姻,这样完整的情节,这样细腻的镜头语言,这样流畅的剪辑,原来1947年的中国电影曾有过那样的“好时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太太万岁的更多影评

推荐太太万岁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