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过去的影子里,有我未来的命运

喵尔摩丝

为了看《银翼杀手2049》,我在最近一个月里看了两次《银翼杀手》。不夸张的说,这部片子放在我看过的所有电影当中,是别致到无法去分类的,甚至别致到如果我什么时候想再看一次,一定会提前看天气预报,找一个阴雨连绵的晚上,观感最佳。

《银翼杀手》让我觉得它后劲儿特别大,要知道对于一个几乎很难靠酒精买醉的人来说,这种宛如周身漂浮在尘世的,感官上的朦胧和混沌,实在是太难得的体验了。今天我从地铁换乘通道经过,铺满整个墙壁的巨幅广告,混杂着不在同一个频率、用中英文此起彼伏播报的车站广播,我从电梯上上下下,像是瞬间就穿越到电影里2019年那个凌乱、破败、鱼龙混杂的虚拟都市,那个充满未来感却又无时无刻不透露着末世气息的,高科技垃圾场。

我在《银翼杀手》的短评里写过一句话,当看到生活的“现在”就是电影里设置的“未来”时,会讶异“过去”的预言竟真的命中了当下。哈里森·福特年轻时身上蛮横的俊朗,真的不亚于如今的瑞恩·高斯林掩盖了小聪明而装作好勇斗狠耍帅的样子。一脸孤星入命相的Deckard,交给谁都不如交给福特来演最合适。

看完电影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好想自己也是一个复制人。他们身上哲学家似的纯粹,简直太...

显示全文

为了看《银翼杀手2049》,我在最近一个月里看了两次《银翼杀手》。不夸张的说,这部片子放在我看过的所有电影当中,是别致到无法去分类的,甚至别致到如果我什么时候想再看一次,一定会提前看天气预报,找一个阴雨连绵的晚上,观感最佳。

《银翼杀手》让我觉得它后劲儿特别大,要知道对于一个几乎很难靠酒精买醉的人来说,这种宛如周身漂浮在尘世的,感官上的朦胧和混沌,实在是太难得的体验了。今天我从地铁换乘通道经过,铺满整个墙壁的巨幅广告,混杂着不在同一个频率、用中英文此起彼伏播报的车站广播,我从电梯上上下下,像是瞬间就穿越到电影里2019年那个凌乱、破败、鱼龙混杂的虚拟都市,那个充满未来感却又无时无刻不透露着末世气息的,高科技垃圾场。

我在《银翼杀手》的短评里写过一句话,当看到生活的“现在”就是电影里设置的“未来”时,会讶异“过去”的预言竟真的命中了当下。哈里森·福特年轻时身上蛮横的俊朗,真的不亚于如今的瑞恩·高斯林掩盖了小聪明而装作好勇斗狠耍帅的样子。一脸孤星入命相的Deckard,交给谁都不如交给福特来演最合适。

看完电影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好想自己也是一个复制人。他们身上哲学家似的纯粹,简直太迷人了。游走在暗夜雨巷,追寻“我是谁”的终极答案,这样的形象太能满足如今正处在泛30岁年龄区间的我,消逝殆尽的中二幻想了。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银翼杀手》的气质,在我看来是“孤独”。说到这怎么能不提片尾Roy那段绝美的台词:

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我见过你们人类难以置信的事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我见过太空飞船在猎户星座的边缘被击中,燃起熊熊火光

I've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auser Gate.

我见过C射线划过唐怀瑟之门幽暗的宇宙空间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所有的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里,就像眼泪消失在雨中

Time to die.

死亡的时刻到了

我对《银翼杀手2049》的感情是又爱又恨,因为它毁了只属于复制人的这份“绝对孤独”。但爱的是,它把“我是谁”的问题推向了另一个高度,变成“我究竟是谁”。“究竟”有那么重要吗?有。之于银翼宇宙,如果说“我是谁”划分出了复制人与人,那么“我究竟是谁”划分的则是未来的方向,你是否愿意在科技能够代劳一切体力与脑力事务的未来,依旧保持内心的一个执念。简单来说,你是甘于当一架精密的机器,还是活得“比人类更像人类”。当然你也知道,想成为后一个答案并不轻松。

也正因为这样,我只能说自己不够喜欢《银翼杀手2049》的某些观点,而绝对会崇拜导演赋予影片本身,那种空灵的超验主义气质。当高司令伸手接住从天而降的一片雪花时,在他手上的,仿佛是整个世界。由此,我也并没有再去反感而是试着理解,为什么电影里的复制人,把生育叫作“奇迹”,或是面对明知是虚拟的程序女友,依旧义无反顾的去爱。因为无论生育还是情感,以我,一个普通人类的视角看来,这都是本能,不需要去额外花费精力习得,但对于复制人来说,他们感知到任何一种人类的本能,哪怕只有一点点,都足够让他们坚定那个自己“比人类更像人类”的执念,即使在这个执念被证实之后,等待他们的不是灭亡就是如孤魂野鬼一般的永久飘零。这也恰好是《银翼杀手2049》对前作在“孤独”这种精神上的传承。

“银翼”系列另外一个让我着迷的主题是“救赎”。单从《银翼杀手》的中文片名来看,“杀”是以死入局,“救”则是在结尾打开了生门,是一种由绝望到希望的轮回。不得不说“银翼杀手”四个字实在将影片翻译得讨巧,比英文片名Blade Runner的直译“刀锋上的奔跑者”要显得更加形神兼备。至于此前困扰观众多年的“Deckard是不是复制人”的问题,片名也透露出蛛丝马迹。人类警察将银色的独角兽折纸作为复制人的标记,复制人Roy“退休”前怀中的白鸽,其实都可以被理解为关于“银翼杀手就是复制人”的暗示。

《银翼杀手》的结尾,是猎物救了杀手,《银翼杀手2049》的结尾,是杀手赦免了猎物。看似掌握他人生杀大权的两代银翼杀手,完全不是嗜血的杀人机器,反而却在双手沾满同类的鲜血后,还要被人类设计的冰冷程序一次次校准。如果说这座近未来都市是复制人的修罗地狱,那么“银翼杀手”这个称呼,根本就是一道催命符。而明明知道结局一定是“死”,还要在刀尖上奔跑,哪怕只是为了多活了一天或是一分钟,也要自不量力的去和命运赌上一局,以小概率的“救赎”去碰撞必然的毁灭,也是这两个故事从生命本身出发,所迸发出的巨大悲剧力量。

更为有趣的一点是,与“生”相对,故事中的“弑杀”也有些许相互呼应。《银翼杀手》中Roy杀死的Tyrell是一个象征“父亲”的存在,到了《银翼杀手2049》,K奉命追杀的,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父亲”。被称作俄狄浦斯情结的“弑父”,同样是自希腊神话时代,就流传千年的典型悲剧模式。父与子,一个象征过去,一个象征当下,父亲的进行时,也是对子一代命运的预言,像极了本身就为近未来作注的《银翼杀手》本身。

这也正是我最后想说到的,《银翼杀手》与《银翼杀手2049》的魅力所在。它们打破了既定的时空,站在未来的某个时间节点,等待你去验证,这个关于未来的预言是否真实。任何人都能够在现在到未来的时间区间内,改写自己注定的命运,但如果改写之后,等待你的是一个悲剧,你是否还会愿意为了某个来自内心深处的执念,去朝着悲剧,朝着如诅咒一般的百年孤寂,踽踽独行。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平台【所有论】→ suoyoulun92 ,10月30日刊文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