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弹】《银翼杀手2049》:一个复制人寻找亲生父亲的故事

影响剧大

《银翼杀手2049》带着“史上最重要的一部科幻片”后裔的光环和“2017年度最受期待科幻大片”的标签在国内上映,与同档《王牌特工2》非常之不同,《银翼杀手2049》并没有传统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喜剧元素、戏剧冲突、快节奏的剧情转换,取而代之的是,震撼的音效、宏大的科技场景、还有具有哲学理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在科技发达的未来,人们利用智慧造出了以取代人类劳动力的替代品——复制人(克隆人),但当复制人奇迹般的拥有了只属于人的生育繁殖能力之后,他们也就有了人性,真正的人类就再也不能容忍他们的存在――是的,这不是搞笑,但是观影之后绝对带给你无限遐想和思考。

所谓银翼杀手,就是那些专门负责追捕违反逃逸的复制人的杀手。乔(瑞恩•高斯林饰)洛杉矶警官,自己就是新一代的复制人,他直接听命于洛杉矶警署陆军中尉乔茜(罗宾•莱特饰),电影一上来就是乔奉命杀死了另一个潜伏20多年的复制人,一个军医。《银翼杀手2049》讲述的就是在人类与复制人...
显示全文

《银翼杀手2049》带着“史上最重要的一部科幻片”后裔的光环和“2017年度最受期待科幻大片”的标签在国内上映,与同档《王牌特工2》非常之不同,《银翼杀手2049》并没有传统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喜剧元素、戏剧冲突、快节奏的剧情转换,取而代之的是,震撼的音效、宏大的科技场景、还有具有哲学理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在科技发达的未来,人们利用智慧造出了以取代人类劳动力的替代品——复制人(克隆人),但当复制人奇迹般的拥有了只属于人的生育繁殖能力之后,他们也就有了人性,真正的人类就再也不能容忍他们的存在――是的,这不是搞笑,但是观影之后绝对带给你无限遐想和思考。

所谓银翼杀手,就是那些专门负责追捕违反逃逸的复制人的杀手。乔(瑞恩•高斯林饰)洛杉矶警官,自己就是新一代的复制人,他直接听命于洛杉矶警署陆军中尉乔茜(罗宾•莱特饰),电影一上来就是乔奉命杀死了另一个潜伏20多年的复制人,一个军医。《银翼杀手2049》讲述的就是在人类与复制人共生的2049年,这两个种族之间的矛盾升级,新一代银翼杀手乔终于寻找到已销声匿迹多年的前银翼杀手戴克(哈里森•福特饰),并最终联手制止了人类与复制人之间或会导致人类灭亡的命运之战。


在2049年,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营造给观众的一个非常灰暗又非常梦幻的科幻世界。漫天飞雪,整个洛杉矶城市弥漫着阴谋与暗杀的味道,褐黑色的阴霾下是一座荒芜之城,暗黄色的风沙,一股子颓废感扑面而来,压抑,而又窒息。警官复制人乔执行命令,追捕逃逸的复制人,电影开篇便是这样一场复制人与复制人的厮杀,乔奉命行事,循着调查的过程,乔发现自己很有可能是被复制人生育出来的复制人――而他一直被告知,复制人是不可能生育的,那种被赋予真正生命的意义的感觉很奇妙,至少看上去,就像是cancer患者得到了可以治愈的良药,窃喜,又有些惶恐。复制人与人类不同,他们没有使用年限,就像是人形电脑,只可能被更新换代,却不可能自己选择生老病死。于是,为了防患于未然,乔的任务就是强制这些旧复制人“退休”。所以,每次出任务之后乔还都要回到小黑屋中重新被洗脑(即所谓的创伤后测试),以确保他确实甚至是时刻一心一意为他们的雇主服务。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人类有情感和记忆,情感是由心而生,记忆是自然结晶;复制人没有情感,他们的生命中有的只是命令,他们没有记忆,他们的记忆都是被芯片植入的片段。也就是说,人类想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复制人,就会赋予他什么记忆。由此可以想像,当乔得知自己可能是自然分娩产生的孩子时,他是如何的激动和喜悦。直到他找到了戴克,直到他探测到脑海深处的记忆,直到最后残忍的真相暴露……与其说《银翼杀手2049》是一部科幻电影,更不如说是一部生活叙事,它用影像画面和人物台词的形式诉说着自由与渴望自由、奴役与渴望独立的故事。


人性与灵魂是这部电影的真正内涵,影像和画面就是这部电影的外壳。2049年的科技是否可以发展成影片中的样子,我们尚未可知(也许我们会超越),但是,《银翼杀手2049》让我们看到了未来更多的可能性。乔的虚拟女友乔伊(安娜•德•阿玛斯饰),投影投射现真身,已经相当人工智能,但却比有些人类更加有血有肉,更加体贴温柔;影片中的那些座驾,一辆辆半车半飞船的空中回旋车,上掀车门有种豪车既视感,尤其车顶部的智能无人机,可以被指挥到任何一个地方盘旋探测,太炸裂。此外,大雾的城市、混杂的车水马龙,满满的充斥着巨型全息虚拟人广告。如果这样的生活再多几分人情味儿,谁会不向往呢?

不过,令人非常遗憾的是,《银翼杀手2049》自从中国大陆上映以来,票房却不甚理想,虽然有《银翼杀手》这样的经典在前,仍然无法在现实里吸引更多的中国年轻观众,不得不说这着实出人意料――不过,也并没有什么太让人意料之外的。


《银翼杀手2049》虽然是一部好莱坞电影,但它走的却既不是好莱坞科幻片的路子,也不是好莱坞剧情片的路子,被标注为K的复制人杀手乔,自己经过一步一步的调查,得出了自己可能会是一个由复制人母亲孕育产生的人――而不是复制人时,内心的那份狂喜可能是许多观众无法体验到的,因为我们是人,而乔原本是个复制人,但这种狂喜以被设定为全片最大的兴奋点,乔从自己的调查中得到这样的暗示之后,愈发做好了反叛现有体制和命运,去真正做一个人的准备,于是他义无反顾地开始了对上一代银翼杀手戴克的寻找,实际上他是在找父亲。

寻父情结,在西方伦理和哲学里,又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结局却是,乔既找到了戴克,也帮着戴克父女团聚,又阻止了人与复制人之间的战争,最后却被告知,他其实仍然是一个复制人,戴克并不是他的父亲,也就是说,他终究只是个被复制出来的工具,不幸的是他这个工具在某一时间有了做人的幻想。我想,那些被感动的观众一定会对电影的最后时刻,乔死在大雪纷飞的台阶上的镜头印象深刻,那个镜头拍得唯美而凄惨。

谁能理解并记住这个画面,谁就算真正理解了这部电影。(文/小娱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