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裳 女性主义的泯灭

Yuries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冤枉了,我其实孤而不傲,要傲总得有点资本吧。我有什么资本呢? ——苏童《妻妾成群》

由张艺谋导演,苏童小说《妻妾成群》改编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 ,无疑是中国女性电影里的经典。它带给观众的不只是看后的拍案叫绝,更是沉重的压抑与绝望。

犬牙交错的飞檐下,你我都是被囚的衣裳。

麻花辫、学生装,如莲花般“濯清涟不妖”的颂莲还是被封建父权的淤泥淹没、腐蚀。高悬的红灯笼烧尽她作为女大学生的骄傲,烧掉她的自爱与反抗。

“读书有什么用呢?到头来还不是老爷的一件衣裳。”姨太太颂莲这样说道。她再也不是什么女大学生。

你我皆是衣裳,三姨太无疑是穿着最不舒服的一件衣裳。

她偷情,她随意置气,她光明正大和女人们抢老爷。她活得恣意。她不是为爱而求爱,她坚守着的女权思想让她在男权社会下拼命反抗,证明她来过。

可她终究是一件衣裳,一件艳红的戏服。她的存在被抹杀了,她的戏服在她死之夜被挂在数不尽的红灯笼中间,替她为封建男权唱了最后一曲——歌颂已婚女子守贞的《御碑亭》。

不管是电影中老爷模糊的脸,还是电影中四季轮回没有春天,无一...

显示全文

冤枉了,我其实孤而不傲,要傲总得有点资本吧。我有什么资本呢? ——苏童《妻妾成群》

由张艺谋导演,苏童小说《妻妾成群》改编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 ,无疑是中国女性电影里的经典。它带给观众的不只是看后的拍案叫绝,更是沉重的压抑与绝望。

犬牙交错的飞檐下,你我都是被囚的衣裳。

麻花辫、学生装,如莲花般“濯清涟不妖”的颂莲还是被封建父权的淤泥淹没、腐蚀。高悬的红灯笼烧尽她作为女大学生的骄傲,烧掉她的自爱与反抗。

“读书有什么用呢?到头来还不是老爷的一件衣裳。”姨太太颂莲这样说道。她再也不是什么女大学生。

你我皆是衣裳,三姨太无疑是穿着最不舒服的一件衣裳。

她偷情,她随意置气,她光明正大和女人们抢老爷。她活得恣意。她不是为爱而求爱,她坚守着的女权思想让她在男权社会下拼命反抗,证明她来过。

可她终究是一件衣裳,一件艳红的戏服。她的存在被抹杀了,她的戏服在她死之夜被挂在数不尽的红灯笼中间,替她为封建男权唱了最后一曲——歌颂已婚女子守贞的《御碑亭》。

不管是电影中老爷模糊的脸,还是电影中四季轮回没有春天,无一反应当时女权的弱小,女性的无助。

不,那时哪有什么女权呢?女人不过是男人身上的一件衣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红灯笼高高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