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Human

以明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个人比德里克悲情多了。他是一个很乖的复制人,安安分分当着公务员,干着所谓的“脏活儿”,稳定测试都拿满分,女朋友是个二进制的人工智能,对上司的命令绝对服从,习惯了身为复制人受到的歧视。即使上司挑衅地要听他的“记忆”,他也能淡漠地讲出明知不属于他的故事。

如果人类想有一个奴隶,K就是最完美的模本。直到K发现,他可能是被一个女复制人生出来的。他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惊喜”,他本能地回避着这份“礼物”,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恐惧受到追杀。但他是期待的,Joi温柔的劝慰,他像一个惴惴不安的孩子,一边恐惧一边探求着他既害怕又期待的“真相”。

博士说出,这是真的记忆的时候,Joe崩溃了。高司令这场戏演的太好,喊骂和哭泣里,是一个从未离经叛道的“奴隶”的“解放”,悲戚里有一种发泄的快意,他成为人了。他曾经已经习惯了的不公和歧视都是冤屈,他是比任何一个人类,任何一个复制人都要特殊的存在,他是“奇迹”。

K终于成为了Joe.他接受了女朋友给他取的名字,他孤注一掷,去追那个传闻中的“父亲”,并且对那位“母亲”有了期待。他一瞬间接受了“人类”才有的情感——找到德里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在问...

显示全文

这个人比德里克悲情多了。他是一个很乖的复制人,安安分分当着公务员,干着所谓的“脏活儿”,稳定测试都拿满分,女朋友是个二进制的人工智能,对上司的命令绝对服从,习惯了身为复制人受到的歧视。即使上司挑衅地要听他的“记忆”,他也能淡漠地讲出明知不属于他的故事。

如果人类想有一个奴隶,K就是最完美的模本。直到K发现,他可能是被一个女复制人生出来的。他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惊喜”,他本能地回避着这份“礼物”,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恐惧受到追杀。但他是期待的,Joi温柔的劝慰,他像一个惴惴不安的孩子,一边恐惧一边探求着他既害怕又期待的“真相”。

博士说出,这是真的记忆的时候,Joe崩溃了。高司令这场戏演的太好,喊骂和哭泣里,是一个从未离经叛道的“奴隶”的“解放”,悲戚里有一种发泄的快意,他成为人了。他曾经已经习惯了的不公和歧视都是冤屈,他是比任何一个人类,任何一个复制人都要特殊的存在,他是“奇迹”。

K终于成为了Joe.他接受了女朋友给他取的名字,他孤注一掷,去追那个传闻中的“父亲”,并且对那位“母亲”有了期待。他一瞬间接受了“人类”才有的情感——找到德里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在问,为什么你没有保护她,为什么你没有保护我。那一刻他是个孩子,一个有父母的,真正的,人类的小孩。

然后呢,然后梦就醒来了。Joi被踩碎了,人工智能永远消失,Joi只有消失的时候无限接近了人类,像人类一样“死”了。然后复制人反叛组织告诉他:“奇迹”是个女孩儿。

Joe不是特殊的任何人,Joe只是K,一个普普通通的复制人。记忆是假的,身世是假的,他的期待都复制于玻璃房间里的女孩儿。她才是“特殊”的,Joe什么也不是,Joe只是K.

如果是前作里的Roy,这时候大概会先抠了单眼复制人阿姨剩下的一只眼,再带着剩下的复制人,先端了政府和复制人制造公司,再干掉德里克和博士吧。

但是Joe没有,他去救出了德里克,带着他去见了博士,他躺在雪地上,腰间的伤口渗出大量血液,他要死了。

那一刻我真的很难过。

如果我是Joe,我一定会生气,至少对德里克是生气的。虽然这愤怒完全不会是德里克的错,不是任何人的错,因为期待都是他自己的臆想,他本来就不该有“奢望”。我觉得Joe该发发脾气的,哪怕没有正当的理由也好啊,可他太明白了,他没有发脾气,他连情绪都融化到落寞的理智里。

因为他太好了,所以才可怜,可怜到我心都碎了。2049年复制人雷锋特别奖一定要颁给他。

Almost human 是不是就是唱的他,他差一点就成为人了。他从Joi那里获得的,在德里克面前说出的名字,Joe,一个人类的名字。可是他不是“特殊”的,名字里的期望都成为了讽刺。他都这么苦了,却还要为别人的父女重逢欣慰。

我很难说出他意识消失时到底是个什么心情,一定不好受吧,欣慰和满足的味道都是苦的,几朵花开在荆棘的原野上,连温柔都是疼的。

在我心里他是不是人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即使我更喜欢雷德利亲自指导的“银翼杀手”,但Joe却超越了人格身世复杂的德里克,超越了死去时白鸽振翅飞进朝阳的Roy,成为了普通观众我最喜欢的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