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毒之地 贩毒之地 7.8分

《贩毒之地》:秩序的崩溃,暴力的轮回

二月十九的猫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序:

在美国亚利桑纳州南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地带,有一片号称“毒品走廊”的区域,武装毒枭们就是通过这里,将在墨西哥制造的毒品贩运到美国。而面对这些毒枭,在美-墨边境两侧,不约而同地,各有一个老人号召同胞,拿起武器,结成同盟,对抗这种有组织的犯罪,但他们及其同盟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以上来自百度百科)

第一个老人,第一种声音

一、Jose Mireles的困境

Jose Mireles是天生的领导者:坚毅,冷静,善于规划。

在对抗毒贩的战争中,正是得益于他善于团结百姓、步步为营的精明策略,使得盘踞当地的最大毒枭组织日益式微。

他还是一个浪漫主义气质的英雄:

面对惶恐而不知所往的群众,他的言辞简洁有力却蕴含激情和煽动力,无人不受鼓舞,不被打动;

面对无为的政府和残暴的毒枭,他不计私利,无所畏惧,以一己之力重建了失衡的秩序;

很容易就能想象出来,对大多数被他从毒枭下拯救出来的百姓来说,Jose Mireles无疑是救世主般的人物。他是凡人的英雄,却被请上神坛,尽管这个人物还有其他不少毛病:

比如风流成性(最后妻离子散,并因此丧失了斗志)。

比如不谙权谋之术...

显示全文

序:

在美国亚利桑纳州南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地带,有一片号称“毒品走廊”的区域,武装毒枭们就是通过这里,将在墨西哥制造的毒品贩运到美国。而面对这些毒枭,在美-墨边境两侧,不约而同地,各有一个老人号召同胞,拿起武器,结成同盟,对抗这种有组织的犯罪,但他们及其同盟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以上来自百度百科)

第一个老人,第一种声音

一、Jose Mireles的困境

Jose Mireles是天生的领导者:坚毅,冷静,善于规划。

在对抗毒贩的战争中,正是得益于他善于团结百姓、步步为营的精明策略,使得盘踞当地的最大毒枭组织日益式微。

他还是一个浪漫主义气质的英雄:

面对惶恐而不知所往的群众,他的言辞简洁有力却蕴含激情和煽动力,无人不受鼓舞,不被打动;

面对无为的政府和残暴的毒枭,他不计私利,无所畏惧,以一己之力重建了失衡的秩序;

很容易就能想象出来,对大多数被他从毒枭下拯救出来的百姓来说,Jose Mireles无疑是救世主般的人物。他是凡人的英雄,却被请上神坛,尽管这个人物还有其他不少毛病:

比如风流成性(最后妻离子散,并因此丧失了斗志)。

比如不谙权谋之术(过于轻信自己对属下的权威,最终被出卖并深陷囵圄)。

Jose Mireles或许从来都不知道,这场他亲自发起的战争,从一开始就没有胜算。

政府与毒枭的沆瀣一气:

民众对暴力升级的厌恶:

组织内部的腐化和变节:

以暴,才能易暴,他带领人们选择拿起枪,不顾律法,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但是暴力是最不受控制的恶行,一旦开启,就很难停下。而伴随暴力而来的,必然是对秩序的再一次破坏,在新生的王座上,权力早已让良民成了群狼;

更何况,权力更迭之际,血腥味引来的,早已不再是不得已拿起枪保卫家园的义士,各方势力早已纷至沓来,伺机而动,虎视眈眈。

墨西哥的是问题是,它离天堂太远,而离美国太近;

而Jose Mireles的问题是,他以为他和他领导的反抗者组织离正义很近,离邪恶很远。

可是,世间的任何所谓正确,都会变质。

当他默许甚至是鼓动手下私刑处决毒贩时,当他对反抗组织获得大量援助而无所顾虑时,当他对民众显然放大的焦虑视而不见时,崩溃的祸根早已悄然埋下。

第二个老人,第二种声音

三、Nailer的坚守

生活的世界就像电影《老无所依》里一样:凋敝,腐坏。

但Nailer幸运的地方是,他不必在极端暴力的准则下行事,不必建立一个庞大到无法掌控的组织来进行对抗,自然也不必承担如Jose Mireles那样大的非议(尽管对他的非议也从未间断);

Nailer不如Jose Mireles那般有人格魅力:不苟言笑,讲话慢条斯理,随时都绷着严肃的脸 。但他恪守规则,从不越界行事,他尊崇的正义只在一己之身:

“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想有所作为,他们都跟我一样,他们都厌倦了,受够了干坐着,受够了等待,他们受够了无人作为,于是他们自己来执行法律,这个循环该停止了,你只是想改变他们。

我离家,是因为我父亲对我的身心虐待。但在某一时刻,他最终见到了我的女儿们,他称赞了我,说道,嘿,她们都是好小孩,有规有矩,她们聪明,能说会道之类的。我告诉他,我要谢谢他,因为他对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反其道而行。

所以说循环是可以改变的,只是需要有人来改变它们。

可是我们陷入了一个怪圈,在这里没人想要改变。当他们开始诉说,他们就可以改变,但他们什么都没做。

他们重复着相同的事情,除了带着异样的眼神。”

第三种声音

三、

“生命本无好坏,是好是坏全在你自己。”

在电影《贩毒之地》中,交叉剪辑的两条故事线下面,观众所看到的Jose Mireles和Nailer一样的勇敢,也一样的孤独。

他们是游离于秩序外的孤胆英雄,但又有所区别:Nailer拿起枪,是为了赢得秩序的回归,而Jose Mireles拿起枪,是为了赢得秩序的轮换。

他们同样被边境之外的世界所争议,同样的不为所动,坚持己见。然而在故事的结尾,两个人的命运早已天地有别。

谁能指责Jose Mireles的过错呢?他能够对抗毒枭的暴力秩序,却无力改变国家的统治秩序,哪怕这样的秩序建立在人民的水深火热之上;连美国人都说,“墨西哥像极了从前的哥伦比亚”,是的,哥伦比亚——那里曾经生存着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毒枭集团:麦德林贩毒集团和卡利贩毒集团,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富可敌国,警政通吃。

最讽刺的是,反抗者成了政府的代言人,继而他们摇身一变,成了毒枭。然而这其中的逻辑,却是再也熟悉不过的:暴力是最好的武器,可是谁在使用他们呢?变节者,政府,其他因势做大的毒枭组织?

权力的获得是首要的问题,但更关键的,是权力的分配。在权力所在之地,天下乌鸦一般黑。

再来看Nailer。

他从未获得过Jose Mireles的权力。原因有二:不能,不想。

不能很简单。尽管同样饱受毒枭之苦,但他生活的国家并未允许存在另外一种公然对抗的秩序,他的暴力边界是自卫,而非反抗。

不想。从镜头中的谈话可以看出,Nailer相较Jose Mireles,是更温和的理想主义者,他从不以领导自居,缺乏雄心大志,却更关怀人心。

当他为Jose Mireles的命运悲叹时,或许他也以为,哪怕他们曾经做出一样的选择,但因为他们是不一样的人,所以才有了不一样结局。

成就Jose Mireles的墨西哥,让人看不到一点希望。于是,在相互的映照下,他的结局才显得尤为凄凉:在暴力的轮回和更替里,所有的好人都在徒然挣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贩毒之地的更多影评

推荐贩毒之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