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哪里

左边屁股的口袋

昨天是个雾霾天,满眼望去都是昏黄的一片。临到中午还零星飘来些雨丝,将落不落的,断断续续惹人嫌。

银翼杀手的世界总是跟水脱不开干系。Roy在雨中坐化,留下一句like tears in rain。Joe在水库里跟Luv互相按着在雨里挣扎。新代的复制人被设定为绝对服从与绝对诚实。所以尽管他们被注入了精巧伪造的回忆,依然是不动声色不通人性的残次品,甚至不如他们没有生命的前辈6代。他们拥有了寿命,却因而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望与随之而生的感慨。艺术性的源泉是求不得,如果富足到随心所欲,那么失去了欲求的艺术,大抵不过是儿童的涂鸦。

不过这也跟身为造物主的Wallace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以简单的“好人坏人”来区别他的位置,那他一定是反派的这个角色的。他的天使们无情而残忍,驯从且冷漠。也许从肉体上来讲,他们更加强壮敏捷,但是造物主的想象力与品位决定了产品的差异。Tyrell这个与同僚靠着下棋联络来联系感情的人,会想的出注入回忆来鲜活复制人,而Wallace只会踏着前人的脚印,妄想着成为完全的神。可是他完全不懂人心,不明白人类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Deckard追求的从来不是痛苦,痛苦只是在追求甜蜜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副作用。通往目标的路...

显示全文

昨天是个雾霾天,满眼望去都是昏黄的一片。临到中午还零星飘来些雨丝,将落不落的,断断续续惹人嫌。

银翼杀手的世界总是跟水脱不开干系。Roy在雨中坐化,留下一句like tears in rain。Joe在水库里跟Luv互相按着在雨里挣扎。新代的复制人被设定为绝对服从与绝对诚实。所以尽管他们被注入了精巧伪造的回忆,依然是不动声色不通人性的残次品,甚至不如他们没有生命的前辈6代。他们拥有了寿命,却因而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望与随之而生的感慨。艺术性的源泉是求不得,如果富足到随心所欲,那么失去了欲求的艺术,大抵不过是儿童的涂鸦。

不过这也跟身为造物主的Wallace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以简单的“好人坏人”来区别他的位置,那他一定是反派的这个角色的。他的天使们无情而残忍,驯从且冷漠。也许从肉体上来讲,他们更加强壮敏捷,但是造物主的想象力与品位决定了产品的差异。Tyrell这个与同僚靠着下棋联络来联系感情的人,会想的出注入回忆来鲜活复制人,而Wallace只会踏着前人的脚印,妄想着成为完全的神。可是他完全不懂人心,不明白人类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Deckard追求的从来不是痛苦,痛苦只是在追求甜蜜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副作用。通往目标的路途充满荆棘,但是痛苦意味着Deckard依然走在通往幸福正确的道路上。就算是Wallace最后掏出的Rachel是绿眼睛的,Deckard依然会拒绝吧。组成一个人回忆与感情的并不是皮囊本身,而是那些共同创造的回忆。Roy可以说“We are more human than human”,因为他可以在与敌手生死相搏的时候依然伸出援手,挽之于悬崖。6代们自行演化出的感情与道德,远胜于作为天才而妄自称神的Wallace。

我始终觉得反抗军的部分是个可有可无的败笔,你不需要依靠反抗军来表现复制人对于自由平等的渴求。把复制人的需求拉低到与人类相同的层次,是对more human的一种倒退。我们能做到你们都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你们不能做到的。在反复的拉抻绵延中,在废土中任由人类自我消亡,一如Deckard在酒店里做的那样。

九龙城寨的影子还在遥远的天边,离Deckard操弄着筷子吃面条的日子还有一年多,离Ana出生还有四年,离大断电还有五年,离骨肉重逢还有三十二年。在我们的世界里,担忧的是人工智能会不会最终占去人类大部分的工作,用更精巧的构造代替血肉之躯,主导人类的未来。复制人和AI,最后人类的造物都越过了人类,站到了进化更高的位置上。也许人类当初也是这么被创造出来的。我不相信全知全能神的存在,却一定相信造物主的存在。

雾霾被大风吹散,夕阳无限好,依旧是人间。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