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的资格

两宫和也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未上映之前看剧情简介以为是又一个圈钱片,但情节与前作有无数细节衔接,又向前拓展了一大步,实在没想到用心到这样的程度。整体氛围与配乐也承继了前作的冷寂荒芜感,但是又在好几个重要场景中增添了不同的审美风格,显得更为简洁利落。片尾字幕时注意到和《降临》是同一个导演才恍然大悟。
       片子仍然继续探讨了哲学家和看门保安们的三个终极问题:你谁,哪儿来,哪儿去,其中最重要最基础的还是第一个问题。前作里戴克以为知道自己是谁,却发现自己可能并不是。到底是与不是,连创作他的上帝们——导演、演员和制作公司的理解都存在分歧。本片里K一波三折,是K,不止是K,还是K,昨夜西风凋碧树,贪真相消得人憔悴,回首仍在灯火阑珊处。
       哈里森福特在两部里都没有明确表达他在认知自己是人类或复制人两种状态间心态的起伏,出场时冷峻有力,历经两部的沧桑后归来,面对逝去的爱人和对手的威慑老爷子不改硬汉形象,老虽老矣,还是那么帅气。而新男主K被导演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去塑造一个匹诺曹的形象。他的迷茫,他对真实感情的渴望,他的纠结、痛苦、勇敢与爱都在为数不多...
显示全文
未上映之前看剧情简介以为是又一个圈钱片,但情节与前作有无数细节衔接,又向前拓展了一大步,实在没想到用心到这样的程度。整体氛围与配乐也承继了前作的冷寂荒芜感,但是又在好几个重要场景中增添了不同的审美风格,显得更为简洁利落。片尾字幕时注意到和《降临》是同一个导演才恍然大悟。
       片子仍然继续探讨了哲学家和看门保安们的三个终极问题:你谁,哪儿来,哪儿去,其中最重要最基础的还是第一个问题。前作里戴克以为知道自己是谁,却发现自己可能并不是。到底是与不是,连创作他的上帝们——导演、演员和制作公司的理解都存在分歧。本片里K一波三折,是K,不止是K,还是K,昨夜西风凋碧树,贪真相消得人憔悴,回首仍在灯火阑珊处。
       哈里森福特在两部里都没有明确表达他在认知自己是人类或复制人两种状态间心态的起伏,出场时冷峻有力,历经两部的沧桑后归来,面对逝去的爱人和对手的威慑老爷子不改硬汉形象,老虽老矣,还是那么帅气。而新男主K被导演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去塑造一个匹诺曹的形象。他的迷茫,他对真实感情的渴望,他的纠结、痛苦、勇敢与爱都在为数不多的台词中呈现毕尽。女上司对K说没有灵魂也可以活得很好,但是对K来讲这样一句安慰,挡不住同事、邻居的歧视乃至敌意,更无法消解孤独。唯一的慰藉来自于一个连实体都不存在的Joi。
       归根到底是什么是一个“真正的”人类的判定标准的问题。
      灵魂与肉体似乎都必不可少,缺其一仍是异类。大部分科幻故事里,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克隆人,人类的复制品们都纠结于前者。0和1能不能创造出灵魂,植入的记忆能不能继续被认定为灵魂,类似的讨论在影视作品和小说中都数不胜数。《攻壳机动队》里神一般的女主角草薙素子更是进一步思考起碳基大脑和硅基仿生大脑之间对灵魂认定的影响。
      除开玄而又玄长篇大论的理论,这些探讨大多都以情感的形式表达灵魂的存在,复制品们表现出了打动观众的情感,则拥有了人类灵魂,反之没有。桑尼因为对教授的敬重与爱戴不惜背离三定律,小机器人大卫什么都不懂却一心爱着母亲,连扫地工瓦力也能通过纯纯的初恋仿佛拥有了人类才有的心。至于那些不遵循爱与和平这一情感基本法的个体,外表再仿真也不会被认可为“真正的人类”,反而可能因为恐怖谷效应呈现出瘆人的怪异。
      银翼杀手第一部里复制人没有真实的记忆,也不被认可拥有人类的情感。罗伊和他的伙伴们在全片大半里唯一展现的情感就是对生存的渴望,所有动物都根植于身体里的本能。只有当最后雨中一幕时,罗伊忽略生存渴望拯救了戴克,然后缓缓说出那段经典台词:“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ness at Tannhä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其中对宇宙的感受和时间命运的慨叹通过简练的语句,而美的审悟几乎是人类中最“高级”的部分,雨中独白也因此成功扭转了观众对复制人的观感完成认同。
       K则一开始就拥有这样的情感要素。他杀死萨珀后驻足于大蒜锅前,他注意到同事“不小心”的歧视,他为虚拟女友那些幽闭恐惧症的玩笑话买下了讨她开心的礼物,连上司都想要劝解安慰他的缺失感。可是如果拥有人类的情感就可以拥有人类的灵魂,未免太简单了,于是本片在前作的基础上推出了一个新的角色——虚拟女友乔伊。乔伊在第一次接触到雨水时的惊讶与喜悦是那么真实动人,她对K的爱干净浓烈,连接粉发女时时隐时现的形象可能是本年度最令人难忘的科幻爱侣片段。她离成为“真正的人类”的距离是多少呢?
        K和乔伊相比已经拥有了另一个要素了。匹诺曹想要一个真正的小孩子的灵魂,K只想要一个“真正的”记忆,一个“真正的”记忆就等于拥有了人类的灵魂,因此他不断追寻真相,企图证明自己的记忆并非植入,证明自己是从母体降生,两者的交叉证明可以帮助他完成“真正的人类”的自我认知。
       对于K并非天选之子,片中早已有暗示。安娜回答K的问题时非常谨慎,仅仅说明记忆本身是真实的,且移植是非法的。非法并不代表未发生。两人交谈时镜头来回切换,K问话时,安娜在玻璃上的形象影影绰绰;安娜观看记忆并回答问题时,K是处在她身后一个清晰的玻璃幻影。一无所知的K却因此通过了自己为自己设置的认知标准,开始认同自己是一个“人类”而非“复制人”,至此几乎是前作戴克故事的翻转。
       这里开始产生了一个矛盾,警署测试与当年戴克对瑞秋的测试一样都是通过特定问题产生的情感波动来判定复制人是否异常(可能产生人类情感)的。而K的两次测试结果截然不同,区别只是原本以为虚假的记忆被验证导致K的自我定位产生了巨大的动摇而已。
       影片继而设置了一个桥段,进一步强化了这一荒谬之处。在两部银翼杀手里都出现的戴克对瑞秋的问话中提到假如一只黄蜂停留在手上如何处理,瑞秋回答是碾死它,以此证明她是复制人。而K伸手进入蜂箱,让黄蜂沾满手掌,此时他已听过当年瑞秋的回答且独身一人身处废城之中,这个举动实际是K以此加强自我暗示,对复制人身份的自我定位进行了一次象征性反抗,这是否说明所谓灵魂只是一个虚伪的概念,实际仅仅是个体对自我的认知定位呢?
       最后被告知天选之子是女孩后,K没有因此重新回到那个不该有情感的复制人K身份中去,哪怕明知自己的记忆是被植入的,意味着是否有真实的记忆对K来说也不再是自我定位的必需条件了,他走进了雨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当然,华莱士公司和其他复制人并不在意如何成为“真正的人类”的问题。他们只想培养出一个新的种族。拥有生殖能力就意味着可以自行繁衍。复制人希望这个种族可以独立,华莱士公司希望继续将之奴役。不管复制人反抗组织和曾经的泰勒公司或者如今的华莱士公司将如何相抗,K就像当年的罗伊一样,终将消散在时间的洪流中,like tears in rain。
      


ps:K在雨中打斗时有一个低头的特写镜头跟罗伊死在雨中的定格镜头角度几乎一模一样,一时有点恍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