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 8.2分

年少时光无永恒——漫谈96版《笑傲江湖》

尔佐月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序曲:
43集,粤语,花了两个多星期,断断续续地看完。看电视剧实在太耗费时间,每集45min,要花掉1935min,30多个小时。若不是为了那一句“金庸武侠剧中,我最喜欢令狐冲”,也不会开始这么一项“工程”。

缘起如下:与一位资深金庸迷同学聊起童年时期由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TVB版、台湾版以及大陆版,各角色与演员,情节与结局,从记忆中挑拣印象深刻的片段,各自分享,聊开去便停不下来,近夜里十二点才各自回去睡觉。因着有原著党做顾问,我这个只看过电视剧、电影的武侠迷跟着长了不少见识,如TVB简陋置景里拍不出来的湖光山色,如由文字到画面被改变的剧情与人物,可惜我太懒,纵然心向往之,动辄上百万的长篇,有心无力,恰又逢此时作论文、找工作,权且补番96版TVB的《笑傲江湖》,弥补我的童年遗憾。另有私心,想给自己找一个答案,为什么同学问出“金庸男主角中,你最喜欢哪一个”时,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出“令狐冲”——尽管在小学时代看过这部剧之后便不再记得他。

或许因我从未读小说的原著,对男侠、女侠的想象全部来自固有形象——电视剧或者电影中被演员定格的形象,所以,我认识的杨过是古天乐的模样,郭靖是张智霖的模样,张无忌是吴启...
显示全文
序曲:
43集,粤语,花了两个多星期,断断续续地看完。看电视剧实在太耗费时间,每集45min,要花掉1935min,30多个小时。若不是为了那一句“金庸武侠剧中,我最喜欢令狐冲”,也不会开始这么一项“工程”。

缘起如下:与一位资深金庸迷同学聊起童年时期由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TVB版、台湾版以及大陆版,各角色与演员,情节与结局,从记忆中挑拣印象深刻的片段,各自分享,聊开去便停不下来,近夜里十二点才各自回去睡觉。因着有原著党做顾问,我这个只看过电视剧、电影的武侠迷跟着长了不少见识,如TVB简陋置景里拍不出来的湖光山色,如由文字到画面被改变的剧情与人物,可惜我太懒,纵然心向往之,动辄上百万的长篇,有心无力,恰又逢此时作论文、找工作,权且补番96版TVB的《笑傲江湖》,弥补我的童年遗憾。另有私心,想给自己找一个答案,为什么同学问出“金庸男主角中,你最喜欢哪一个”时,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出“令狐冲”——尽管在小学时代看过这部剧之后便不再记得他。

或许因我从未读小说的原著,对男侠、女侠的想象全部来自固有形象——电视剧或者电影中被演员定格的形象,所以,我认识的杨过是古天乐的模样,郭靖是张智霖的模样,张无忌是吴启华的模样,自然,令狐冲就是吕颂贤的模样。可以说,我脑子里的江湖侠客与演员关联,他们的性情相貌、举手投足、为人处世构成人物,更重要也更直接的,他们的脸、身高、身形、眉眼、衣饰、妆容、佩剑也在强调人物特点,此外,武打动作帅不帅、笑起来甜不甜、声音是清脆有力还是浑厚嘹亮……通通放在考虑之内。这样一来,我接受的便是声光电组合之下呈现出来的人物,而不是在文字基础上的想象。啰嗦这么半天,只为原著党不要介意,我要讨论的只是剧情和剧中人物而已。

正文:
经过世事纷扰、生死离别,漫长的路(43集,too long)走下来,终于迎来happy ending——正义战胜邪恶,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我只有悲戚之感,全无大功告成的喜悦。所有人死了,该死的死了,不该死的也死了,江湖上原有那么多人,那么多热闹,到了最后,善的恶的死了一波又一波,掌门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原有的一切秩序烟消云散,一切美好也不复存在——像一个好不容易长生不老的人,原本熟识的、围绕在身边的人,父母兄弟,亲朋好友,爱的人,憎恶的人,全都不在了。纵然活到两百岁,五百岁,一个人孤零零在世上也不会有乐趣。与任盈盈成亲的令狐冲,如愿以偿嫁给冲哥的盈盈,无不给我这种悲戚之感。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个,断不至于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美好已在昨日——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个彼此依偎——一个人牵着另一个人,隐居世外,笑傲江湖。我只觉得太过寂寥了些。不是他们的寂寥, 是江湖的寂寥。

这就是我与令狐冲的不同之处吧!或者说,我不能达到的令狐冲的境界。如果可以,我希望所有人各自安好,我也安好,而不是所有美好都消逝,让人彻底无望,那样的话,纵使隐居也会一心凄凉。当然,一片美好时,哪里有人期待隐居避世呢?如令狐冲,纵然他没有期待在岳不群百年之后接任华山派掌门,可是一心想着有朝一日娶得小师妹,白头偕老,恩爱一生。反而是他来到江湖上走一遭,见尽了人心贪婪、丑陋与无可救药,心灰意冷,才生出彻底做一个隐士的期待和冲动。竹林七贤哪里是自愿退居深山,放浪形骸,实则无可奈何,无路可走,心中困苦才为之。

关于剧情,向来有自知之明如我不想班门弄斧,讨论其中的政治隐喻,回到最简单的point,人物、情感,一个男人与三个女人,一个男人与三个女人的情感。多角恋爱可以讲出来一个long long story,我不想讨论哪一对CP才是实至名归,哪个女人才是令狐冲真心所爱。我想站在三个女人的立场,看一看盈盈、灵珊、仪琳,作为女人,也作为独立的人,她们的内心诉求。

带着“为爱而生”的标签,盈盈太过完美了,让我怀疑这人物存在的真实性。她倾力奉献,无怨无求地爱着令狐冲,成为他的知己、军师以及相守一生之人。剧中的表现,盈盈把令狐冲作为她的全部活动中心,令狐冲好像她的天,她的太阳,一切围着他转,哪怕他心头永远记挂着灵珊,她亦以“大度”相待。有关她自己,盈盈并没有机会表露许多。一方面,盈盈是一个权倾天下的女子,号令万千教众,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另一方面,盈盈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子,自幼丧母,后来又丧父(她并不知道任我行被困西湖底),在东方不败的控制下,看似位高权重,实则毫无自由。她隐居绿竹巷,焚香弹琴,实则消极抵抗,无奈之举。

我想问,终日在绿竹巷内,盈盈心中想的是什么?她并非天真烂漫的少女,过早见识权力争斗、血腥阴谋,她是否想过她的未来?身为圣姑,她知道东方不败阴谋夺权,她会想着找机会杀死东方不败夺回日月神教替父报仇吗?显然她没有,她没有那个武功,也没有那份野心——否则的话,她应该躲起来练武,而不是弹琴——那样一来,或许她活不到遇见令狐冲。或者,等年岁长大,如寻常女子一般,找一个男人嫁了?天底下,又有哪个男人有胆子娶她?这都是我的臆想。什么都好,盈盈总会在某一个moment,为她的人生做一下打算吧!又或者,她一辈子隐居在绿竹巷里,做一个彻底的隐士。

盈盈如何思考人生,思考宇宙,思考男女之情,作者没有交代,我们永远不会知道。遇见令狐冲之后,盈盈的生活瞬间丰富起来,她一会儿是心理治疗师,一会儿是看护,一会儿做人质,一会儿又成了军事参谋、后援会会长。一切都是为了令狐冲。可是,她自己在哪里?与令狐冲相处,她从未谈起过她的童年,亦从未谈起任我行“去世”之后的十二年里,她如何生活,如何思考,她曾有过一些什么样的想法。反而是,从一开始她便在倾听令狐冲的心事,他的身世,他的童年,他的爱情,以及近来他被灵珊疏远、被师父怀疑的种种境遇,成了他的情感专家,良师益友。任盈盈这个角色,只为爱情而存在,为给令狐冲一条情感出路而存在(当然也为她自己),如果这个女人没有遇到令狐冲,她的未来当如何?

如果当初,任盈盈爱了一个“大师哥”——那人可能体贴盈盈的境遇,了解她的心事,陪她度过十二年父亲不在身边的孤单日子,成了盈盈的心头好,可是他胆小怯懦,慎于东方不败的淫威,不敢轰轰烈烈地爱——在这个前提下,任盈盈遇到令狐冲,尽管觉得他千百般好,盈盈心里依然有一个影子。纵然那人已经逃了,或者被东方不败杀了,纵使他多么不堪,盈盈也无法忘记最初的美好情感。

剧情若是如此设计便平衡了一些。可惜,男作家永远喜欢纯情的少女,任盈盈有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劲头儿,在爱情面前依然要娇羞、腼腆,如此才值得男人疼惜爱护。盈盈没有在爱情中迷失自己,但她只是为了爱情,别无他求,作为一个角色,一个独立的人,太单薄了些。

盈盈的聪明、坚韧,时而娇羞,时而毒辣,本是理所当然。她是这样的人,在哪里、遇见谁都是这样的性格,并不因为她遇见了令狐冲、爱上了令狐冲才是这样的女子。当然,若是择夫婿,寻一个相知相守的爱人,令狐冲自然是最佳选择。试问,没有几分硬骨头如冲哥,哪里有胆量三番五次地拒绝任我行的邀约?没有傲气与自尊,怎么能不在任大小姐面前露出媚骨?令狐冲放荡不羁,胡闹闯祸,可他从来坚守原则,不卑不亢,世间只有此等人才能与盈盈琴瑟和鸣。

也可以换个角度看,放在现代生活,盈盈与令狐冲就是黑社会大佬之女与流氓小弟,见惯了奴颜婢膝的手下,突然见到一位挺着脊梁,重情重义重承诺,幽默风趣欢乐多的男人,岂有不动心的道理。反过来,身世坎坷、一生缺爱的小弟,受到大佬之女的全心爱护,这个世界上第二个全心全意对他好的人,自然珍之惜之。只是,婚礼之后,令狐冲如此讲,这个世界上,除了师娘,只有你对我最好,仍然要为盈盈鸣不平,说一千道一万,她不过是如她师娘(母亲)一般的存在——男人找妻子,不过是在寻找母亲的影子。

至于被冲灵CP粉儿纠结多年的小师妹岳灵珊,我却没有那么多纠结。人都忘不了生命中的美好过往,尤其在长大后,经历了人事更迭,看尽人间冷暖,越发珍视当年——无忧无虑的童年、青少年时期,那时候的你我,单纯快乐,无忧无虑,多好。在未被逐出华山,令狐冲的人生理想是娶灵珊为妻,二人在华山上幸福快乐地过日子。他对灵珊的执迷,有男女情欲的执迷,更多的是对“最初的美好“的执迷。如果当初……如果一切可以回到从前……每个人都有这番执着,可是抬起头,仍然要过眼前的日子,守着眼前的人。

我来理解令狐冲便是如此。他一生中最快乐、最自在、最轻松的日子是在华山,那时候,有灵珊陪在他身边,有陆猴儿,有酒有肉有逍遥,怎能不令人怀念——换作现代生活,大多数人的童年时代、青少年时代在回忆里都是自带光晕的,衣食无忧,轻松自在,全然不懂人生艰难,人心险恶,就像令狐冲在华山的日子,所以令人怀念。其实,令狐冲从头到尾叫灵珊“小师妹”,从未喊过她的名字,在他心中,灵珊是一个需要照顾、需要陪伴的小妹妹,而不是与他旗鼓相当、与他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女人。

岳灵珊这个人,不是金庸笔下我最讨厌的女性,但也不讨喜。不讨喜之处,她似乎不长脑子也不长记性。单纯不代表蠢,她只是没有那么聪明。灵珊不喜欢令狐冲无可厚非,审美标准不同,可是,她怎么会对林平之一片痴心,全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即使如伪君子岳不群,尚且小心翼翼把“君子”演得彻头彻尾,少有破绽之处,林平之的表现及格水平都未到——算是称赞他没有地道的虚伪。林平之对灵珊时而亲近,时而冷漠,即使如此,灵珊都不肯动脑子想一下,他到底为何如此?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灵珊因为种种事件的发生怀疑令狐冲的本性,怎么就不肯怀疑一下林平之?只用一句“爱情令人目盲”来解释我会觉得太过牵强。

当然,岳灵珊是被作者以命运捉弄的人物。灵珊的人生悲剧,三分之二来自她爹岳不群。作为一盘大棋中的小棋子,灵珊不自知也无力自知,完全被他爹操控。其二,她又作又蠢,善良如圣母,在林平之真面目揭开之后,坚定生是林家的人(尚且不是),死是林家的鬼,对他不离不弃,奉献到死。最后一刻,爱情也好,同情也好,替父赎罪也好,好似她不死,不能有其他的结局。

仪琳,一言难尽的角色。单纯的小尼姑,未经世事,从未见过男人,一见倾心,痴心到底。她是爱上了令狐冲的重情重义,为救她不顾性命。她的爱纯真、善良、不黏腻,却是无能的爱。仪琳既无法解令狐冲的心忧,也无法助他一臂之力(虽然这样说有些势力),私以为,仪琳的存在不过是为了证明令狐冲的性格特点——轻生死、重承诺。侠之内核。作为人,我是极不喜欢仪琳这一型的人,善良单纯是好,但是唯唯诺诺,迂腐无趣,整个江湖都不适合她,与青灯古佛相伴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笑傲江湖》中女性角色不多,除了陷入爱情中的三位,令狐冲的师娘宁中则令我佩服。她是母亲,也是善意的化身。她没有摆脱以夫为纲的妻子身份,但是坚守独立判断,所有人都怀疑令狐冲时,只有她坚定不移——令狐冲以华山为家,只有师娘真的把他当儿子。站在岳不群身边,她不只是一个美丽的陪衬,而是一个独立的女侠。不知道原著结局,电视剧里的结局有些仓促,死得莫名其妙,貌似是自杀。

诚然,TVB的电视剧置景简陋,场景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二十多年过去,镜头下的武打动作乱糟糟一片,好似小孩儿玩打仗游戏一般瞎比划,特效更是廉价。好在,台词、演员、剧情都是良心制造。唯一令我不能忍受,一群人聚在一起谈事情,总是搬出一套大道理,所谓以理服人,用慢吞吞、抑扬顿挫的腔调讲出来,急得我——真想跳到演员跟前道:别磨叽了,直奔主题好吗?典型是岳不群,其他人程度次之,桃谷四仙是另外一个啰嗦套路,同样令人着急。衡山派的女尼们有过之而无不及,铺垫、论证、结案陈词,如论辩一般。

好在,粤语版本让我享受了一番原声之美。演员的声音是人物的一部分,与演员的动作表情融为一体,在原声中,更能体会到人物的情感起伏、内心变化。相较于老气严肃、少了灵动之气的国语配音,我喜欢吕颂贤的原声。同时佩服王伟(饰岳不群)的声音,在雄厚洪亮和尖锐沙哑之间自由切换,完全契合人物的性格变化,细节之处给人惊喜。

虽然TVB剧中四川、河南、漠北等英雄侠客的一律讲粤语,毫无地方特色——大陆版还不是一律普通话,若真能拍出一部剧,各地人讲各自方言,想来非常有趣,只怕影响传播——但是粤语中有许多俚语,有些词在普通话中甚至找不到对应,听来特别有趣。举一例子,盈盈唤令狐冲“大马猴”(粤语发音近似“大马骝”),换成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便显得生硬,粤语则娇嗔一点。另,粤语发音,令狐冲唤盈盈为“ying3 ying2”,普通话则是“ying2 ying轻”,前者多了亲昵甜蜜之感。唤“小师妹”时也是这番感觉。许是我并不曾生活在粤语语境,才对这些细节特别敏感,想来粤语地区的观众不会关注这些细节。

那个年代的武侠剧,有古朴之感,光线昏黄,整体色调偏暗(其实是正常),颜色和光线不那么张扬,更不至于过分招摇。比90年代更早的武侠片,如胡金铨的《侠女》(1970),更是趋近于自然光,夜里只有蜡烛一丝光亮,最大限度还原古代生活场景,初看觉得阴森恐怖(也是为了塑造聊斋故事的气氛),回想起来多么难得。是故,《笑傲江湖》的情节推进到华山密洞大战时,我总有别扭之感,既然密洞内漆黑一片,以摄像视角打出来的光是怎么回事?当然,有考虑观众的因素在,不然的话,一片漆黑,大家看什么——我更希望是一片漆黑,让观众凭借声音判断人的状态,“啊,谁杀我?”“阴险小人,竟然在背后偷袭!”受伤的人可以这样读台词,很有趣。

如今的武侠剧,不复当日的豪情,更没有侠义精神,更不用说塑造出一个真正的大侠形象。看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色调艳丽,服装、造型极尽夸张之能事,如剧中演员一样,徒有其表,毫无内涵。回头看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的老片子,忍不住感叹:年轻的创作者为何对前辈们全无敬意!

TVB编剧尽量忠于原著,把小说里的情节都拍了出来,但也有不足之处。不足之处在我,有可忍和不可忍之分。且说我可忍,如人物年龄这类common sense——低级错误。剧中有两次提到令狐冲的年龄,一次是他受伤被仪琳照顾,两人坐在瀑布下,令狐冲说起童年,他自幼丧父丧母,成了孤儿,后被岳不群夫妇收养,上了华山。他15岁时,小师妹才3岁,他自小陪着小师妹一起玩。这么说来,令狐冲与灵珊相差12岁。可是后面的剧情里,令狐冲即将被逐出华山,师娘宁中则替他求情时说,令狐冲10岁上山,在华山15年。也就是说,令狐冲当时25岁,这样算起来,小师妹岂不是才13岁,还是小女孩一个。实际上,原著中的令狐冲出场时大概26岁,小师妹则是18岁。剧中人物年龄与原著不一致不要紧,剧情前后不一致有些说不过去,改编改编,编入到一个自圆其说的系统里也好。计作一个bug,属于技术问题,不是能力问题。尚且忍。

不可忍之处,全局下来缺乏真正意义的高潮。既然是正邪之争,总该有一次双方对峙,打个你死我活的大场面,继而才是happy ending进入尾声。大反派里,左冷禅在密洞中被令狐冲K.O.,岳不群呢?根本没有对决的过程,被仪琳一剑杀了,岳不群自宫练成的辟邪剑法,只有在杀衡山两位师太和与左冷禅对决时用上了。而且,仪琳杀人是为了救令狐冲,没有交代仪琳已经知情岳不群就是杀死两位师太的凶手,若提前交代,仪琳杀他也有为师报仇的因素在,不全是个人感情。

终极boss任我行之死更草率。和令狐冲打来打去,自己挂了。虽然是他自己作(野心勃勃,过度操劳),也有令狐冲的责任。我很遗憾,一个终极boss,至少大战两百回合,这样草草挂掉,显得没有价值。或许是剧情推进的关系,要交代许多线索,又要完成结局,整体看来后半部分比之前敷衍许多。按理来说,华山密洞对决应该是高潮,所有矛盾冲突都在这一战解决,可惜拍得太随意,没有营造出大战前的紧迫感。大战也像小站,我在等最后的对决,然后发现已经并没有然后。鸡蛋里挑骨头也好,始终是爱之深责之切,这一版本已经是尽量还原原著之作,比起空有一片好风景、在情节上偷工减料的版本有诚意太多。

最后称赞一番这部剧的配乐。应该说,对90年代相继拍出的几部金庸武侠剧的配乐统一称赞一番,因为它们共享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经典音乐。TVB配乐向来践行一个原则:我们不是音乐的创造者,而是经典作品的搬运工。数数这些大师的名字,姬神、神思者、宗次郎,喜多郎,川井宪次,Hans Zimmer,陈勋奇、黄霑、胡伟立……便可知这些音乐的质量与层次,此外,剧中还用了许多经典电影的原声,如《勇敢的心》。主题曲《活得潇洒》由谭咏麟和陈慧娴演唱,豪迈恢弘,有大侠气魄,歌词更是表达出令狐冲的性情与心境:即使风雨扑得汹涌,尽管天意任意作弄,一生只管追踪,心内有梦。最喜欢其中一句,“潇潇洒洒地走,不问以后”,真是逍遥。

结尾之处的琴箫合奏非常好——胡伟立老爷子的作品。只是相比之前盈盈自知时日无多时的那一版合奏毫无区别,有些遗憾。两者比较起来,第一次合奏当是充满未知和忧虑,尤其是盈盈一方,生死不明,合奏一曲,好似担忧此生留下遗憾。有了对比,才凸显后面版本的恣意畅快,彻底自由。

我这个悲观主义者,在自由之后,仍然看到悲凉——一对知音退避山林,笑傲江湖,回头看种种过往,不免令人唏嘘——你爱的人,爱你的人,你恨的人,恨你的人,是非成败转头空,这样的逍遥,是少数人的欢乐,多数人的悲哀。前方是笑傲江湖,身后是茫茫大地。

尾声:
1996到2007,21年过去。年岁大了,不免感叹时间。看这剧时,我不过是十一二岁的样子,读小学。每天放学回家,央求大人让我看一集,若是老师拖堂,央求到了也只能看半集。电视台放完了,因为不曾连贯follow,不知道整个故事讲了什么,存放在记忆力里的只是碎片。如今捡回来,弥补我一部分童年遗憾——我亦有令狐冲那份执着,对年少时的“华山”“师父”“师娘”“小师妹”有难以割舍之情,试问谁不是呢?二十多年前的戏剧,依然引人共鸣,不正因为我处在了令狐冲一般的人生节点上!物是人非,人生依然要向前走,只是你我之辈远没有令狐冲那般幸运,寻觅一生,恐怕也难遇到一位可以琴箫合奏、笑傲江湖的知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笑傲江湖的更多剧评

推荐笑傲江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