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后的男孩

没有枪的牛仔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嘿,我是乔,一个死去的复制人,你们能听到我吗?能听到就好,那接下来我就要讲我的故事了。

这是2049年的洛杉矶,我正躺在华莱士开发中心的门外,让这漫天大雪把我身体里的最后一丝温度淹没。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我把一位父亲送到他的女儿面前,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而我完成了我最后的使命。

我本来可以让戴克淹死在海里的。可我救了他,我跟他说:“你已经淹死了”,很坚定很决绝,就像前几天我跟我女上司说的:“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就像你要求的那样。”

你也许会跟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又不是那个特殊的,就算你要为复制人的崛起也要杀死戴克”这样的屁话,但是你不知道我是有灵魂和生命的,当一只黄蜂停留在我的手臂上时我会选择让它飞走而不是把它拍死。

做这样的一个复制人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当你以为自己是一个奇迹最后却发现不是的时候。我曾经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这个末日世界里的没有名字的小警察,每天接受命令执行命令,永远是人类口中的“假货”,家里永远都有一个温柔体贴的女朋友。这样的日子不好也不坏,尽管自己对一切都心知肚明。

我跟我的女上司说那个孩子已经死了是因为我以为我自己就是那个...

显示全文

嘿,我是乔,一个死去的复制人,你们能听到我吗?能听到就好,那接下来我就要讲我的故事了。

这是2049年的洛杉矶,我正躺在华莱士开发中心的门外,让这漫天大雪把我身体里的最后一丝温度淹没。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我把一位父亲送到他的女儿面前,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而我完成了我最后的使命。

我本来可以让戴克淹死在海里的。可我救了他,我跟他说:“你已经淹死了”,很坚定很决绝,就像前几天我跟我女上司说的:“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就像你要求的那样。”

你也许会跟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又不是那个特殊的,就算你要为复制人的崛起也要杀死戴克”这样的屁话,但是你不知道我是有灵魂和生命的,当一只黄蜂停留在我的手臂上时我会选择让它飞走而不是把它拍死。

做这样的一个复制人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当你以为自己是一个奇迹最后却发现不是的时候。我曾经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这个末日世界里的没有名字的小警察,每天接受命令执行命令,永远是人类口中的“假货”,家里永远都有一个温柔体贴的女朋友。这样的日子不好也不坏,尽管自己对一切都心知肚明。

我跟我的女上司说那个孩子已经死了是因为我以为我自己就是那个孩子——一个自然出生的,一个有灵魂的人。所以我得保护我自己,我不再是那个只会服从程序的复制人。你呢?当你知道自己不再是万万千千个普通人的其中一个,而是一个身负重任的天选之人时你会怎么做?

当然,我选择不杀戴克的理由也是一样的。那个女人说我们相比复制人的未来微不足道,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牺牲自己,但是他错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有自己的记忆,我爱过人我也被爱过,尽管那是假的;我需要过别人别人也需要过我,尽管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毫无意义。但这不就是人存在的意义吗?即使你不是天选之人,你还是可以选择去做那些不普通的事。

我和戴克喝过酒,我听过他喜欢的音乐,他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有名字,并且信任我肯跟我袒露心扉。你知道这一切对像我这样的复制人意味着什么吗?是的我知道你想说那是因为我以为他是我的父亲,现在即使不是又怎样,一片雪即使在我的手上融化了,那种感觉却会永远烙在我的心里。

我女朋友的显形装置被踩碎的时候我真的心如死灰,我爱过她。现在我想明白了,她只是一个程序,一个流水线的产品,就像复制人一样,就像这个世界一样。我的女上司说我不需要灵魂也能过得很好,服从命令百依百顺愉悦他人,只做程序里设定好的对组织对秩序来说正确的事。就像很久以前的地球上,统治者生产过的那一批批“复制人”,他们有用就够了,没有灵魂也能活的很好。所以我才说人和复制人的区别就是是否有灵魂。

其实这个世界毁不毁灭和我有什么关系,复制人能不能崛起又与我何干,我的选择是错误的那又怎样,我只是想送一个父亲去见他从未见过的女儿,做我这辈子从未做过的事。我不是那个自然诞生的女孩,但我却是地球上最后的男孩。

注:本文仅从主角乔的视角回顾电影,只期盼能让各位更加沉浸的体会人物命运和其中折射出的存在主义。我并不旨在解读完全的影片内涵,这是无法言尽的,所以本文只能算是对某个角度进行梳理。更全面的理解还请各位阅读原著《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