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不一定高但几乎注定会和寡的《银翼杀手2049》(下)「内含剧透」

doiod

【本文分上下两部分】

对于最新的《银翼杀手2049》,上篇说到了的场景。

□ 广告

关于这套电影里的广告,有影迷针对1982版提出:

资料来自豆瓣

《银翼杀手》1982,30周年纪念版蓝光

这个我倾向于不是广告。

譬如像可口可乐这样的商品,在某种程度上都已经成了一种实物IP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和在很广的范围内都已经是一种几乎不太可能被混淆和被忽略的标的物了。

简单说就是太熟悉了,熟悉的似乎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商品了。

就像青岛啤酒,在很多外国电影中都伴随着唐人...



显示全文

【本文分上下两部分】

对于最新的《银翼杀手2049》,上篇说到了的场景。

□ 广告

关于这套电影里的广告,有影迷针对1982版提出:

资料来自豆瓣

《银翼杀手》1982,30周年纪念版蓝光

这个我倾向于不是广告。

譬如像可口可乐这样的商品,在某种程度上都已经成了一种实物IP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和在很广的范围内都已经是一种几乎不太可能被混淆和被忽略的标的物了。

简单说就是太熟悉了,熟悉的似乎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商品了。

就像青岛啤酒,在很多外国电影中都伴随着唐人街和中餐馆出现过,这样的出现和上面的可口可乐一样,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当地人情风貌的暗示与交代,甚至是人类生存环境的一种佐证,而不是广告。

而且在1982《银翼杀手》中,戴克要青岛啤酒小摊的背景就是竞品百威的霓虹灯,如果是单纯的广告,就算导演斯科特答应,那百威也不会答应啊。

对于这个场景,斯科特在评论音轨里只是透露了他认为青岛啤酒是不错的,并没有说其他的。

《银翼杀手》1982,30周年纪念版蓝光

□ 1982版中有意思的两个小细节

1,美图软件的萌芽?

大众可视电话在1982年应该还是很新奇的,而即时的给通话的女朋友画画胡子涂涂鸦,这应该算是美图类软件的萌芽了吧,哈哈。

戴克在这里又被译作了德卡 ,其实按实际发音,还是最新的戴克最贴切。

《银翼杀手》1982,30周年纪念版蓝光

2,好玩的索尼造梦相机

片中的记忆女是通过一架特意为影片设计的,绝对未来概念的造梦相机,来任意、瞬间的创作出各种虚拟的幻境。

由于本片是索尼旗下的哥伦比亚制作的,那这神奇的造梦相机自然就是用索尼相机来做了。

图片来自豆瓣

3,有点儿蹊跷的老照片

《银翼杀手》1982,30周年纪念版蓝光

这是1982版中瑞秋在戴克的公寓中翻看的一个场景,那应该是戴克上一辈们的老照片。

不过那种式样的老照片,不要说在2019,即使是在1979看也是绝对的老啊。

假定戴克在2019是40岁,那他就是出生于1979年。

如果照片中的女人是他妈,而她妈生他时是30岁,那戴克他娘就应该是1949年生人,可那老照片中女人的服饰和发型,还有照片的样式都在表明那至少是一张1930年甚至更早以前的老照片啊。

也可理解为戴克是被奶奶带大的,那女人是他奶奶。

其实还有一种很残忍的可能,老照片中的女人是比戴克早出生好几年并夭折的姐姐,那结论的方向就多了,可以是科技的发达延长了戴克这一代人的生命,也可以是通过这老照片的暗示间接证实了一个疑问:

戴克也是一个复制人!

关于福特饰演的戴克是不是复制人,一直也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1982版《银翼杀手》先后发行过5个长度略有区别的版本,除了血腥程度上的减减加加,这些版本的一个明显的区别就是对戴克的真实身份有过不同的指向和暗示,有的明确戴克就是真人,有的则暗示戴克和瑞秋一样也是一个复制人。

而这套的电影的主创人员也都乐不得把水搅得更混:

福特自己表示戴克是人,

导演斯科特则说戴克是复制人,

到了2017版的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这里又变成了活话不留堵头,学起了黑客帝国,说:一切皆有可能。

□《银翼杀手》在场景上对后来的影响

1982《银翼杀手》中的街道、建筑物等风格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和很广的一个范围内,影响了一些列电影的制作,如1995版的《特警判官》。

尽管在建筑物的造型上有变化,但总体的形式,3D的户外广告,这些骨子里都是1982《银翼杀手》的感觉,而在细节上仅仅是缺少了汉字而已:

《特警判官》1995

还有2012版《新特警判官》中的街景:

《新特警判官》2012

上面这幢大厦基本就是下面1982《银翼杀手》中L.A.P.D.的复刻:

《银翼杀手》1982,30周年纪念版蓝光

而银翼杀手这样风格的摩天大厦,在2049中再次回归:

《银翼杀手2049》,图片来自豆瓣

甚至2011年印尼、美国合拍的现实格斗题材的《突袭》中,那座孤独矗立的大厦也很有《银翼杀手》中L.A.P.D.的遗风:

《突袭》2011海报,图片来自豆瓣

《突袭》2011,图片来自豆瓣

□ 配乐

电影配乐也是电影重要的场景配置之一,只是形式较比桌椅板凳等特殊了一些而已。

资料来自豆瓣

图片来自VC

1982范吉利斯的配乐已经没有争议,恢弘震撼,还有点儿空灵,和电影配合的很精彩。

所以像1982版第二编剧大卫·韦伯·皮普尔斯在评论音轨中说的那样,范吉利斯的配乐是电影《银翼杀手》的支柱也不过分。

图片来自VC

《银翼杀手2049》的配乐也不错,节奏适度,缓急有变,很好的渲染了影片剧情的发展与变化,看名单配乐大咖汉斯·季默位列另一位新生代之下:

资料来自豆瓣

但是全片听下来还是季默的风格为主。

他近几年是从上一部跟诺兰合作的《敦刻尔克》开始,表现的开始回暖,之前的《星际穿越》和《盗梦空间》这两部重量级作品,分贝都过大,有接近噪音之嫌,其他更是表现平平。

汉斯·季默之前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1996年的《勇闯夺命岛》,《黑鹰坠落》也很不错,只是近几年的整体表现即使是与《角斗士》相比也是不如。

□ 删减

因为中国大陆版独家专利的删减,促使我提出了一个关于《银翼杀手2049》的限制级问题:

版本长度之区别与两性交往之精神与肉体的各自占比的关系是怎样的?

2049中高司令不惜以身试3P,亲身演示,在163分的原版中很精准的说明了两性交往精神与肉体的各自占比。

而少了1分钟的中国大陆版,则是把这一问题弄的稀里糊涂、云山雾罩,其结果就是令观众不是洗涤心灵了,而是更加的五迷三道了。

有看过原版的这样说:

资料来自豆瓣

看来不仅是减,而且还令人发指的施加了以局部放大来变相删除完整画面的新手段,就好像镜头来了,却一把将观众按到银幕上脸紧贴着幕布,让你只能看到眼球周围一圈不超过眼眶一公分的画面:

你看吧,这场景有,也让你看个够!

对此我只能悻悻的说,剪刀手的技术真是是日新月异了!

网上可以找到的、其他确定的删减镜头:

《银翼杀手2049》,图片来自豆瓣

《银翼杀手2049》,图片来自豆瓣

《银翼杀手2049》,图片来自豆瓣

而下面这个应该不是剧中的镜头,而只是一个单独拍摄的剧照而已,因为剧中没有这样的一段相关的剧情:

图片来自豆瓣

■ 花絮

□ 1982《银翼杀手》的投资方之一邵氏

此片当年有邵氏的重金参与,下面老海报上的3000万金元是把全片预算的2800万金元给取了整,可见港台在电影宣传时任性的玩噱头的习惯是由来已久啊,而且时间也凑整,不是2020,是2019,金元既是美元:

图片来自豆瓣

但由于当时票房不佳,结果邵氏也是灰头土脸的。

在30周年纪念版蓝光修复版的片头,邵氏没有标志性的SB字样,只有一行不太显眼的邵逸夫的英文名字:

《银翼杀手》1982,30周年纪念版蓝光,邵氏的字体比较小

而在最初的美国影院公映版中的片头是这样的:

《银翼杀手》1982美国影院公映版,邵氏的英语字体明显大了很多

这回才知道原来邵逸夫先生的英文名是:RUN RUN SHAW,这使我第一时间想起了一部电影:RUN LOLA RUN。

□ 1982《银翼杀手》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有意思的发言

【转载自-豆瓣-Paterson-的转载】有节选。

老K注:雷德利·司各特就是雷德利·斯科特。老版中福特饰演的Deckard之狄卡德在2017新版中译作戴克。

【雷德利·司各特:在1980年初,由于预算问题,这个本子写得很保守,于是我便对他说:“汉普顿老兄呀,你要知道,我们得让这个叫狄卡德的角色一走出家门就能明明白白地看清楚,他身处的是一个技术能力已经足以制造复制人的世界。否则这部片子肯定炫不起来,它会变成意识类科幻片的。”

片名是威廉·布罗斯想出来的,1979年他写了一本叫《银翼杀手:大电影》(Blade Runner: A Movie)的小书。

保罗·萨蒙:它同时也简洁明了地诠释了狄卡德这个人物,他游走于人性和残虐的刀锋之上。

雷德利·司各特:诚如是。还不止如此呢,现在好莱坞的好多快递公司都用上了和片名一样的字体(大笑)】

1,从这个交谈中可以看出来,《银翼杀手》最初的定位中就有特意把城市街景弄得很酷炫的强烈追求,其实就是强烈的偏向商业方面的考虑,而不是意在以特立独行的科幻思想为全部依托,并偏向有可能低成本的意识类科幻片

2,1982的《银翼杀手》应该不是一个勒紧裤腰带的制作,除了上面讲的在构思之初就已经偏向商业诉求了,而实际上2千8百万刀的预算在当时的年代也是属于第一集团军了,有数据有真相,老K根据IMDb整理,数字皆为大概估算:

从这张与同时代的几部著名电影之预算的比较,《银翼杀手》的预算只是低于绝对A级大IP的《星球大战》和意大利人赛吉奥不计成本,以近乎一生的精力来拍摄的黑帮史实巨制《美国往事》。

而同一年《ET》的预算只有1千万零点,即使是过去三、五年之后的科幻大制作,《回到未来》、《异形2》等也都没超过2千万。所以以预算来看,《银翼杀手》在当时的好莱坞算是可以了。

3,英文片名有点儿妙手偶得之的感觉,而且中文的银翼杀手翻译的还算比较传神:

要不然手术刀杀手?是要讲开膛手杰克吗?

要不刀锋跑酷?一部法国小青年众筹的极限运动片吗?

刀锋杀手?吸血鬼刀锋战士前传吗?。。。。。其实,1982《银翼杀手》有个港译就是《刀锋战士》,那问题又来了,1998的Blade在香港又被译作啥啊?《幽灵刺客》吗?明显没有《刀锋战士》酷炫啊。

4,雷德利·斯科特提到被好莱坞的好多快递公司都用上了的字体就是这个了:

图片来自豆瓣

□ 《银翼杀手》的一部精彩的纪录片

电影精彩,关于制作过程的纪录片拍好了也会很值得玩味,因为那是电影本身精彩与纪录片精彩的叠加。

资料来自豆瓣

法国人克里斯·马克于1985年拍摄了一部以黑泽明的《乱》摄制现场为全部内容的纪录片《黑泽明 A.K.》。

由于《乱》本身的精彩,加之克里斯·马克冷静细致的纪录视角,从而促成了这一部资料性与艺术性俱佳的精彩纪录片!

而且这部不到80分钟的纪录片中竟然还有一段长达1分钟的长镜头,就是下面摄制现场这个由远及近的场景,对于喜欢《乱》的我来说,这个长镜头的效果很震撼!

《黑泽明 A.K.》1985

同样的,关于1982《银翼杀手》制作方方面面的纪录片《危险的日子》也很精彩,虽然艺术性方面与上面法国人的AK比或许差一些,但贵在料足,这部纪录片长达3个半小时!

资料来自豆瓣

《危险的日子:银翼杀手制作始末》2007,图片来自IMDb

■ 海报

1982,图片来自豆瓣

2017,图片来自豆瓣

30周年纪念版海报,图片来自豆瓣

■ 再说分级

这部电影从第一个类似未来世界开篇的那个,充满银幕的大眼睛开始就是极其恐怖惊悚的,小孩子即使是不理解那骇人的剧情,仅仅是看画面还有听那同样恐怖惊悚的配乐也会吓得当时哭闹+事后做噩梦的。

环保的总爱说地球没个好,而我要说:

中国电影不分级就没个好!

■ 一张图看清各网站及APP的电影评分

平时比较讨厌类似一天读懂清朝,一本看完二战之类的噱头十足的题目,但一张图看清不同电影网站的评分特点还是有可能的:

数据来自各网站、APP,老K制表

经常可以看到类似这样的发问:

凭肾豆瓣的评分就可以是权威的?

老K制作的这张简单的图表即可完美回答这个问题,看图说话:

选取的是目前同档的4部电影,最左面的2家是豆瓣网和时光网的评分,右面4家是以售票为主的电影APP对这4部电影的评分。

可以清晰的看到,豆瓣对4部电影的打分成自然状态的有高有低,而且基本是下不收底,最低的是5分,这是比较符合自然状态的打分的,有高有低,错落自然。

而右面4家以售票为主的新兴APP,打分基本分两档,最低没有远离7分的,最高的则可以激进到9分,甚至是9分以上,这样的打分就比较的不大自然了。

主要打分高分且不说,同档的电影没有低于6.5分,这基本是不现实的,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这么打分也就唬唬把电影当做是一般消遣的那些观众吧。

但问题是,猫眼等这样的打分法在商业角度是正确无误的,因为那些把电影当做一般消遣的观众实际上却在贡献着大部分的票房,他们不会在意豆瓣与其他网站、APP的区别,而且看到《常在你左右》豆瓣打了5分,有的也许会同样的疑问到:

凭肾豆瓣的评分就可以是权威的?

但商业正确不等于电影专业方面有水准,没有低分就暴露了这种不够专业。

因为根据过往数年经验的积累,一般来讲,豆瓣打5分的电影,基本就可以定案了。

而其他网站对于同样一部电影同时给出7分以上的高分,一般来讲,这就更加的佐证了豆瓣评分的专业水准。

以后是不是一直会这样我不知道,但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这个状况就是:

豆瓣的评分自然状态强烈,人为控制特征不显著,其他网站APP则正相反。

而时光网的打分则是介于豆瓣和其他之间,因为时光网给《常在你左右》打了6.5分,这既是与其他的区别,也是与豆瓣的区别。而且时光网还更偏向其他网站和APP多一些。

豆瓣敢于给烂片打低分,而其他新兴的纯商业APP不敢给烂片打低分,因为那样会直接影响其销售额,纯商业APP的理想状态是所有影片都差不多,其乐融融,观众每部都买票,我每部都挣个一塌糊涂。

那有的说了,豆瓣也售票啊,也有和一般APP一样的商业追求啊?

这个没错,但向钱看不见得就行动一致,评分结果既是铁的事实。

豆瓣至少目前还表现的像一家专业水准的电影评论网站,以后?

走着瞧呗。

■ 关于《银翼杀手》这类科幻电影的主题

人工智能的又一次突围

不同于《人工智能AI》中的小男孩等了2000年的一声HI,

《人工智能AI》2001

也不同于T800在《T2》结尾潇洒竖起的大拇指,

《终结者2》1991

更不同于尼奥在虚拟的数字世界中将爱人起死回生,

《黑客帝国》1999

高司令扮演的人工智能-新生代银翼杀手,似乎是一边在呢喃着一个亘古久远的问题:

Who Am I?

一边躺在铺满积雪的台阶上,仰望着昏暗天空飘落下来的雪花,却放任致命的伤口流血不止,他脸上那诡异的惬意表情,似乎是表明他已经有了确定的答案:

我是谁有时并不重要,关键的还是我将要哪里去!

□ 更多的探讨之一

科幻电影的重点一般偏重思想方面的设想和发展,而不是技术方面的实质与细节。例如复制人类,说到技术的严谨,那是科学家和工程院院士操心的范畴,而电影在技术细节上做得像那么回事基本就OK了,其他的还是更多的聚焦于命题所可能引发的社会道德及伦理纲常等人文方向的问题与思考。

□ 更多的探讨之二

人类临时的一个想法是否意味着就创造了一个宝贵的、独立的生命?

是否就需要因此而不惜一切的来维护或实现这个想法?

其实就像环保一样,似乎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那么简单。

我们毕竟是人类,这么提不是说就要偏向自大,就要偏向狂妄。

人类的一个显著的、很多时候极其愿意表现出来的一个缺点就是非左既右,非白既黑,这个绝不是中国人,也不是特定时期中国人的专利。

这样做的一个很大的便利就是容易,最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是迅速站边和矫枉过正,但显然的,这样做是简单粗暴的。

环保、人性都是很复杂的、和难以简单说得清楚的大IP,人类历史这么久远,说清楚了吗?

偏激的圣母婊不谈,就谈自然的、真实的个体:

难道为了环保怎样危言耸听、怎样激烈行动,把2049的洛杉矶做的怎样昏暗都不过分?

难道无限制的体恤人工智能就是对人类自身的最大的救赎?

以上不是肯定含义的反问句,就是我自己也没有确切答案的疑问而已,但我高度怀疑的是:

那些迅速、肯定的、信誓旦旦的回答。

最后来一张新老导演和新老银翼杀手的工作照:

图片来自豆瓣


《曲不一定高但几乎注定会和寡的<银翼杀手2049>》全文结束。

《曲不一定高但几乎注定会和寡的<银翼杀手2049>》(上)「内含剧透」: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892339/


更多老K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老KK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