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风暴 全球风暴 6.2分

观《全球风暴》一点不合时宜的沉思

南山(马志雄)

新上映的三D电影《全球风暴》,可以说是新版的《2012》,在灾难片中没有多少新意,却也令人震撼。我这篇文章严格说不算影评,没有多少内容是关于这部电影本身,没有故事情节的阐述,没有艺术层面的解读,也没有针对演员和导演的评判,更多的是以影片为契机的一些不合时宜的思考。

一、科学自身没有价值向度,善恶尽在人类心中一念

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国内大批优秀的知识分子掀起一场科学与玄学的论战。有人立足于哲学而批判科学万能的观点,有人相应做出申辩,后来陈独秀等人介入,在争论中引入马克思唯物观。这场论战给人提出一个疑问:科学能否解答人生终极问题。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对那些盲目崇拜赛先生的人来说,也是一种警醒。

差不多同一年代,新儒家唐君毅等人也提出相似的疑问:知识有没有价值向度?答案同样是否定的。英国思想家弗兰西斯培根有句名言:“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培根就没有想过知识的价值向度问题。确实,知识就是力量,就像知识关于核能的开发,用之善则可造福人类,用之不善,如早核武器,成为威胁人类生存的力量。知识没有价值向度,这个观点同样适用于电影《全球风暴》。

二、关于杞人忧天的传说...>

显示全文

新上映的三D电影《全球风暴》,可以说是新版的《2012》,在灾难片中没有多少新意,却也令人震撼。我这篇文章严格说不算影评,没有多少内容是关于这部电影本身,没有故事情节的阐述,没有艺术层面的解读,也没有针对演员和导演的评判,更多的是以影片为契机的一些不合时宜的思考。

一、科学自身没有价值向度,善恶尽在人类心中一念

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国内大批优秀的知识分子掀起一场科学与玄学的论战。有人立足于哲学而批判科学万能的观点,有人相应做出申辩,后来陈独秀等人介入,在争论中引入马克思唯物观。这场论战给人提出一个疑问:科学能否解答人生终极问题。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对那些盲目崇拜赛先生的人来说,也是一种警醒。

差不多同一年代,新儒家唐君毅等人也提出相似的疑问:知识有没有价值向度?答案同样是否定的。英国思想家弗兰西斯培根有句名言:“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培根就没有想过知识的价值向度问题。确实,知识就是力量,就像知识关于核能的开发,用之善则可造福人类,用之不善,如早核武器,成为威胁人类生存的力量。知识没有价值向度,这个观点同样适用于电影《全球风暴》。

二、关于杞人忧天的传说

《列子·天瑞》:“ 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清邵长蘅 《守城行纪时事也》诗:“纵令消息未必真,杞人忧天独苦辛。”纵然邵长蘅对杞人有所同情,但“未必真”三个字可以看出些许嘲讽。后来渐渐形成定义:杞人忧天即指整日忧虑于那些不必要的忧虑。我想,杞人是一位寓言者,像玛雅人那样寓言,虽然世界未毁于2012年,但某些层面的坍塌已然对我们敲响警钟。

三、上帝死了,谁来主宰并救赎这个世界

基督教神学贯穿整个欧洲中世纪思想,那时对人的认知是:人是参照上帝的位格的存在,也是一种绝对有限的存在,个体生命的完成需要依附于一个绝对的超越者。这种超验神学观一直延续并影响着一批哲人,尤其是德国古典时期的先验哲学思想。

到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人们不断从宗教领域退却出来,人不再相信神,或者说相信自己的理性胜于相信上帝,这就是所谓的现代化。步入后现代,人们开始怀疑人类的理性,怀疑物质大发展所掩藏人的怯弱。后来德国哲学家尼采说,上帝死了。我想,尼采并不是要非议基督教,而是对那些杀死上帝以求自我成圣的人的嘲讽。

上帝死了,谁来主宰并救赎这个世界?欲望是主宰,靠英雄来救赎?

上帝死了,是宗教信仰在现代人生活中的缺失,而信仰的意义,我想不在于主宰和救赎,而在于在人心中注入一点敬畏,以此打消人们人定胜天之类无知的高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全球风暴的更多影评

推荐全球风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